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欲望 >

女王与TS调教高中生

时间:2018-07-03 21:05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丽江之行--邂逅丽江大使》 《我的女神妹妹(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丽江之行--邂逅丽江大使》

《我的女神妹妹(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昏暗房间内,两女一男。

一名染成金发的女子,大约二十五岁上下,慵懒地躺在床上,风情万种,脸上娇媚妖艳,唇丰而挺翘,很是性感。

相貌英俊的高中生神色畏缩地站在门边,另一名女子则是脸色冷冽,不露一丝笑容,但容颜也是绝美万分。

高中生迟疑一会儿,有些瑟缩地开口道:「……我已经把钱转入你们帐户了,是不是可以让我离开了?」

躺在床上的女子没有说话,点了根菸,拿起手机自顾自地看着。面容冷冽的女子脸带嘲讽,讥道:「王伟强,这么容易放你走?你觉得有可能吗?居然想偷我和小艾姐的钱,不要命啦?」

「小艾姐」显然就是在称呼躺在床上那妖艳女子的。小艾姐笑了笑,终於开口说话,手上还捏着一张身分证,上面的名字是「王伟强」,她声音有些低沉磁性:「伟强弟弟,你把柄都在我们手上哦,而且你偷东西的监控录影带可是在我电脑里存着呢。」

英俊高中生,也就是王伟强,他皱着眉,神色紧张。

「你不用紧张啊,我们并不会随意将这些证据交给警察。」冷冽女子笑着,神色有些异样。

小艾姐道:「没错,不用担心,只要让我们开心,一切都好说。」

「……开心?」王伟强有些迷惑。

「是啊。」

「什么意思?」

「例如说……」小艾姐慢条斯理地道:「珊珊,脱吧!」

冷冽女子珊珊立刻意会过来,她穿着短t与小热裤,脚下踩着一双前阵子很流行的高统内增高韩版运动鞋,看样子是夜市货,而且依照鞋面肮脏的程度,显然已经穿了半年以上了。她将鞋子蹬掉,里面没有穿袜子、有些热气,王伟强甚至以为自己感觉到条条热气隐约飘了出来。

「这是?」王伟强仍旧疑惑,眉头愈皱愈紧。他似乎隐约闻到一股有些难闻的脚汗味。

「偷东西不就该受到惩罚吗?」珊珊冷冷地笑着,道:「现在到了惩罚时间了。」说到这里,她顿了顿,随即大声斥道:「舔乾净!」

「啊?」王伟强不敢置信,这两个女人这么如此会羞辱人?

「啊什么啊?」小艾姐忽然坐起身来,一巴掌呼在站着的王伟强脸上,王伟强痛呼一声,小艾姐身材高挑,手掌也比普通女人来得修长宽大。

「叫你舔就舔!啰嗦!」珊珊也掌掴着他。

王伟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垂着头缓缓蹲下,却迟迟无法靠近那双散发着燠热气味的汗脚。

「舔啊!你聋了?还是要我们直接报警?」珊珊冷笑道。

小艾姐有些不耐烦了,她压着王伟强的头,直接让他的唇跟珊珊的脚拇指接触。

王伟强有些挣扎,他想反抗,但想到刚刚被带到这里前的经历,他心有余悸。

方才他正在夜店找寻猎物,发现这两名落单女子,本想偷走她们钱包了事,没想到却被发现,还被两女毒打一顿,这两名女性似乎都有锻练过,居然轻而易举地打倒他这个身材算是不错的男生。两人很会挑部位,都专打痛却不会致重伤的部位,他到现在身上的伤口还隐隐作痛。

「啊!」他又痛叫一声,原来小艾姐把抽完的菸头直接烫在他的手臂上。

「舔不舔!」小艾姐又打了他一巴掌。

「我叫你舔!」巴掌声不断。

「快!我耐性快被消磨殆尽了!」一掌接着一掌。

王伟强最后不堪毒打,只得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那双气味浓厚的脚,很咸,又很臭。如果排除气味,珊珊的脚趾头很漂亮,脚形完美,就像书中所说的「玉足」一般,很能让人产生性幻想。但是这气味实在令人难以接受,甚至王伟强已经开始发出作呕的声音。

