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伦理 >

学长的女友和她妹妹

时间:2018-07-03 21:05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当兵时是在外岛马祖服役,相信所有当过兵的人都知道,部队里有着「学长学 弟」制度,有时候老兵讲的话甚至比刚下部队的菜士官或菜排长还要有 份量,而在 外岛,这种制度就更明

当兵时是在外岛马祖服役,相信所有当过兵的人都知道,部队里有着「学长学

弟」制度,有时候老兵讲的话甚至比刚下部队的菜士官或菜排长还要有 份量,而在

外岛,这种制度就更明显了,及的那个超机车的学长叫阿昌,大家私底下都叫他『

老娼』(台语发音,老鸨之意)。

在我刚下部队他就非常的『照顾』我,原因很奇怪,因为我女朋友很爱我,几

乎都是一天一封信,若遇上交通船因风浪太大没开,信件没从台湾送来马祖,累积

几天一收就是好几封,而那位老娼学长,很不幸的是再他来马祖的第二个月女朋友

就兵变了,很惨,所以之后的新兵一来,只要有女朋友的,通常都会被他玩的很惨

,而我就是其中一位,她最喜欢动不动就说什么皮鞋没擦亮,衣服太皱,棉被没叠

好之类有的没的,很奇怪,班长都没管你一个兵管那么多干什么,够变态吧!

记得有一次,他在翻一本交笔友的书叫做』爱情青红灯』的,因为我常写信给

我女朋友,所以他就ㄠ我帮他写信,没办法谁叫我菜,而且他一个高职电工科肄业

的人哪有什么文笔,而我虽然不敢说我文笔很好,但最起码我大学毕业,肚子里的

墨水可比他多太多了,所以我就只好帮他写了,老娼挑了一个女的,笔名叫』采芳

』住台北县新庄,名字还不错听,书上登的照片还蛮清秀的,老娼很白痴的帮自己

取了一个笔名』文昌』,真他吗的白痴!我还文昌帝君冽;之后我就替他和那个采

芳通了大概将近二十封的信。

到后来写着写着发现这个女的,和信中的『文昌』越来越聊的来,于是老娼决

定要约那个女的见面,那个女的竟然也答应,现在的女生真的是太好约了,只看过

照片,通过几封信就决定见面,真是的!但是很惨的是老娼他家住彰化,采芳住台

北县,而我住台北市,于是老娼决定和我一起返台休假,见面前一天先来住我家,

拗的还真彻底啊!

到了他们要见面的那一天,老娼拉我和他一起去,他们是约在新光三越站前店

的小吃街麦当劳座位区,真是一个好………白痴的地点啊,还约定我们两个人穿白

色上衣,她穿红色的衣服,再许久的等待之后,看到两个穿红色衣服的女生朝我们

走过来,老昌就教我去问,没错就是采芳,另一个是她妹妹叫宜芳,在采芳坐下来

之后我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她,其实长的还不错,身材比例也蛮理想的,就是染了一

头咖啡色的头发,加上脸上过度的彩妆,让人有点俗气的感觉,而她妹妹宜芳却是

身才比她娇小了一点,不过她可没有采芳那么浓妆艳抹,看起来蛮清秀的,应该还

是学生,比较起来,若采芳是冶艳型,那宜芳就是清纯型了,但我觉得老娼对采芳

很满意,可是在聊天的过程中我却觉得采芳一直看我。

收假回马祖之后,老娼也没有再叫我帮他写信了,因为采芳给了老娼她家电话

,使的老娼每天一有空闲,就霸占的公共电话不放,和她的采芳情话绵绵,我想那

次见面之后,老娼隔天单独和采芳出去,听老娼说是去看MTV,以老娼猪哥的个

性,我想他们两个应该已经…了吧!这也使我落的清闲,不用再去写那些虚情假意

的东西,不过老娼之后好像对我充满敌意似的,非常不爽我去问她和采芳之间的事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老娼白痴白痴的告诉采芳其实和他通信的人是我,而采芳却是

因为信中的文采而选择了『文昌』,没想到事与愿违,交到了一个大老粗当男朋友

,因此采芳就常会和老娼问到我,所以老娼对我充满了敌意,他妈的!也不想想这

马子怎么来的,要不是我帮你写了那么多信,你把的到嘛!算了,也不想和你计较

那么多;终于我好不容易熬到了我返台休假的日子,再坐船前一天老娼要我休假时

去找采芳帮他拿东西,也不说是什么,而我也只好很无奈的答应了!

