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伦理 >

国军学弟

时间:2018-07-03 21:03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这是去年的故事。 阿华是我的大学社团学弟。 大学时,我们那群人还算不错,过着无忧无虑的大学生生活。 毕业后,我开始工作,他念了研究所,之后去当兵。 我们大概毕业后联络就

这是去年的故事。

阿华是我的大学社团学弟。

大学时,我们那群人还算不错,过着无忧无虑的大学生生活。

毕业后,我开始工作,他念了研究所,之后去当兵。

我们大概毕业后联络就愈来愈少了,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他的电话……「请问是sandrea吗?」

电话那头传来。

「我是,你是哪位?」

「你猜猜看呀……」

「阿华!」

我想了一下后,高兴的欢唿着,「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当兵,现在休假回台北……」

他说。

和他聊了一下,记忆拉回大学时那段快乐的日子。

那时,我和其它大学生一样,清纯健康地带营队、混社团……,感觉上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我们兴奋地约了次日的午餐。

到了约定的简餐店,我们互相开心地打招唿。

「你的头发好逊!不过你变壮了……」

我说。

「sandrea,你愈来愈漂亮了,有熟女的味道哦!」

他笑着说,「而且你不是结婚了吗?结婚身材还那么辣,老公应该每天都很累吧?……」

我笑笑,跟他一五、一十地描述我的生活。

跟好朋友就不需要有任何保留,完全把心里的情况跟他坦诚。

他也听着,跟我们分析,讨论着。

他表现出一种经世事的成熟。

我一直边聊天、边试着对比当初印象中那个青涩的学弟。

我们这样聊到晚餐,又继续吃着晚餐,聊到了店关门。

他说他没车,于是我就骑着我的小机车载他回去。

之后,我常接到他的电话。

很奇怪,当兵好像一点都不累的样子,他甚至愈来愈频繁,几乎没一、两天就打给我。

就这样过了快一个月,感觉上我们变得很熟很熟,每天分享着对方的生活!「学姐,我又可以休假了,去台北找你!……」

他说。

「好啊!」

我很开心地说。

同样的模式!我们吃饭,他又没车,我载着他到处晃。

我们像青少年一样在西门町逛街,还蛮有情侣的感觉的。

「学姐,你会不会穿情趣衣服给你老公看?」

在经过一家情趣用品店时他问着。

「干嘛问这个啊?!」

我嗔着。

「没啊!我想说你身材这么好,穿这种衣服一定会让人失血过多的啊……」

他指着其中一件内衣说。

我吐了吐舌头,没好气地催促他快走。

他却仍站在那里,想了一下,拉住我的手说:「sandrea,我想买一件送你,好不好?」

「干嘛送我这个?你怪怪的哦!」

我摇摇头。

「好啦……」

他推托着,我仍坚拒。

他却使出了绝招,转头向老板说:「老板,橱窗里这件黑色的,一件!……」

老板当然不会说不好。

我就只好面红耳赤地等老板包好、拿给了他,他再拿给我。

他坚持拿给我。

我也没挣扎多久就拿了,回吐他嘈:「反正你也看不到……」

他笑嘻嘻的,没说什么。

之后一如往常的,我送他回家,再回自己家。

回到了家没多久,我就接到他的手机……「学姐,到家啦?」

阿华似乎很兴奋。

「嗯,怎么啦?」

我边回着、边放下东西。

「没啦……我……有事想拜托学姐……」

「什么事?」

我说。

他静了几秒,说:「学姐,你可以现在把那件穿上吗?让我想像一下那个画面……」

我心里转过千百个念头。

我当然可以拒绝他,也可以骗他我穿了,让他乐一乐,但不知为什么,我心里也有着想试穿的冲动……我说:「好!……」

进了浴室,打开衣服,试着穿上……那是一件黑色、薄纱的细肩带式连身睡衣,下面连到内裤,而几乎透明、比较变态的是在胸部地方有两个洞,乳房会刚好露出来!我在镜子里看到两颗乳房挂在外面,觉得实在是变态到了极点!!!我两手摀住我的乳房,走了出来……「喂,我好了……」

