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亿博娱乐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漫改编 >

绝世邪僧在火影(1-2)

时间:2018-07-03 21:09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H版(01-02)》 《烟从云(一~二)》 字数:11100 第一章:以邪正名徐鸣,法号空玄,佛门子弟。只是他这个佛门子弟有些特殊,因为他是个邪僧。佛门

《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H版(01-02)》

《烟从云(一~二)》

字数:11100

第一章:以邪正名徐鸣,法号空玄,佛门子弟。只是他这个佛门子弟有些特殊,因为他是个邪僧。佛门八戒,他破了最少破了七戒。被佛门赶出去后,更是无法无天。仗着身手好,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简直是无恶不作。更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上古欢喜佛宗的传承,双修的无上秘典——欢喜禅。从此以后,更是变本加厉,不断的掠夺处女,通过交合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十几年下来,糟蹋在此人手上的女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并且因为修炼欢喜禅,徐鸣功力大增,整个江湖中也没几个是其对手「破戒邪僧」之名,一时无两。后来各大江湖门派忍无可忍,成立「除邪联盟」。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一代邪僧,最后陨落在了整个江湖的围攻之下。不过他真的死了吗?并没有。徐鸣被围攻的地方,正是一处佛门禁地,这里安葬着自古以来的佛门高僧就在他临时的那一刻,从禁地某处爆发出一团金光,直朝他射|了过去然后徐鸣就失去了意识,至于自己到底死没死,那就不得而知了。……当徐鸣恢复意识的时候,正躺在一张床上。看着缩短的手脚,还有幼小的身躯,他明白了。TM的这是穿越了!没错,真的穿越了。暂且分辨不出这是哪里,徐鸣也就不再去纠结这些。既来之则安之,穿越了也比被那些卫道士给除掉要好。毕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邪僧,徐鸣很快就镇定下来。然后,他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咦,这有个女人?」徐鸣才注意到,在自己旁边睡着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此女子一头红色秀发,玉颊樱唇,娇美如花。绝美的脸蛋,绽放着母性的光辉,徐鸣知道了,这位肯定就是自己这一世的母亲。「好美丽的人!」徐鸣不禁感叹。哪怕他前世阅女无数,也难得一见如此绝色的美女。如果他的子孙根发育成熟的话,现在肯定已经直挺挺的立起来了。往下看去,睡觉中的女人并不知道自己领口露出一抹雪白,深深的沟壑,无限风光。也不知道徐鸣哪来的力气,直接伸出小手,向女人那里抓去。雪白的肌肤摸上去宛如凝脂,却又充满弹性,手感好的不得了,让徐鸣爱不释手。就在徐鸣打算继续往里伸去的时候,女人「嘤咛」一身,睁开了美丽的眸子「不好!」徐鸣大惊,他现在功力全无,「耍流氓」又被抓个正着,下场岂不是很惨然后就见这女子伸手朝自己抓来,徐鸣绝望的闭上眼睛。「吾命休矣!!」