「哈哈,他快吐了,珊珊,你的脚真的很臭,连我有一段距离都可以闻得到。」

珊珊对小艾姐的吐槽不以为意,她早就习惯自己脚上的气味了,她一脸冰冷地对王伟强道:「含住大拇指。」

王伟强稍一犹豫,又换来几巴掌。也不管什么面子或者臭味了,他连忙将脚趾头含进嘴里。

小艾姐摸摸他的头,道:「这才乖嘛。来,你先帮珊珊舔乾净两只脚,我快臭死了,我们再来想想看怎么处理你这个贱货。好吗?BABY?」她最后用天真无邪的语气撒娇说话,王伟强居然觉得含在嘴里的臭脚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珊珊不发一语地冷眼看着王伟强舔她的脚,脸上涌起一阵潮红,似是颇为舒爽。她有些喘气地道:「小艾姐,看到这种贱男人在我脚下舔我的臭脚,我好兴奋呐,呵呵,我都有些湿了。」

小艾姐笑笑,打趣道:「你这小荡妇,就喜欢折磨人。」

「哈哈,我哪有小艾姐你厉害啊?」珊珊说着说着,又用尽全力掴了王伟强一巴掌,骂道:「是不会将脚垢脚皮吞下去吗?吐个屁!」

原来王伟强吃到很多香港脚产生的白色脚皮,正要将它吐出,却被打得眼冒金星。

王伟强面露难色,将脚皮含在嘴里,迟迟不肯吞下,但也不敢吐出来。

小艾姐居然握起拳头,朝他鼻尖揍了下去!

王伟强惨叫,倒在地上、摀住鼻子。

珊珊踢了踢他的头,道:「数到三,你不起来,只会被打得更惨。」

王伟强马上爬了起来,鼻子流出一管鲜血,一脸惊恐,带着哭腔哀求道:「两位姐姐,拜托放过我吧,我以后不敢了!」他跪在地上,抱住珊珊的大腿,以防止她的毒打。

「姐个屁!要叫主人!哈哈哈!」小艾姐一巴掌打在他头顶。

「是、是!主人!拜托放过我吧!」王伟强连连磕头,他真的怕了。

「放过你可以啊,我从没想过刁难你,脚皮吞了吗?」珊珊笑道。

「吞、吞下去了。」

「乖狗狗。」

过了十余分钟,终於将珊珊的两只脚舔得都没有一丝异味了,小艾姐笑着夸奖道:「你真的很适合舔脚,颇厉害的,这么臭的脚都可以舔得这么乾净。」

听到小艾姐的夸奖,王伟强心中居然隐隐有一点点开心,但他自己没有察觉。

「好了,我享受完了,先将你让给小艾姐吧。」珊珊推开王伟强的头,脱下胯下部位有些沾湿的白色长裤,自顾自脱掉内裤,居然当场自慰起来。

王伟强有些目瞪口呆,无法移开眼睛。

「伟强弟弟,过来吧。」小艾姐的声音似乎更加低沉了。

王伟强回过头来,他震惊了。

只见小艾姐横躺在床上,身上一丝不挂,胸部如同高山般耸立,少说也有E至Fcup,小腹没有一丝赘肉,甚至有着浅浅的四块肌痕迹,双腿如同白玉般长而直。最令人震惊的是……她的胯下。