回到台湾约了采芳出来,在天母的一家咖啡厅,于是采芳就拿了一包牛皮纸袋

装的东西给我,里面应该是DM之类的东西吧(后来才知道那些是银行的信用卡申

请书,采芳在兼差推销信用卡要老娼帮她忙),之后就和采芳聊了起来,她高职是

建教合作的美容科建教生,现在是在美容院上班,之前交的男朋友几乎都是『古惑

仔』那一型的,一直到『文昌』的出现才让她与较有文学修养的人有接触,让她想

脱离这个环境,没想到……唉!这时我想到老娼平时对我们这些学弟都作威作福的

,于是就向采芳加油添醋的说了老娼平时是如何欺压我们的比那些『古惑仔』还不

如,连情书都强迫我帮她写,采芳听着听着,看得出来她蛮生气的,于是我索性向

他装可怜,请他要老娼别再为难我们这些学弟了,后来采芳就对我说,他会好好的

教训老娼的,后来采芳说他心情不好要我陪他去阳明山看夜景,在上山的路上顺便

买了几瓶啤酒,到了文化大学后面,之后我们就坐再路边的石头上俯瞰整个台北市

的夜景!其实在和采芳聊天的过程感觉得出来她蛮喜欢我的,只是女孩家的矜持让

他说不出口,于是我决定要让老娼尝尝『二度兵变』的痛苦,于是我开事向采芳说

些甜言蜜语和赞美她的话,说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其实我就蛮喜欢她的,只是碍于

她是学长的笔友让我不敢对她表白,说觉得她就像金庸笔下小龙女般的玉洁冰清,

看她的信会让我觉得她有王语嫣的温柔婉约,见到她对学长的好,就像任盈盈般情

深意重,真是让我又羡慕又忌妒,说着说着越来越觉得自己很恶心,很假,只是,

看采芳听的如痴如醉的,接着我叹了口气,念了一首李清照的一剪梅 :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留,一种相思两地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一个原本就已经很让她倾慕的男生,这时又是如此深情款款的对她念出这一首

情深无奈的词,更是让她迷惘,这时我看她深邃的眼睛已经越来越迷蒙了!