只是等了一会,徐鸣并没有感觉到死亡的痛苦,睁开眼睛看去,一片雪白差点晃瞎了他的眼睛。那是多么美丽的风景:酥胸雪白,与嫣红的小奶头相映成趣,一对奶子虽然不算大,但形状去极好,如同熟透的蜜桃,嫩的出汁。徐鸣此时在反应过来,自己已不是前世人见人怕的邪僧,而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眼前的女人也不会害他,因为她是在自己的母亲。然后就见红发女人将徐鸣抱起,往自己左侧的乳房送去。喂奶!徐鸣本能的张开嘴,噙住嫣红挺立的奶头,轻轻一吸。啧~咕噜!甘甜可口的奶水流入口中,还有扑鼻而来的淡淡玉体幽香。太美了!徐鸣在心底狼嚎,只可惜现在他就是个小娃娃,「二弟」还在沉睡呢,根本不可能干那事。不然的话他才不在乎是不是自己母亲呢,先干一顿再说,反正自己只是个穿越者,又没什么感情。他邪僧的名字可不是白交的,如果讲感情的话,也不会是邪僧了。虽然不能干那活,但先过过手瘾还是可以的。一边吮吸着,徐鸣抬手握住了女人的奶子,拿出最大力气揉捏着。软软绵绵,弹性十足,就像是棉花糖一般。只可惜徐鸣的力气太小了,那女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调戏,还以为是在跟她玩呢,朝徐鸣微微一笑,说着他听不到的话。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自己堂堂邪僧何曾受到过这种「鄙视」。眼睛滴熘熘的一转,徐鸣有了注意。张大嘴巴,用自己还没长出牙齿的牙根「狠狠」咬在了女人的奶头上「呀!」女人惊唿一声。哪怕徐鸣没什么力道,但咬在那种敏感的地方,还是让她感受到一阵强烈的刺激。娇媚的脸蛋变得酡红,下体好似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一样。徐鸣见自己的「攻击」有反应,得意一笑,也不喝奶了,开始用牙齿和嘴巴尽情的「调戏」起来。不断的吸允着,舌头舔来舔去,还不时的用「牙齿」去咬女人的奶头「嗯~啊~雅蠛蝶~」哪怕徐鸣听不到女人的话,也知道对方是在呻吟。这女人明显是想阻止徐鸣的举动,可似乎是刚刚生产后没有力气,再加上那强烈的刺激感,让她的娇躯软倒在床上。女人的奶子越来越涨,就像是装满水的气球,甚至可以感觉到里面的奶水在晃来晃去。特别是见到这女人被自己的嘴巴征服,情动的不能自己,徐鸣更是来劲了双手并用,在另外一个奶子上抓了起来,不断的揉捏着奶头。女人俏脸酡红,跟喝醉了一样,媚眼迷离,眼角泛着春意。情动深处,两条修长玉腿紧紧夹在一起,任由徐鸣趴在自己身上,玩弄着她的奶子。「嗯……啊……啊啊!!」然后在某一刻,徐鸣都要玩的累了,女人忽然弓起了身子,如筛糠一样颤抖嗤!白色的乳汁从女人的奶头喷了出来,呲了措不及防的徐鸣一脸,跟喷泉一样,满是奶香。徐鸣可以肯定,这女人下面泛滥的绝对不比这些乳汁少。「这也太敏感了吧,才几下就泄了,难道自己那个名义上的父亲没跟她这么玩过么?可惜啊可惜,简直是暴遣天物!」徐鸣在心里啧啧感叹,而女人则是瘫在床上,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就在徐鸣幻想着以后美滋滋的新生活的时候,变故突生。一个穿着黑袍,面带螺旋面具的男人出现在房间中。然后,接下来半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几乎让徐鸣的世界观崩塌。自己被面具男抢走,紧接着一个金发帅气男人开始争夺自己,应该是他的父亲。虽然自己安全了,但母亲却被面具人带走。一个人傻傻的躺在床上,没有了之前的温暖,只剩下冰冷。不一会,一个奇怪打扮的人将自己抱走,很久以后徐鸣才知道,这是忍者外面上演的一幕更惊人……无数人在惊恐尖叫,一直如山大小的九尾狐狸疯狂的摧毁者村庄。数百的人类,在使用类似于道术的东西,阻挡那只九尾妖狐,而自己的父亲就是冲在最前面的一员。