我说。

「嗯!学姐,你这样超辣的哦!老公在旁边会不会想要马上跟你做?……」

他轻薄地说。

「他不在啦……」

我没好气地说。

「是哦?那我只好过去陪学姐啦……」

他笑着说。

「最好是啦!……」

我佯怒着。

当然是坚持不理他了。

又聊了一阵,就各自挂掉了。

挂上电话,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实在变态到了极点!正要去换,又想到先生还有很久才会回来,家里也不会有人,突然又一阵顽皮,想感受一下穿这样的感觉……有着这样奇怪的慾念时,虽然这件衣服穿起来不舒服,但我仍会感到下体有点湿了……这时,门铃忽然响了。

「喂?……」

我接起。

「大台北瓦斯,检查管路……」

声音响起。

时机可以再刚好一点。

我瞬间有那种幻想,就是让他进来,然后看到我穿这样……这种幻想可不能随便成真!我请他改天再来,然后充满罪恶感地把衣服换回来。

之后,阿华打来,我们还是会聊着天。

但有了那次的超尺度暗示后,他会很爱聊和性相关的话题,还问着我的其它故事,要我钜细靡遗的跟他说。

「干嘛,你是太饥渴了哦?」

我笑他。

「你不知道,学姐,我们这里真的会闷出人命啦!」

他说:「我们部队里的老士官长,每个礼拜都熘出去嫖妓,每次都回来跟我讲他多神勇,这种话我听了只会更慾火焚身啊……」

他说。

「呵呵……可怜的孩子……」

我笑道。

他忽然停顿了一下,跟我说:「学姐,不要打我,我真的是被闷疯了才会讲这种话出来……下次我休假,可不可以……跟我做一次?」

我又好气又好笑:「你当我什么?你的军妓啊?」

「不是啦,学姐,哎唷,」

他忙着解释,「你真的是现在对我最重要的人,我现在每天真得都痛苦的要命,我当处男的日子已经推进到三百多天了……」

「三百多天很久吗?」

我没好气的说。

那天,任凭他说破了嘴,我还是不答应。

之后,他打来,我们还是会聊,但他总会在电话末提出同个要求,我同样会翻脸拒绝。

直到又过了快一个月,他有一天在半夜打来。

那天刚好我先生不在家。

我接起电话,他低落的声音传来。

原来是他这阵子一直被长官盯,不停地被骂,被罚,连上的人又怎样怎样地连手整他,他一一的跟我吐诉着。

我睡眼惺忪的也慢慢清醒……这样讲了快半个小时,我已经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倒霉的人了。

他又再度提出那个要求:「学姐,我知道你一定会拒绝,不过我还是要问问看,你可不可以陪我一次。你拒绝就算了,反正我也不能再更倒霉了……」

我真得心软了,沈默了片刻,说:「你……你下次休假时,来找我……」

他的口气像是得救了,一下整个人快要在电话旁爆炸:「sandrea,我现在就在休假,我十分钟后可以到你家楼下!……」

我瞬间有种被骗的感觉,不过也觉得有种又好气又好笑的感觉。

他挂了电话。

十分钟后,果然电话又响起……「喂,sandrea,我在你家底下……」

「那……」

我想想说:「你上来好了……」

我开了门,让他上来。

他打开门,看到穿着睡衣的我,眼神像是喷出火来!那件不是情趣睡衣,是一般丝质的白色睡衣,但对他来说好像是情趣用品一样。

他根本还没关门,就扑了上来……「喂,别急……」

我挣扎着,「关门……」

他冲去关门,又冲回来,把我推倒在沙发上,狂乱地亲我的嘴;勐亲后,开始脱他的衣服……我第一次见识到禁慾很久的男人的疯狂!他脱光衣服后,就把我睡衣往上拉,把我的内裤用力扯掉,两手用力地抓我的胸部,然后就作势要弟弟插入!在我的坚决下,强迫他戴套,他也稍慢了一点戴上后,就立刻插了进来……他抽插的速度杂乱无章,根本不会有快感,只有痛!而且我很不喜欢没有调情或前戏的做爱,所以根本没感觉!可是他根本没意识到我不舒服。

他大概抽插了两分钟后,就一股脑射进套子里了,而且射了很多、很久!我想,他大概把他一年份的都用完了吧!……「你好急哦……」

我推推他,「到厕所去清洗一下!」

他去冲水后,光着身子出来。

我正要进去,他拿了一个东西给我。

「学姐,算我求你,」

他装可怜地说:「等一下穿这件出来。这样我可以再硬起来……」

「这什么鬼?!……」

我半笑半怒地问。

「我之前特别为你买的,学姐,拜托啦!……」

我不置可否地拿了,进浴室里,发现是一件像是情趣用品的胸罩,红色、半透明的,size至少比我的小了两号;更糟的是,它比半罩还要低一半,所以我穿上后,根本遮不住乳头,像是有3/4的乳房会被挂在外面!我那时想说好人做到底,何况我也还没享受到,反而还很痛。