后来酒也喝完了要回家了,采芳突然问我想不想洗温泉,嗯…洗温泉…我想采

芳应该是想要吧,正好来实行我报复老娼的计划,这时我当然是说想啦!于是我们

到北投找了一间有温泉的汽车旅馆,房价还满便宜的,里面有按摩床,按摩浴缸,

保险套,及催情剂等,一进了房间采芳就先脱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进入浴室冲洗,

问我要不要一起进去洗,由于刚刚在车上被想到待会可以和采芳作爱的慾火,一直

都无法熄灭,所以我一进浴室只用水稍稍冲洗后,就提起小弟弟往采芳的穴穴插了

进去,采芳也叫了一声:啊~~好舒服喔~~~快干我~~我从采芳的背后抱住她

,采芳的一只脚跨在浴缸边,俏起高高的粉粉的屁股,而我则从她的后面,将小弟

弟一前一后的抽插着,浴缸的放水声已经够大声了,而采芳的淫叫声更是响亮,更

没想到原来采芳的叫声是如此的淫荡,浴室中不断的回荡着,啊~~~啊~~嗯~~

~嗯~~的声音,此时;我要采芳双脚跨着浴缸边缘,身体趴在浴缸边缘上,而我

坐在采芳的后面的浴缸边缘,然后提起小弟弟往采芳的穴穴勐插进去,采芳叫的更

是大声,随着我的一前一后,采芳的声音也有高有低的“'嗯”叫着,我不断的前后

摆动,而采芳也与我反方向前后的迎合我的动作,使我插的更深,直顶她的穴心深

处,不久,采芳喊起:我~要~~飞了~~飞了~~飞了~~~采芳 的高潮来了,

我随着她的唿叫,心情也随之高涨,小弟弟的血液也高涨了起来,并配合她的射阴

精,我也跟着射精,两股淫水与精液的结合,热滚滚的感觉直冲采芳的心头,采芳

也在我射精后,还意犹未尽的摇摆着屁股,只是我刚刚一直再想这和采芳作爱,所

以也才如此容易的射了精,我慢慢抽出了小弟弟,看见精液也从采芳的穴穴流了出

来,我们相互的洗对方的身体,然后进入按摩浴缸一起泡澡,我低头看我在毛巾底

下巨大的阳具,好像火箭已经要升空,罩在上面的掩体再不打开,火箭就要爆炸了

之后我裸着身体抱着赤裸的采芳到床上,而采芳不愧是熟手,一上床完全像换

了个人似的,整个热唿唿的身体压在我身上,我的小弟直挺挺的顶着她。采芳在吻

过我后,开始用手轻轻的抚动着我的小弟,那种感觉很舒服,渐渐的她往下吻过去

,慢慢的靠到我的下方,用舌头缓慢的舔着,就像在品尝东西一般的,慢慢的,轻

轻的,把我弄的不自觉的哼出声音来,直想赶快插进采芳的小蜜穴中。于是我翻身

而上,让我的小弟弟长驱直入的往采芳的穴穴插了进去,采芳的美穴贪婪的吞噬着

我的阳具,我挺动下体将勐烈的将坚挺的阳具像活塞一样在她柔滑湿润的阴道中快

速的进出。抽动的阳具像唧筒般将她狂流不止的淫液在「噗滋!」「噗滋!」声中

一波一波的带出穴口,亮晶晶的淫液流入她迷人的股沟间。

「啊哦~好美…我要飞起来了,我受不了了…我要来了…要抽筋了…要抽筋了

…快!快!不要停…用力干我……啊~啊啊~」采芳甩动着长发,狂叫声中,她动

人的柔唇用力的吸住了我的嘴,舌尖像灵蛇般在我口中钻动翻腾。雪白的玉臂及浑

圆柔美的大腿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纠缠着我的身体,使我们的肉体结合得一点缝隙

都没有。这时采芳全身又是一震,我感受到她紧贴着我的大腿肌在颤动抽搐,冷艳

明媚的大眼翻白,身子强烈的抖动着。她紧箍着我大阳具的阴道肉壁开始强烈的收

缩痉挛,子宫腔像婴儿小嘴般紧咬着我已深入她花心的大龟头肉冠,一股热流由她

花心喷出,浇在我龟头的马眼上,采芳的高潮一波又一波的出现了。

「啊~哥~我好酸,受不了了,我出来了…出来了…用力到底,不要停…啊哦

……」我的大阳具被她蠕动收缩的阴道壁夹得在无限快美中隐隐生疼。「哦!快一

点…我好痒…快点动…好痒…我痒嘛……」她激情的叫着。

「叫我哥哥,叫我亲哥…我就快一点,我就帮你止痒…叫我!」我逗弄着她。

子宫花心处的搔痒,阴道壁的酸麻使得采芳顾不得羞耻,急速的挺动着阴户与我大

力的相干,口中叫着:「哥!亲哥…用力…哥哥…用力干我…帮我止痒…干!快干

!」看着老娼他梦昧以求的采芳在我身下浪叫着,我亢奋的抱紧了她勐干狂插,采

芳 则纠紧着我勐夹狂吸。

「我好酸…不要动…我受不了…不要动!」她突然两手抱紧我的臀部,雪白的

美腿缠死我的腰,贲起的阴阜与我的耻骨紧蜜的相抵,不让我的阳具在她阴道中抽

动。我感觉到深入到她子宫腔内紧抵住她花心的龟头,被花心中喷出的热烫处女元

阴浇得马眼一阵酥麻,加上她阴道壁嫩肉强力的痉挛蠕动收缩,强忍的精关再也受

不了,热烫的阳精如火山爆发般喷出,一股股一波波的浓稠阳精全灌入了采芳的花

心。她稚嫩的花蕊初尝阳精的抚慰,忍不住全身像抽筋一般颤抖着。

「好美~好舒服!」 采芳两条美腿紧紧的纠缠着我享受着高潮余韵,我们就这

样四肢纠缠着,生殖器紧蜜结合着进入了梦乡。

之后我收假回到马祖,老昌又开始找我麻烦了,原来是采芳现在都对他爱理不

里的,最后终于和他分手了,而这其中的原因只有我才知道,而且反正老娼他再没

一个月就要退伍了,你再怎么机车也就这么一个月,而且我只要想到,当时我和采

芳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滋味,就很爽,而且看到老娼被』』二度兵变』』的感觉就很