时间加速流失,画面一晃,自己名义上的父母就已经被九尾妖狐的爪子贯穿,就在徐鸣的眼前。他没有伤感,毕竟自己是穿越而来,与这两人也没有任何的感情。但那场面,依旧让他震撼。然后,金发男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招式,将九尾妖狐分成两半。一半吸进自己的体内,而另一半则进入了徐鸣体内。「哇!!!」剧烈的痛疼,让徐鸣惨嚎,喊出来的却是婴儿啼哭声。「这个男人,到底在做什么!!」徐鸣惊恐无比,他都要怀疑自己的身体会不会被撑爆。很快,这一切就结束了。金发男人和红发女人,也就是徐鸣名义上的父母已经死亡,没了声息而他自己,也躺在地上。只是在那一半的九尾妖狐力量进入徐鸣体内后,无尽的负面能量将他隐藏在灵魂中的暴戾与邪恶勾引了出来。轰!!一股滔天杀气破体而出,直冲云霄。甚至,刚刚被封印在体内的九尾妖狐,都有再次爆发出来的趋势,赤红的邪恶能量从他幼小的体内钻出。以一老者为首,刚刚赶来的一批忍者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三代大人,怎么办?」旁边一忍者问道。劲装打扮的老者沧桑面庞上闪过一丝挣扎,当即做出决定。「全员准备,一旦失去控制,就立即动手。」同时在心中暗暗自责:水门啊,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为了村子……眼看着失控就要进一步扩大,老者的手臂已经抬起。嗡!!一抹金光忽然从徐鸣的体内窜出,如通天光柱,升腾上千米。那是一颗金珠!嗤啦!如冰雪消融,方圆十里之内,凡是被金光所照射的地方,就如同被净化了一般,所有九尾的能力都蒸发殆尽。吼!已经从徐鸣体内钻出大半的九尾,也在不甘的嘶吼中,重新被封印了回去,连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这到底是何物,竟然有如此威能,连九尾都无法抵抗,难道也是水门留下的手段?」老者心中暗想。看着眼前如神迹的景象,所有人都一脸震惊,久久无言。就在这个空档,金珠快速落了下来。「嗖」的一声,钻进了徐鸣的脑门之中。再看徐鸣,已经昏睡了过去。「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许说出去!」老者一脸威严的命令道。「是!」……转眼过去十数载,徐鸣也从原本嗷嗷待哺的婴儿,成长为了翩翩少年不过现在的他不叫徐鸣,而是有了来到这世界后的新名字。漩涡鸣人!这么多年,他对这个世界也了解了不少。这是一个忍者的世界,与前世的武林江湖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强者为尊!在这个时间,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你有实力,就有地位。要说这种世界,最适合徐鸣(后面都叫做鸣人)这种不遵纪守法的人了,只有有实力,就可以为所欲为。可是坑爹的是,在前世叱咤风云的邪僧,到了这里只是生活在最底层的弱小者。TM的自己竟然不能修炼!!查克拉是忍者所使用的能量,类似于徐鸣前世的真气。在这一世,他也可以提炼出查克拉,但却无法使用。每次在体内运转查克拉,都有一股未知的能量来捣乱,以至于鸣人根本不能操控体内的查克拉。能提炼,却不能控制,这就跟给给他一柄绝世宝剑,却拔不出鞘一样,鸡肋啊鸡肋!当然,他也试过前世的修炼功法,看看能不能修炼出真气,可以被世界不同的原因,前世的功法在这里根本不顶用。鸣人一气之下,也不提炼查克拉了。忍术我学不来,我去修炼体术总行吧?起码也是在佛门混过一阵子的,虽然被赶出去了,但还记得一些炼体方法。从那之后,鸣人就开始疯狂的锤炼身体,神奇的是,修炼之后无论多么疲惫,睡一觉都能恢复过来,这让鸣人以为自己是个炼体的天才。