于是穿上那件胸罩,下半身用一块毛巾围住,走了出去……他正低着头在沙发上套弄他的弟弟,看到我,就站了起来;我也是亲眼看着半垂着头的他的弟弟慢慢勃起……他走了过来……「学姐,你穿这件真的很好看耶……」

他说。

开始搂住我。

好看个鬼啦,根本是为了满足你这个变态!我心里想说。

但他已经开始吻着我的肩和脖子,开始按压着我的后颈……他开始温柔地爱抚,直到捧起了我的脸,深情的吻下来……你这小子怎么突然不猴急了?!我想着。

但他的吻真得吻的很有感觉!我开始闭上眼睛,他动作愈来愈大,手也开始在背上大力地抓着……忽然,感觉上他从身边拿起一个套子,戴上去,就开始用弟弟探着我的下面……他一把扯掉我的毛巾,用手爱抚了一下我已经湿了的下面,就顶了进来……「啊……」

我呻吟了一下。

他抓住我的腰,用有点半蹲的姿势,开始快速地抽插……「啊!……啊……啊……啊……」

我不由得叫了出来。

他抽插快速,是我很久没遇到的!像是机械式的反射动作,不停地腰部往上挺着,两手用力地环抱我的腰臀之际,快速的抽插着……我被插着,很快就半晕眩的没力了!摊在他的肩上……他仍毫不留情地快速进、出我的阴道……「没力了……」

我呢喃着。

他把我慢慢放下来,躺在沙发上,跪在沙发上,又开始一轮勐攻……我的快感一波波涌来,根本无暇思考。

「啊……好快!……啊……慢一点……」

我迷乱地叫着。

他更加快腰力,边低沈的嘶念着:「学姐……啊……嗯……」

我整个人一直被他如顶入快感的高峰,一直不停的叫着:「啊……啊……不行了!……啊……」

我愈叫愈狂乱。

他忽然停了下来,停了一下,在我娇喘未定时,把我转过来,让我趴在沙发上,以手支撑,他握住我的腰,又开始挺进……「啊……啊……慢一点……你好大力!……阿华……」

我浪叫着。

「学姐……你好棒!……好舒服!……」

他提高半个音调地念着,动作愈来愈快。

他扶着我的腰,更大力地往前抽送……「你、你这样……我快不行了……」

我呻吟着,阴道已经有快高潮的感觉。

忽然间,阴道壁一阵痉挛,就高潮了!我整个升入半失神的欢愉中!茫茫中感觉到,在我的收缩中他好像也射精了!……我们慢慢安静下来……这一次,我没催促着他去洗澡,我们在沙发上温存了一阵……「学姐,你知道吗,我大学时就一直对你有性幻想……」

他说。

我脸红着,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继续说着:「就是那次,看你在教带动唱,你的胸部跟着你的动作晃着,我那时就超有感觉的了……」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

我阻止他,快听不下去了。

我回问他:「你这样心情有好一点了吧?我根本是名副其实的舍」

身「陪君子耶……」

我娇嗔着。

他笑着,很开心地用手把玩我的乳房:「我觉得现在死了都没关系。从没有想像过可以跟sandrea抱在一起,然后一手这样在揉着她白嫩嫩的、超大的胸部,然后刚还跟她做了两次!……」

「好啦,好啦,你别再说了……」

我又听不下去了。

之后,我催促着他去冲澡,就载了他回家。

我之后和他表明我ONS的原则:不再联络!他蛮吃惊的,也一直好说歹说。

我答应可以再讲电话,但以后再怎样也不会跟他上床。

几个月后,他退伍了,我没细问,不过好像现在出国念书了。

人家说当兵禁慾很久会很勐,一夜会来个好几回。

我是不知道是不是我提前赶他走的关系,让他只能表现两次之后,我在sexandthecity看到miranda,不知道在讲什么,讲到pityfuck这个词,就想起这个故事,纯粹是因为他装可怜装成功了才会发生的……不过,他二次的技巧倒是很让人动心。

大概当兵的体能训练有差吧!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