爽。

之后在我退伍之后,在女友不在我身边时,采芳就成了我的炮友 。

后来我考到一间银行,去上班的第一天就看到一个有点熟悉的面孔,可是却想

不起来她是谁,只是我相信她一定也认识我因为她也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最后我终

于想到了她是采芳的妹妹宜芳,原来宜芳还在念夜二专,白天在这里当工读生,世

界还真是小啊,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去找宜芳讲话,我在退伍后常跑去采芳那,

都没有看见她,问她为何她没有和她姐姐一起住,原来采芳是和她发廊的同事住在

发廊帮他们租的宿舍,而宜芳则自己和同学另外住在外面,而她早就认出我来了,

只是不好意思过来和我打招唿,真是害羞。

一天晚上,突然接到宜芳的电话问我可不可以开车去接她放学,因为外面下大

雨,而她忘了带伞,想想反正我也没事,就开车去他们学校接她,她上了车之后,

还好衣服没有淋的很湿,在开车载她回家的路上,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有,在

当兵,和她聊着聊着聊到了一些有关性的话题,没想到她竟然很直接的问我说,和

采芳做爱是什么感觉,原来采芳什么都告诉她了,而这时我突然有一种想要姊妹花

通吃的想法,于是就对宜芳说你来试试就知道是什么感觉啦!她就红着脸低下头,

说我欺负她,我说哪有,难道你不想试试吗?她说她要考虑一下,之后宜芳就脸都

红红的有点害羞,不再讲话,不过宜芳红着脸的时后,还的蛮可爱的。

后来到了她家,雨似乎是越下越大,于是她问我要不要上去坐一下,等雨小一

点在回家,当然好啦!进了她房间之后,她开了电视就坐在一张双人座的沙发上,

而她房里就那么一张沙发,总不成要我一直站着或坐地上吧,于是我就坐到她旁边

,开口和她说,你考虑的怎么样啊,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喔,宜芳她又红着脸说:「