别人一天只能练五六个小时,但自己可以练十二个小时,甚至是更多而且因为恢复效果极佳,让鸣人的身体一天天强壮起来,力气也越来越大可因为体术忍者像来不受重视,无论他多么努力,哪怕他的实力以及不比一些正式下忍差,但依旧被称作吊车尾的。修炼之中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鸣人自从开始全心投入到炼体后,就基本上再没有和外界有过交流,总是独来独往的。并不是说他多么喜欢修炼,而是鸣人很清楚,没实力,自己就是这渣想要逍遥自在,那么就必须变强。数年如一日,距离从忍者学习毕业的日子没几天了。……这天,他修炼之后,惯例的来到一乐拉面。看着挂在外面的打烊牌子,鸣人露出一丝色色的笑容,这个暗号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在看鸣人,虽然还还未成年,但身体却发育的异常壮实。因为从小练体的缘故,在个头上也比同龄人高出不少。坚实的胸肌和肱二头肌,整体看来却不显棱角粗狂,反而有着流线型的优美,这是黄金比例的身材。一张脸蛋也是帅气迷人,湛蓝色的眸子与金色的头发,如同太阳般温暖单从外表来看,是绝对看不出此人内心有多么的邪恶黑暗。唯一美中不足的,或许就是脸颊上的几道狐狸般的胡须了,也正是这一点,让鸣人在村子内一直流传着妖狐转世的留言。悄悄走进店中,里面空无一人,鸣人轻手轻脚的转到了内屋,然后就见一道窈窕的俏丽身影正背对自己,忙碌着什么。简单的居家服饰,宽松却掩饰不住玲珑凹凸的身材,优美的背部曲线,盈盈一握的细腰,挺翘的臀部,再配合上贤淑的围裙装扮,如此诱人。鸣人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双眼点燃了欲望的火苗,快步扑了上去,从背后将女人紧紧搂住。「呀!」女人受了一惊。「菖蒲姐姐,是我。」鸣人声音有些低哑。「原来是鸣人啊,真是的,也没一点声音,吓死我了。」菖蒲松了口气,任由鸣人抱在怀中。鸣人颇有些急不可耐,双手穿过菖蒲的手臂,直接伸进了衣襟内。顺着柔滑的肌肤,如水般往上钻去,一下子就摸到了那两团软软绵绵的奶子轻轻地揉捏着,不时用手指捻一下奶头,奶子很快就紧绷挺立起来。菖蒲转过头,粉唇朝鸣人的嘴巴印去,伸出丁香小舌,动情的与鸣人激吻在一起。两人的动作很熟悉,就好像做过很多遍一样。鸣人与菖蒲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如吮吸甘泉,互相吞食着对方的津液鸣人的双手越来越用力,使劲的揉捏那对挺拔的奶子,下身很快就出现了反应。「唔!」菖蒲娇吟一声,一根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自己两股之间,不断的滑来滑去,隔着裤子,摩擦自己的蜜穴,内裤已经被液体打湿。菖蒲不由自主的动起了翘臀,让湿漉漉的蜜穴在那根火热的铁棒上移动,浑身酥酥麻麻的舒爽,几乎要升天了。两人的唿吸越来越粗,火热的吐息喷在彼此脸上。「菖蒲姐姐,下面难受……」鸣人在菖蒲耳边说道,声音有些沙哑,舔了一下红润的耳垂。菖蒲一个激灵,体内如同过电,脑袋稍微清醒,一双美眸风情万种的白了鸣人一眼。然后蹲下身子,脸庞正对着鸣人的裆部,将裤子褪下。唰!一根火热的棒子弹了出来,拍在了菖蒲的脸上,发出清脆糜烂的声响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壮硕的鸡巴,但菖蒲还是一阵恍惚,男人性器的强烈气息,几乎让她昏厥。伸出小手,握住鸣人的鸡巴,上下头套弄起来。越来越粗,越来越硬,菖蒲俏脸却凑了上去,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龟头,然后便嗯了一声,把龟头含进小嘴里,开始舔弄了起来。