居然挺立着一根约莫二十公分的巨大阳具。

那阳具青筋毕露,如同狰狞恶龙。

「小、小、小艾姐……」王伟强一脸惊恐,连话都说不清楚。

小艾姐脸色一狠,「还敢叫我名字?」

「不、不,主人!主人!」王伟强脸上布满恐惧地跪地磕头。

「废物,滚过来,含住我的屌。」小艾姐一脸兴奋地道。脸上神情更显娇媚,胯下阳具却愈是昂扬,有种冲突的美感。

王伟强却无法克服心中的障碍,原来小艾姐是人妖,叫他去含别人的阳具,比舔乾净女生的脚无法接受千百倍啊。

「嗯?瞧不起我?瞧不起人妖吗?」小艾姐脸色渐渐转冷,恶狠狠地抓住王伟强的短发,一掌接着一掌打在他脸上。

「不是!主人!我不敢,我马上帮您服务。」王伟强忍着痛,跪下,当机立断地含住小艾姐的阳具。眉头一皱,不禁露出一丝恶心的表情。

「还敢皱眉头啊?」小艾姐眼睛又是一瞪。

「不不,主人,我不敢。」王伟强忍着恶心,却要摆出一脸眉开眼笑的样子。

「真的是贱狗。」珊珊一脸兴奋,手上的速度加快,娇喘更加急遽。

「含好了。」小艾姐低沉的道,又补充了一句:「漏出来,你就死定啰,也别想离开这里!」

王伟强还不懂她在说些什么,随即,感到一股暖流非常剧烈的冲击他的口腔!

是尿!

小艾姐居然把尿,尿在他嘴里!

好臭,又骚又苦的尿液在嘴里翻滚着。

「唔──」幸亏小艾姐只尿了一些些出来,她知道王伟强不可能一次喝下。不过这也够王伟强受的了,他眼睛瞪大,嘴巴极限扩张,已经无法容纳一丝其他东西了。

小艾姐满意的点点头,道:「吞吧,吐出来你就死定了!」

王伟强一脸挣扎,神色痛苦。最后,还是发出「咕噜」一声,吞咽了下去。

「好喝吗?」小艾姐笑着问道。

王伟强偷偷瞄了她一眼,有些畏惧地道:「好、好喝。」尿味酸涩,喝在口中还有股男精的味道,实在有些恶心,但这些话他实在不敢说出口。

「嗯,那就多喝点。」小艾姐不知是当真了,还是故意的,用奖励般的语气对着他道:「来!」用她修长手指的右手将王伟强的头强按到胯下。

这次她没有再忍着尿,毕竟这样也不太舒服。

「咕噜、咕噜……」王伟强大口大口吞咽着尿液,脸色有些痛苦,口中含着一根颇为粗长的肉棒,还要顾着狂吞尿液、深怕它会漏出来,自然不是很愉快。

喝得愈多,男性精液的味道愈是浓重。他有些受不了,嘴巴发出「呜呜」之声,想提醒小艾姐,自己实在喝不下了。

但小艾姐脸色依然舒爽无比,无暇顾及、也不会顾及王伟强的感受,自顾自的尿着,甚至那粗壮的阳具稍稍有些变大,使得尿道缩小,尿柱喷在王伟强嘴里,使他喉咙有些疼痛。

「噗!」王伟强终於忍受不住,被呛了一口,稍微喷出了一些尿液,喷到小艾姐没有脱去的露肚上衣之下摆。

小艾姐瞬间翻脸,一脸凶狠,一巴掌挥了过去。

王伟强「啪」地被打翻在地!

「靠,给脸不要脸,能喝小艾姐的尿是你这贱骨头的荣幸,居然敢吐出来?」珊珊内裤也没穿,直接冲过来开始用力踹王伟强的腹部。

王伟强痛得整个人都缩成虾米般的弓形,嘴里不停求饶道:「求你们了,主人!放过我!不要再踢了……」

小艾姐站起身来,用对於女性来说颇显宽大的脚掌用力踩住王伟强的脸颊,见王伟强脸色痛苦,一边笑着,一边轻声道:「还敢不敢吐?还敢不敢?」

王伟强恐惧极了,而且腹部和脸上的疼痛使他更加瑟缩,他一脸哀求地道:「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是我不识抬举,主人的尿好喝极了,只是我不小心噎到,我该死、我该死!」说到这里,他跪在地上,不停呼着自己耳光。