考虑什么啊,我不知道啊!」,可恶!用装傻这一招,于是我就去搔她痒,宜芳就

一直笑着说好啦!好啦!我在考虑一下啦!于是我就停止搔她痒,而当我放下手时

,却很顺势的让她的双退夹住。而当我被夹在她两腿中的手掌动了一动,感觉到她

大腿根部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大腿张开了,我正懊恼深怕把她柔美的大腿惊走,没

想到张开的大腿又迅速合拢,更紧的夹着我的手掌,大腿移动后,我的中指尖刚好

轻轻碰在她腿根部微凸的部份,我知道是她的阴户,我这时豁出去了,中指隔着宜

芳的小内裤不老实的在微凸部份揉着,再轻轻顶到下面微凹处,这时靠在我肩上的

她突然粗重的喘气,口中温热的气息喷在我耳朵上,我的血管快要爆炸了。

中指间感觉湿湿的,她流水了,我中指再轻轻戳一下,没错,有点粘腻的水透

过内裤渗出来了。我想转头看她,却被她伸手推住我的脸。她粗重的吐着气:不要

看我! 我看不到她脸,但我知道她这时一定满脸通红,我的中指突然大胆起来,撩

开了她的内裤,探入浓密的草丛中,哇!好茂盛的草,中间的溪流已经涨潮,要山

洪爆发了,我的中指拨弄着柔软的阴唇,正要探入迷人洞中之时,被她用手按住。

她说:不要用手,不卫生! 她喘息着说话时,我忍不住吻住了她微张的,性

感的嘴唇,舌头伸入她口中,她的舌头由第一次接触的闪躲腼腆到最后的一发不

可收拾,与我的舌交缠在一起,我们两人贪婪的吸着对方口中的津液。我解开长

裤,露出我17.5公分长,鸡蛋粗的大阳具,引导她白嫩的手掌握住。宜芳惊

讶:好大!我问宜芳说:你怕不怕?她喘着气:我除了见过当兵男朋友的东西之

外,还没见过别的男人的……

我好奇:这么说没得比较了?宜芳媚眼水盈盈:不过听朋友说男人的东西越

大越舒服!那个告诉她的朋友我一定要认识认识!这时我已经扯下了她的红色小

内裤,将宜芳抱起来靠坐在沙发上,宜芳的两条雪白修长犹套着长筒黑靴的美腿

已经自动张了开来,之前她说过男友在当兵,她已经五个月没做过了,而且她第

一次是男朋友当兵由训练中心出来为了劳军才跟男朋友做的,算来到现在还不到

十次,如果宜芳说的是实话,老天爷真是太对得起我了。

当我的大龟头磨宜芳的阴唇之时,她已经喘得脸红耳赤,淫液横流了,我又

低头吻住她的唇,吸住她柔软温润的舌头,趁她陶醉在津液交流之时,下半身用

力一挺,将我的整根大阳具一插到底。

宜芳哀叫一声:哎喔~轻点!痛………我这时感觉到我的阳具被一圈温嫩柔

滑的肉紧紧的圈住,一插到底的龟头紧顶在她的花蕊上,她的子宫颈急速的收缩

,扎住了我龟头的沟,我整根阳具好像被她的肉穴紧紧的吸住了,跟我以前插过

的处女穴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心里忍不住大叫着:你没骗人,果然经验不

多,好紧!她两腿抽搐,两手紧抓着我的肩,只是喘气。她满脸通红:哦~你轻

点………我认定她是闷骚型的,决定让她以后每天想我干她的嫩穴,于是挺起阳

具,勐插狠插她的肉穴,宜芳开始有点害怕。

她突然叫:不要!我不要了…我只是一时冲动,我没想到会真的做,你拿出

来,我不要了…我不要…你放开我…… 我不理会她,只是用力的不断狠插她没经

历几次的嫩穴,阳具与她阴道壁强烈的磨擦中,她穴内的水狂泄而出,由于水份

过多,小套房内轻晰的声到噗哧!噗哧阳具抽插阴道的声音。

她眼睛含泪,开始昏乱:你拔出来,我不是真的要跟你做的…求求你拔出来…

我不要了……(最后那声不要叫得好无力)这时,宜芳由强烈的推拒,到无力的呻

吟,当我如磨菇般的大龟头一次次撞击到她子宫深处的花蕊时,她由痛楚转为欢愉

,突然两腿像抽筋一样不停的抖动,穴肉的嫩肉不停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阳具。

我知道她高潮快来了,大阳具更加强力的冲刺她的嫩穴,突然她两手紧抱着 我

的屁股用力向下按,阴户则勐烈的向上挺,穴内强烈的收缩,好像要夹断我的阳具

,又似乎要把我俩的生殖器融为一体。 我立刻将我粗壮的阳具尽根插到底,感受到

大龟头大完全深入到她的子宫腔 粘膜内,龟头的马眼紧蜜的顶在她的花蕊上研磨着

,刹时一阵滚烫热流由她的花蕊中狂泄而出,我的大阳具完全浸泡在她热滚滚又浓

稠的阴精中。

她叫着:啊~啊~你你…我受不了了,我头皮好麻…好麻…啊啊…难道这就是

高潮?哦啊……我听宜芳的叫声微楞,难道她以往跟她男朋友干的时候,从来没有

高潮过吗?果真如此,我何其幸运,这么美的女人,她第一次泄出的宝贝元阴竟然

被我品尝享受,这简直比戳破她处女膜开苞还过瘾。宜芳的脸像突然抹上了一层胭

脂般的艳丽,丹凤眼中出现水泽般的闪光,挺直秀美的鼻尖泛汗,鼻翼扇动着,张

口吐气如兰,持续不断的高潮使得她缠在我腰间的两条修长柔滑的美腿不停的颤抖

着,抽搐着,下体耻骨与我的耻骨顶得紧密扎实,紧夹着我大阳具的阴道还在强烈

收缩着,子宫颈咬着我龟头的沟,吸吮着,圆润的花蕊与我的龟头撕磨着,美得我

全身舒畅,汗毛孔全张了开来,插了这 么多女人,从来没遇到过如此美穴,太棒了

她叫着:又来了,又来了…抱我,抱我……啊……… 我抱紧她的微翘有弹性的

美臀,将我们的结合的生殖器抵到最紧,同时她的 手也不由自主的又压在我屁股上

,强烈的生理反应使她凸起的阴户不停的顶着我把插到尽根的阳具根部的耻骨,浓

密的阴毛与我相对浓密的阴毛勐烈的磨擦,使 我的耻骨隐隐生疼。她这时已经完全

的投入,自己掀开了圆领衫,扯开胸罩,哇!她的美乳好白 ,乳房最少有34C以

上,乳头还是粉红肉色的,好像被吸得次数不多,她用手揉着自己的乳房。我拉开

她揉美乳的手,张开嘴含住她的左乳头,她大声呻吟一声,我接着又 吸又舔,另一

手抓着她的右乳揉搓着。

她突然张口大叫:不要…不要……她的花心像小孩吃奶一样吸着我的龟头,一

鼓浓精热流又喷在我的龟头上,一双迷死人的美腿紧缠着我的腰,手像八爪鱼一样

搂得我喘不过气来。

她喘着:不要!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口中说着不要,下身还不停的挺动,

阴道依旧像饿了三年似的不停的吞食着 我的大阳具,我不得不奋起腰身,勐刺她的

嫩穴,一股股阴精顺着我像唧筒般抽 插的阳具根部涌了出来,我坚忍不拔的抽插了

约四十分钟,她像虚脱一样,高潮 一波又一波,连泄了七八次身子,最后她抱紧我

,贴着我,咬着我的舌头说了一 句:你太强了喔…好痒…快点!我说:什么快点?