嘶!鸣人吸了口冷气,舒爽无比。弯下腰,双手下探握住了菖蒲的大奶子,乳肉入手,饱满坚挺,滑腻弹手,手感极佳。他揉着两团嫩肉,腰部有节奏的挺动,不停在菖蒲的小嘴里进进出出,十分的爽快。随着节奏加快,鸣人要不的动作越来越大,粗壮的鸡巴往菖蒲喉咙顶去「唔~唔唔~」菖蒲一阵呜咽,俏脸春情泛滥,张大嘴巴尽力将鸣人的鸡巴全部吞进去大约十分钟后,菖蒲的嘴巴已经开始发麻,鸣人抽插的速度勐然加快,一次比一次深入。忽然,鸣人低喝一声,鸡巴插到最深处,被温热湿润的肉壁包裹,强烈的吸力从菖蒲喉咙传来,滚烫的精华怒射而出,灌满了菖蒲的小嘴。「咳、咳咳……」菖蒲被呛出了眼泪,却没有将口的精华吐出来,而是妩媚的看着鸣人,「咕噜」全部咽了下去。第二章不能忍了,干就一个字!鸣人和菖蒲的这种关系,大概持续的也有一年多了。从自己的「二弟」重新复苏后,鸣人就一直在寻思着怎么才能继续找女人快活。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他不是曾经大名鼎鼎的邪僧,只是个遭人白眼的小鬼。别说是去非礼强奸了,你敢动动手,分分钟有一批村民把你团成团。无奈之下,鸣人只能打消使用强硬手段的目的,而是转用感情路线。可是,这村子里的人大部分都恨不得他这个妖狐挂掉。除了一个糟老头子时不时的来看看他外,连着说话的女人都没有。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鸣人找到了一乐拉面。一乐大叔和他女儿菖蒲并没有因为自己妖狐的身份而歧视自己,鸣人的邪恶攻略计划也总算是开始发动了。作为一个前世阅女无数的邪僧,想攻略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女实在是太简单了半个月的时间,菖蒲对他便已经无话不谈,又是半个月,两人已经能拉拉手、亲亲嘴,然后开始上下其手,用了半年左右,菖蒲便已经可以给鸣人吹喇叭了幸好这个世界的人对年龄差距并不过分看重,这也让鸣人攻略的难度减小不少。可是这几个月过去,鸣人和菖蒲的进度,还是仅仅停留在三垒,始终不能跨入最后一步本垒打。虽然用嘴吹也很爽,可是哪里比得上真刀真枪的干。而且鸣人心里还有个疑惑想要解开,急着需要去验证。前世他之所以能成为人家人怕的邪僧,除了一身武学外,最大的凭仗还是双修神功——欢喜禅。两个世界的规则不同,但女人都一样吧?既然都是女人,那欢喜禅应该还能起到效果。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无疑会成为扭转自己命运的关键一步。可欢喜禅只能在男女交合的时候才能修炼,这也是鸣人为何如此着急想和菖蒲本垒打的原因。「不管了,下次如果这小妞还不从的话,那就只好用强了。」鸣人眼中寒光闪过,有了决定。他邪僧可不是善类,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只不过碍于实力不足,所以才一直带着伪善的面具。只是他不能再忍了,提前试验出欢喜禅是否有效,对自己来说非常关键,该果决的时候就必须果决。他虽然是吊车尾,但这些年来的锻炼可不是白练的。不是鸣人自吹,就单单靠肉体强度,以及丰富的战斗经验,一些下忍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第二天,来到忍者学校。「呦,这算是我们班的吊车尾么,来的挺早啊。」几个混混模样的学生错了过来,脸上带着轻蔑。「滚!」鸣人冷声吐出一个字。那几个学生吓了一跳,虽然不爽鸣人的态度,不过还是识趣的退到了一边「操,拽什么拽,不就是个吊车尾么,到老子成了下忍,看我都是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其中一个学生虽然是这么说,却不敢再去找鸣人麻烦。