也不管自己的尊严与否了,他只想不要再被殴打,再打下去,他觉得自己的腹部快要裂开了。

小艾姐笑咪咪地停手,道:「你,还想喝吗?」

王伟强连忙跪直身子,捣蒜般点头道:「要、要、要,想喝,想喝……」

珊珊又踢了他一脚,笑骂道:「骚货!爱喝尿!我也来成全你……」说着,她用力将王伟强推倒在地,不给他任何反应时间,双脚跨上他的头顶,猛然坐了上去。

王伟强被迫张大嘴,接着……一股熟悉的暖流又冲进他的口腔之中。与小艾姐那猛烈的力道不同,珊珊的尿是有些呈放射状射出,没有那么大力道,他比较能够喝得下去。

但不知道珊珊是不是有些发炎,尿液的腥臭程度比之小艾姐犹有过之,更难接受。

王伟强阵阵作呕,喉咙涌动,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吐,一吐就停不下来了,到时候只会被殴打得更惨。

近半分钟过去,尿柱渐渐减缓,终至消失。王伟强心中顿时松了口气,却感觉到口腔和喉咙的腥臭尿味,他不由自主地发出「呃、呃──」的声音,似乎快要呕吐出来。

但他不敢!他凭着意志力将那股呕意压下,并强行吞下。

小艾姐顿时不爽了,用修长的美腿狠狠地踹了他的跨下一脚!

「啊──!」王伟豪顿时眼前一黑,都快要昏过去了,下体的剧烈疼痛使他无法思考,整个人倒在地上颤抖。阵阵余痛彷佛潮水般涌来。

小艾姐踩了踩他的脸,一股男子浓烈的脚臭扑面而至,但王伟豪丝毫没有感到恶心,他此刻只顾着下体疼痛,脑筋里一片空白。

小艾姐冷笑着,道:「我才尿了那么一点,你就给我吐出来。妈的,珊珊的尿你就喝得下去?瞧不起我?」语带不忿,她又将脚底狠狠地在王伟强脸上磨蹭,踩了踩,这才回到床上躺下。

珊珊扇了王伟强一巴掌,骂道:「别装死!不就踢了一脚而已,快抬头,给我舔乾净。」

王伟强此刻疼痛稍有缓解,伸出颤抖着的舌头,小心翼翼地舔着珊珊那白带分泌旺盛的阴部,小力、轻柔而快速。

珊珊仰头发出「嗯──」地声音,神色颇为享受。

终於在数分钟后,珊珊达到了高潮。

小艾姐笑笑,抓着王伟强的头发,将他强行扯了过来。「该我了,来,先含含龟头。」她笑眯眯的,好似人畜无害一般。

王伟强畏惧地看着眼前的巨大阳具,或许是看的角度,近在眼前的阳具显得更加硕大狰狞,令他心生恐惧。

「快啊!」小艾姐啪地拍了他头顶一下。

王伟强不敢怠慢,反正刚刚也含过了,张开嘴,将小艾姐紫红色的龟头含进嘴里,轻柔地舔弄着。惹得小艾姐阵阵舒爽,发出愉悦的呻吟。

小艾姐的呻吟虽然低沉,却有明显的女性味道,但这阳具散发出的男精味道无比浓重,实在是冲突矛盾,但又无法掩盖那神秘且令人感觉刺激无比的美感。

王伟强甚至觉得她的龟头在嘴里隐隐跳动着,很像心跳脉搏的感觉。

小艾姐忽然轻轻「嘶」了一声,凶狠地揍了王伟强一拳!

「操,谁让你用牙齿了!再刮到我小心我他妈拔断你所有牙齿!」

王伟强吓了一跳,连忙连声道歉,跪在地上,一脸可怜。

「妈的,一点小事也做不好!」小艾姐愤恨难消,龟头上还隐隐作痛,牙齿刮到龟头的感觉实在是非常不舒服,也有不小的痛楚。於是她扯着王伟强的头发,又将他拖到比胯下还低的位置,道:「舔蛋蛋,用心舔,轻一点,不然有得你受的!」

王伟强一愣,看着有些皱褶的阴囊,上面还有一些男子的汗味,有些下不了口,但是又想到刚刚连口交都做得到了,一咬牙,他伸出舌尖,轻轻地在那肥大的阴囊上画着圈。

「嗯……舒服──」

她本来抓着王伟强的头发的手也渐渐放松,改为抚摸着他的头顶。

王伟强被如此威柔的对待,心中居然涌起一丁点感激。

「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含,含到我射,我可以考虑给你一点奖励……例如放过你之类的。懂吗?」小艾姐眼睛笑成弯月形,比之刚刚冷艳的形象又增添了无数美丽。