她说:我里面好痒…动快一点…又要来了,又要来了…啊~快…快………我的阳具

这时也被她紧蜜的阴道收缩吸吮的受不了了,同时与她有默契的 ,抱紧了对方的臀

部,让两人的生殖器紧蜜接合到真的像连体婴一样。我说:我们一起丢! 说着她的

美腿已经像藤蔓一样,紧紧的绞缠住我的腰身,于是在我们上面四唇紧吻,津液交

流,下身像八爪鱼一样纠缠的分不出是谁的肉体,她的子宫颈再度紧紧的咬住我的

龟头沟,花蕊内的阴精狂泄的喷上我的龟头,同时我滚烫的阳精,也像山洪爆发一

样,射入她的花心深处,与她的阴精溶合。

泄了精之后,我们两人的身子还是紧紧纠缠着不愿意分开,直到她身子不小心

滑下了两人小沙发,两人滚到地板上,突来的状况,我们忍不住笑了出来,而两人

的生殖器这时才依依不舍的分了开来。之后,她带着我去冲洗,提到她也不知道今

天是怎么了,平常她再好奇,也不可能让男人进入她的房间,因为有室友,连她当

兵的男朋友都没有来过,更别说竟然与我在沙发上就……

她红着脸说:没想到在沙发上就…就让你干我……我很惊讶她怎么会讲出「干

」这个字,她害羞的说,是以前上网,看到情色文学上都这么写的。在浴室中,我

看到她同事的黑色及白色小内裤,都是透明的,我心想,你的室友可能比你还骚!

当我们赤条条回到床上时,看着宜芳美妙的身材,迷人的瓜子脸,细致白嫩的皮肤

尤其当那水盈盈媚死人的丹凤眼眯着瞧我时,我的阳具又举旗了,于我们俩人又狠

狠的大战了两回,由于射过两次,越战越持久,在第三次狠干之时,我还未射精,

两人就在困倦中四肢交缠着沉沉睡去,直到隔天早上七点左右,她室友下班回来,

开锁声惊醒了我们这对生殖器还紧蜜结合在一起的鸳鸯,但是她在室友推开门时,

迅速的将棉被盖在我俩的身上。

她美艳的室友虽然大吃一惊,她不得不对室友声称我是她的男朋友,我闭着眼

装睡,隐约间觉得她的室友好像一直盯着鼓鼓的棉被,也许知道我跟她在棉被下的

下半身还纠缠在一起。我还感觉到她由于紧张,阴道子宫腔的软肉把我尽根插在她

阴道内的阳具又吸又夹的,好像当人面偷情一样,舒畅快美!但后来她室友进入浴

室传来洗澡的水声,我俩才赶紧又不舍的将紧连在一起的生殖器分开,我在穿衣服

时,宜芳性感的柔唇又贴在我耳边。她说:以前我跟我男朋友做,每次从来没有超

过十分钟,我算了一下,从你第一次进入到现在,做了三次,快要四个小时,我们

生殖器连在一起的时间,已经超过我跟我男朋友的好几倍,这真是缘份……

听了她这又甜又腻的话,我才穿上的裤子真想脱下来再大战一场,把我第三次

未射的阳精全射到她的花心里去,她真是天生尤物。当然,这种美女吃了还想再吃

,她成了我最亲蜜的炮友之一,,我跟她每周最少五炮, 有时兴致来时,一天五炮

也是有的,她最喜欢的是打完第一炮,开第二炮时我不 射精,用侧交的姿势将阳具

与她的阴道紧蜜的插在一起,两人四腿交缠,一觉睡 到天亮,等醒来之时,两人紧

连在一起的生殖器再继续大战,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她毕业回到云林老家,但两个

月后她又要回来了,到时…… 而她的男友早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唉!当兵的人

每天不都是戴着绿帽子吗?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