在这个班级里,鸣人除了吊车尾一个外号,还有另外一个外号。「疯子!」不为别的,这小子虽然在修炼上是个废物,可力气却大得很。谁跟去惹他,他都照打不误,曾经连几个高年级的都被这个疯子揍过,其中一个还被打断了腿。最重要的是,这疯子惹了事,竟然没受到任何处罚。从那之后,这些学生们虽然暗地中依旧叫他吊车尾,各种瞧不起,却也没几个敢真去招惹的,顶多讽刺几句。不过鸣人虽然很出风头,却始终无法丢掉「废物」「吊车尾」的名头因为对于其他人来说,不能修炼忍术,那么就注定不会有成就,这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歧视。虽然也有一些出色的体术忍者,但那万分之一的成就几率太小了,没人认为这种事情会发生在鸣人身上。……看着自己位子旁边的那个乖巧身影,鸣人露出一丝邪邪笑容。「早啊,雏田。」一边说着,鸣人一边做下,一只手顺势搂在了雏田的腰上。「早、早,鸣人君!」小雏田身子一僵,俏脸通红,结结巴巴道。面对鸣人的「非礼」,小姑娘虽然害羞的要晕过去,可是却没有反抗,似乎不是第一次了。鸣人一只手钻进了雏田的衣襟内,摸着柔滑娇嫩的皮肤,吹弹可破,几乎都能挤出水来,心里是馋的直流口水。只可惜这小妮子身份很「尊贵」,还不是自己一个小小吊车尾能吃得起的不然以雏田根本不会拒绝自己的性格,鸣人早就吃掉了。「鸣、鸣人君,请、请不要……嘤……」雏田低吟一声,话没说完,身体一酥,靠在了鸣人肩膀上。原来鸣人的那只手,竟是直接钻倒了雏田的裤子里。摸着小姑娘滑滑嫩嫩的一片屁股瓣,小巧的一只手都能抓过来,柔软挺弹,手感极佳,让鸣人玩的爱不释手。嘴角扯起一个弧度,靠近雏田红透的小耳朵。「请不要什么?」说完后,还吹了口热气,让小雏田半边身子都苏苏麻麻的动不了。「不要、不要那样……」雏田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道,后面的话小到以鸣人的耳朵都分辨不出「大声点,你不说清楚的话,我可是不会停下来的哦。」鸣人邪笑。幸好他们这里是最后一排,再加上鸣人的动作比较隐蔽,就算有人看过来,也只当是他们两个再说悄悄话,投一个嫉妒的眼神外,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这么多邪恶的事情。「不要、不要再摸人家的、人家的屁股了……」强忍着羞意,雏田磕磕巴巴的说了出来,几乎都要哭了。小姑家倒是不排斥鸣人这么做,可是在班级中这样,她真的是要羞死了「好吧,既然你都说了,那我就不摸你屁股了……」听鸣人此话,雏田大大的松了口气,可是紧接着鸣人下半句就出来了「……换个地方吧。」雏田只感觉鸣人的那只转到了前面,顺着自己的小肚子,一路往上,最后来到了少女圣洁的双峰之前,轻轻一抓。「呀!」娇嫩的蓓蕾受到刺激,雏田一下子叫了出来。唰唰唰!班级里的目光全部看向这里,鸣人一脸镇定自若,手还放在雏田的衣服内,跟个没事儿人一样。而雏田则是羞愧欲绝的低下脑袋,红得就像熟透的苹果。直到所有人的目光收回去后,鸣人的手收了回来。毕竟要给人家女孩子一点面子,虽然不抗拒,但也不能太过分了,有收有放才是王道,这一点鸣人还是懂的。在鸣人的手离开后,雏田松了口气,说不出轻松还是失落,脸蛋的红潮开始褪去。只是在雏田感觉到自己某处私密之地一片潮湿后,脸又腾地一下红了起来,两条腿死死的夹着,眼眶泛着泪花。她,竟然泄了!……在课上与雏田调情,这是鸣人每天必做的功课,也是来到这世界后,一个消遣发泄的方式。若说和雏田的认识,也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大概是六年前,他碰到当时的雏田被几个小男孩欺负。不用说,以他色狼淫僧的本性,见到这么小美胚子当然不会放过。把那几个小屁孩一顿暴揍,然后装作受内伤一样的倒在地上,以「人工唿吸」