王伟强忙不迭地点头,小心地把上下排牙齿都收在嘴唇之后,一开始他小心翼翼地将直径近五公分的龟头含近嘴里,并且用左手大拇指与食指扣成圈,在阳具根部套弄着。

小艾姐一脸舒爽,拍拍他脸颊夸奖道:「你这贱货终於体会到诀窍啦?太棒了,好舒服──」

王伟强闻言更是卖力,最后更用起了舌头,在小艾姐的尿道口轻轻舔舐,虽然味道有些苦涩咸酸,但是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味道,甚至开始觉得这也没什么,能看到小艾姐这么美丽的人笑容出现,已经很好了。

持续套弄着,并且用嘴巴着重关注龟头部分,过去了五六分钟,王伟强的嘴巴简直快要脱臼了,小艾姐实在是很持久,他几乎无法将嘴巴阖上了,只能机械式地套弄着。

小艾姐忽然一拍他头顶,语气有些急促地道:「认真点,放感情去含,我快射了。」

王伟强听闻此话,眼睛一亮,终於要解脱了!

他脸上甚至涌起一丝兴奋,更加快速且更加小心地套弄着小艾姐的阳具,喉咙不禁发出「哦、哦」的作呕之声,但他顾不得自己喉咙的不舒服,只想快点让小艾姐射精。

又过了十秒钟,小艾姐仰头发出一声「哈──」的低喘声,接着「嗯……」地一声喘息出口。

王伟强只感觉到口中含着的大龟头上仰了三次,三次都喷出黏稠的浓精,一股腥臊无比的味道从嘴里的味蕾被他大脑所捕捉,甚至有股漂白水的错觉。

他一脸惊恐,这味道对他来说简直比尿液还难以接受。

「呕──呕……」他嘴巴还嘟着,里面还着许多浓稠精液,不敢吐出,但喉咙不停涌动,似乎快要吐出来了。

小艾姐这时抓住他的两边脸颊,笑咪咪地靠近他,两人的鼻头差距不到一公分。

从小艾姐美丽的大眼睛中,他看到了一些寒光,小艾姐笑道:「你最好给我乖乖吞下去,如果敢吐出来或者呕出来之类的,你自己知道后果的。」

王伟强眼睛有些睁大的点点头,强行抑制着想吐的冲动,过了三秒钟,他终於下定决心,一鼓作气「咕噜」地吞下那一大口浓精。

接着坐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他只觉得从嘴巴吸入的空气都是精液的味道,无比恶心。

这时,小艾姐又露出了笑容,问道:「好喝吗?主人的精液可是存了一个礼拜呢。」她轻轻捏住自己的阳具根部,挤了挤,龟头前面又有一丝精液流出,只见那精液呈现淡黄之色,显然有一阵子没有射精了。