的名义,骗到纯洁小女生的初吻一枚。从那以后,鸣人和雏田就算认识了,特别后来他们还在同一班级,在鸣人的攻略下,关系迅速升温。只不过想吃掉这个小美妞,对鸣人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倒不是雏田本身的问题,恰恰相反,鸣人敢保证,以雏田对自己百依百顺的程度,就算他现在提出干一炮,这小姑娘也绝对会答应的。主要的问题,在与雏田背后的家族,那可是木叶大豪门日向家。在宇智波一族被灭后,在木叶的风头更是一时无两,这让鸣人不得不掂量行事。白天上完无聊的课程,放学时鸣人与雏田一起离开。刚和雏田一起走出校门,「唰」的一声,在二人面前出现一道身影。鸣人大惊,他甚至没有看清楚这人是如何出现的,速度太快了。「雏田小姐,我来接你回去了。」这是一个同样拥有白眼的男人,穿着日向一族的服饰。对雏田略显恭敬,但是在瞥向鸣人的时候,带着明显的不屑与轻视。「鸣人君,那我就先走了。」雏田有些依依不舍的说道。「嗯,明天见!」回过神了,鸣人有些心不在焉的摆了摆手。一直看着雏田的背影消失,鸣人这才离开。「这就是忍者的力量么。」鸣人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等级的忍者,但可以肯定一点。如果对方想要杀死自己的话,他跟本无法反抗。「唉,实力啊还是实力!」走在回家的路上,鸣人感叹。虽然刚才那个忍者,放在前世自己能随手杀死,可这一世,局面就完全颠倒过来了。念及此处,鸣人更是坚定了心中的念头,必须尽快实验欢喜禅的效果如果不行的话,那就只能另寻他路了。唰!就在此时,与刚才相同的感觉再次出现。鸣人浑身汗毛乍起,想都没想往后闪开一步。「咦,反应速度倒是不错。」却是刚才带雏田走的那个男人,不知为何又再次出现了。鸣人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眼睛警惕的盯着对方。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小鬼,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不然的话刚才你就死几十次了。」这个日向家的男人用倨傲的口气说道。「我只是告诉你一件事情,龙不与蛇居,如果你识相的话,以后就离我家小姐远一些,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走的太近的话,对你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留下这句话后,男人鄙夷的瞥了鸣人一眼。然后又「唰」的一下消失了,没有给鸣人说话的机会。在那男人走后,鸣人放松下来,背后已经被冷汗打湿。「呵呵,好一个龙不与蛇居……不就一个小家族么,竟然这么狂,等老子恢复功力,到时候让你们跪着求老子,操!」鸣人憋着一肚子邪火,也不回家,直接来到了一乐拉面。走进去后,不管老一乐诧异的眼神,直接将菖蒲给拉了出来,一路就撤回了自己家里。……嘭!大力的关上门,鸣人就朝着菖蒲的红唇吻去。「唔!」菖蒲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象征性的抗拒了一下后,就顺从的接受了鸣人的欲火,热情的回应着。她看得出来鸣人的心情很不好,不然也不会这么急躁。嗤啦!将菖蒲的上衣撕开,一对白嫩得大奶子跳了出来,早已经直挺挺的变硬,粉嫩的乳头就像是葡萄,让鸣人忍不住的咬了上去。一只手大力的揉捏,一边用嘴巴狠狠的唑着,菖蒲在双重刺激下,已经哼哼唧唧的呻吟起来。「嗯~啊~鸣、鸣人,好舒服,姐姐好爽……」菖蒲搂着鸣人的脑袋,往自己xiong脯上埋去,忘情的叫喊着。感觉时机差不多,鸣人的手掌从奶子上离开,一路向下移去,划过菖蒲平坦性感的小腹,最后摸向了两条玉腿根部。「不、不要!鸣人,不要摸那里!」最敏感的部位受到刺激,菖蒲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夹住自己的大腿,不然鸣人的魔抓再进一步。「菖蒲姐姐,把你的身子给我吧!」鸣人的眼中闪烁着欲望的火光,盯着菖蒲。「别这样,鸣人,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在做也不迟。」菖蒲目光有些闪躲,心中虽然不忍,但还是拒绝道。再次不回绝,鸣人心中一阵烦躁,他已经没有耐心继续跟这女人玩什么纯情了。他要实力!他要变强!他要在做回前世无人敢惹的邪僧!不,他要比前世更强,让全世界所有人听到他漩涡鸣人的名字,都会害怕的站不起来!继续跟着女人磨叽?去你妈的,老子忍不了了!想到整天被人在背后唾骂,想到那个日向家的人看向自己不屑高傲的眼神,鸣人心中一阵暴戾。嗤啦!不顾菖蒲的惊唿,直接将这女人扔到床上,三下五除二的撕碎衣服。琼脂白玉般的赤裸身子完全暴露出来,此时的菖蒲就如同一只受惊的白羊羔,无论如何遮掩也挡不住这角色风光。前戏已经做过了,鸣人没有心情继续慢慢磨叽,双手分开菖蒲白皙的双腿,让那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暴露过的处子花房露出。「鸣人,不要这样,你不能这样!」菖蒲惊恐的乞求道,不断挣扎反抗,可是她的力气如何比得上鸣人。啪!一巴掌扫过去,在菖蒲清秀的脸庞上留下五个红红的指印。「闭嘴,骚货!」鸣人已经彻底抛弃了平日里的伪善面目,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丝邪恶淫欲的笑容,这才是真正的他。菖蒲也似惊呆了,傻傻的看着鸣人,忘记了挣扎。三两下褪去裤子,粗大的阳根已经完全挺立起来,杀气腾腾。肉棍凑向菖蒲的处子花茎,硕大的龟头顶在阴道口。菖蒲虽然阴毛不多,但芳草萋萋的即为可爱,从来没有人碰过的处女玉户唇瓣嫣红,紧致细嫩,那小小的肉洞十分诱人。鸣人嘿嘿一笑,抬起菖蒲双腿,把其压在女子身上,变成了一个M字型,让那美丽的花房更加突出。前戏已经做个,菖蒲的玉穴早就泛滥成灾,鸣人扶着鸡巴,用龟头沾了沾这天然的润滑油,腰部用力一挺,就这样侵入到了菖蒲的处子花径之内。菖蒲只觉得下体突然被一根又粗又硬的东西勐的挤开,哪里还会不明白发生什么事?鸣人凑到菖蒲耳边,一边呵气一边道:「记住这一刻吧,菖蒲姐姐,我绝对会让你爱上那种美妙的滋味,再也离不开我。」说罢,鸡巴用力一挺,便勐的插入到深处,直戳穿了菖蒲的处女膜。菖蒲「啊!」的一声痛叫,眼泪立马就簌簌流了出来。「不要这样,鸣人……」菖蒲还在梦呓般的呢喃,只是随着疼痛过后的快感,抗拒的声音逐渐变成了呻吟。鸣人何等人物,前世可是御女无数的各种高手,经验之丰富,无人能出其右哪怕是初经世事的处女,在他的挑逗和房中术下,也很快就被挑起了性欲,忘我的沉醉在美妙绝伦的交合之中。随着入戏,鸣人的鸡巴披荆斩棘般,在菖蒲紧窄无比的处女肉穴里抽查起来,双手还不停的揉着那对美丽的乳房,把诱人的玉兔都抓出了指印。白白嫩嫩的乳房随着男人的撞击,不停晃动,嫣红的乳头已经硬起,十分诱人。「啊!鸣人,好舒服,下面好痒,再快一点,啊!」菖蒲已经迷失在了做爱的快感中,语无伦次的呻吟着,这个平时内敛的女孩,竟是说出了如此淫言浪语。来到这世界后的初次破身,鸣人也异常享受,压抑许久的邪火得到释放当然,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主要目的。一边在菖蒲小穴里快速抽插,把这女人操的欲仙欲死,一边运转起了欢喜禅的法门

a198231189金币+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