她用食指沾起那一点精液,涂在王伟强的脸颊上。

王伟强有些哭丧着脸,道:「好喝,太好喝了。」

小艾姐用指尖挑起他的下巴,笑着道:「你摆这个死人脸叫做好喝吗?」毫无徵兆,又搧了他一巴掌。王伟强的双颊已经红通通的了。

「不、不,主人,真的太好喝了!」王伟强只得笑出声来,明明脸上痛得要死,心里的屈辱感也令他无地自容,但只能强颜欢笑。

「嗯,乖──那就好。」小艾姐笑容愈发灿烂,美丽的脸庞下却是一颗狠毒的心肠。她甩了甩自己一头金发,对着珊珊道:「珊珊,你把他裤子脱了吧,我们来玩玩。」

珊珊嘿嘿笑着,王伟强一脸惊愕,脱裤子?不是吧……

王伟强不敢有任何反抗,他已经被两人动辄打骂的举动给吓着了。

珊珊粗暴地解开他的皮带,用力将他的学生裤扯了下来,甚至连内裤一起给扯掉了。

「哇,看不出来还挺肥的嘛,快要比上小艾姐了。」珊珊在他包皮上捏了捏,笑了。

「不敢,小艾姐的阳具如此雄伟,哪像我这么小又细。」王伟强深恐又被打,连连说道。他吓得连老二都有些缩进去的感觉,包皮皱皱的,有些丑陋。

「呵呵,还是包茎啊,真恶心,里面肯定有很多脏污吧?」小艾姐打量着问道。

「主人,我每天都会翻开来洗的。」

「那就好。」珊珊说到一半,用力将他的包皮往下推开。

「呃──」王伟强只感到下体一痛,在极度乾涩的情况下被拉开包茎,实在有些痛楚。但他不敢抗议,只能忍着。

「唷,其实还可以剥开的,不错不错。」小艾姐嘲笑道。

珊珊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条童军绳,在王伟强的阴囊和阳具根部绑了起来,另一头就拉在她的手上。

「呵呵,来遛狗啰。」珊珊笑道,命令着王伟强,又道:「趴下啊!狗就该有狗的样子。懂不懂?」

「懂、懂。」王伟强连忙趴下。

珊珊拉着绳子在房间内到处走动,王伟强只得艰难地跟着满地乱爬,尤其阴囊又一直被拉扯,使他颇为疼痛。

不知是下体受到刺激还是两人长相实在太美丽了,王伟强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身体的痛楚,下体居然缓缓地硬了,由於是包茎,所以在包皮的包覆下只露出半个龟头,整体竟有十六、七公分,快要可以比上小艾姐的长度了。

「啊哈哈,他硬了、他硬了,好好笑,被人像狗一样遛居然可以硬成这样。」珊珊大声笑着,手中的童军绳拉得更紧了,又用嘲讽的语气道:「是不是啊贱货?看来你很喜欢我们这样对你嘛?嗯?」

王伟强羞愧地低下头,心里的屈辱感愈发高涨,但老二却是不听使唤,愈来愈雄伟壮大。

小艾姐毫无徵兆地伸出脚,用力地踹在王伟强的阴囊上!

「嗯──呜啊──」王伟强痛得满地打滚,大叫了一声。

「哈哈哈,小艾姐踢得好!踢得好!」珊珊娇笑着,又补了一脚。

王伟强双眼一翻白,又大叫了一声:「啊──!」

他几秒后缓过气来,双眼竟然流出眼泪,他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大声哀求道:「求求你们、求求主人们,不要踢我的蛋,拜托!我求你们!我愿意做任何事,我是贱人,我乱偷东西,我不是人!我该受到惩罚,但是不要踢我的蛋!除了这件事以外,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

小艾姐却是不理,又作势要踢。

王伟强简直吓得魂飞魄散,他跪上前去,哭泣着哀求道:「拜托主人,不要这样踢我,拜托,我快痛死了,我真的愿意做任何事,我可以永远听你们的话,让我做你们永远的奴隶吧!不要踢我了──」

「真无趣,这人也太没骨气,才踢个两下就屈服了,真弱……」珊珊嗤之以鼻道。

小艾姐笑了笑,道:「我知道被踢到实在很痛,不是他没骨气,是这个痛楚真的不是平常人能忍的。」她顿了顿,又道:「我国中刚开始穿女装的时候,就是被这些臭男人欺负,他们居然抓住我,踢了我下体十几脚,还好没坏掉啊,你现在才有机会帮我口交呢,是不是啊?伟强?」

王伟强感受着下体阵阵传来的疼痛,忍痛道:「是啊,我最喜欢主人的大屌了,希望主人可以再多赐予我一些精液……」

「哈哈,贱货!」珊珊笑骂道:「不踢你可以,是不是什么事都愿意做啊?」

小艾姐也盯着他。

王伟强连连点头,现在可能连让他吃屎他都愿意了,他实在不愿意再承受那种痛楚。

「那好。」小艾姐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他仍然跪在地上。

小艾姐轻轻地抚摸着自己,从乳头开始,一直抚摸到下体,然后单手搓揉着自己的阳具,只见它渐渐昂扬了起来。

王伟强不敢放肆,看着那渐渐壮大的阳具。

但小艾姐又没有将阳具塞入他的嘴里,她缓缓转过身,用双手将自己两片漂亮至极的屁股瓣给掰开,露出稍微有些黝黑的肛门。

缓缓靠近王伟强的脸庞。

王伟强突然有些恐惧,而且近在眼前的肛门愈来愈接近,他甚至能看到肛门外的皱褶有着些许黄渍,似是没有擦乾净的屎斑。

「舔吧。」小艾姐的声音充满了邪恶的魅惑,低沉得很是性感。

一股浓郁的屎味充斥着王伟强的鼻腔。

「嗯?不是说什么都愿意吗?」珊珊眯着眼,抬起腿,似乎在瞄准着他的下体。

王伟强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将整张脸埋入小艾姐的臀瓣。

也顾不得什么恶臭了,他不想再被踢下体了,实在太痛了。他埋进臀瓣后,舌头很自动地伸了出来,疯狂地舔着小艾姐那有些发黄发臭的肛门。

屎的颗粒随着舔舐进入了他的嘴,又伴着口水进入咽喉。有一股苦涩的味道。

「好吃吗?」小艾姐笑问。

王伟强一边舔,一边含糊不清地回道:「好吃、好吃。」

「哈哈,这个贱货已经彻底屈服了啊?还真快呢。」珊珊在一旁开心地鼓掌道。

小艾姐的臀部乃至腿型都很完美,实在是很漂亮,虽然两腿之间挂着一条有些违和的巨龙,但是不影响美观,反而有种冲突之美,王伟强渐渐习惯了屎的味道。

很快地,小艾姐的肛门口已经没有任何屎迹。

小艾姐慵懒地伸个懒腰,随即将王伟强踹倒,「滚吧,换珊珊了。」

「嘿嘿,谢啦小艾姐。」珊珊坏笑着靠近王伟强,直接一屁股坐在王伟强的脸上,令他感到满脸生疼。「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是。」王伟强非常认命地伸出舌头舔着珊珊的肛门。

三人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小艾姐和珊珊也很快地感到无聊。

「小艾姐,你还有什么新花样吗?这贱货已经彻底变成奴隶了啊,再不找点新乐子就无聊了。」

王伟强闻言,心中暗喜,她们腻了,看来等下就可以被放走了……脸上不禁露出一点隐蔽的笑容。

小艾姐眼睛很尖,居然发现王伟强偷笑,她用力朝王伟强的手臂踹了一脚,骂道:「你以为这样就会放过你?想都别想。」她直接拿出一支iPhone5s,一脸鄙笑,朝着方才被迫穿上女装、性感内衣的王伟强拍了几张照。

珊珊哈哈大笑,「这个贱奴隶,还以为会被放过?怎么可能呢?哈哈,有了这些照片,以后我们想要尿尿或者拉屎,就不用烦恼还要清厕所了……」

王伟强面若死灰,已经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了、心中也提不起一丝抵抗的意志了。

「你的样子还是我的菜的,刚好我父母很担心我这种特殊的女人很难找到另一伴,我就委屈点跟你在一起吧。当然,打炮什么的你不用妄想,平时没人时,你只会是我跟珊珊的奴隶,哈哈哈──」小艾姐哈哈大笑。

王伟强听了,可能已经哀莫大於心死,已经没有什么反驳的欲望了,甚至,心中自暴自弃地想着,就这样吧,也没差了。

两年后。

小艾姐成了台湾头号经纪公司的总裁,而珊珊则是旗下最红火的艺人,两人都是公司有名的美女,尽管没人知道小艾姐是人妖。公司上下都很好奇,两大美女居然一直都是单身,甚至没有任何绯闻传出,实在是不可思议。

当下属在跟小艾姐汇报着工作时,桌子下面永远有着一只曾经名为「王伟强」的狗奴隶趴在她身前,用力帮她口交着,想要上厕所,她直接将阴茎塞入王伟强的嘴,直接尿就好了。

王伟强一脸满足的微笑,似乎解了渴。

他已经成了彻底的奴隶。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