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伦理 >

江湖淫雄传之侠女魔劫(下)

时间:2018-07-03 21:19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金陵艳乱始篇(一)》 《江湖淫雄传之侠女魔劫(上)》 一夜无话。隔日天光刚刚放亮,叶剑南才迷迷糊糊被一股香气吸引,从梦中醒来,原来是张啸天正在火旁烤着一只野兔,他已

《 金陵艳乱始篇(一)》

《江湖淫雄传之侠女魔劫(上)》

一夜无话。隔日天光刚刚放亮,叶剑南才迷迷糊糊被一股香气吸引,从梦中醒来,原来是张啸天正在火旁烤着一只野兔,他已备妥饭食饮水,显是一大清早便已出门打猎归来。

「叶兄弟,哥哥要到后山走走,兔子已经烤好,你慢慢享用,待我回来,咱们再一起上路。」共同在野外安全度过了一夜,并没有受到这鲁大什么骚扰,相反他还对自己照顾有加,看来真是个憨人,叶剑南对张啸天的观感明显好了几分。

她吃饱后无事,便在古庙旁牧马赏景。这里正处大鄣山脚,群山巍峨,古木参天,鸟鸣林幽,仿如世外桃源。她深吸一口气,伸了伸懒腰,只觉清风徐来,甚是舒爽。在古庙歇脚这一夜,她一直提心吊胆,现在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正在她自顾玩赏的时候,由远及近突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有一队二三十人的马队如旋风般往古庙这边赶来。众人飞驰而至,跃下马来,很快将她团团围住,为首一人对叶剑南「桀桀」冷笑着道「叶女侠别来无恙。在徽州你伤了我们『快活帮』几个兄弟,追了这么远,还好没把你跟丢。」「快活帮」是肆虐徽州一带的淫邪帮派,教众除帮主长老外,其他人大多武功平平,但却善于使用下三滥手段,令人防不胜防。叶剑南路过徽州时,因出手教训「快活帮」几名调戏妇女的教众,被一名长老识破身份,经过一番恶斗,方才脱险,但同门随行之人却遭毒手。没想到「快活帮」素来睚眦必报,竟一直暗中追了自己百来里路。

「呸,你们这帮恶人,为祸江湖,若不及时收手,武林大会召开在即,正义之士必将你们铲除!」叶剑南领教过这些人的本领,知道其中有几个硬手,不敢托大,迅即拔剑在手。

「嘿嘿,别人怕你『神剑门』,俺可不怕。若是钟剑南来了,我们还有所忌惮,今天只有你娇滴滴『玉女飞凤』在此,正好开开荤,慰劳慰劳大伙。」开口的是领队之人,「快活帮」长老关皓天。

躲在庙旁的张啸天闻听此言一震。「玉女飞凤」叶婉霓,乃是当今武林第一美妇,天下第一销魂尤物。五年前,她十八岁时便嫁与比她年长一十五的「神剑门」大弟子钟剑南,从此少涉江湖。据传闻,此女容貌出众,有羞花闭月之貌,长着一对极品豪乳,身材火辣至极,不知迷倒多少江湖豪杰。不仅黑道淫贼觊觎者众,就连一些白道人士也垂涎于她。但因叶婉霓夫妇武功高强,婚后一直居于神剑山庄,足不出户,因此虽有不少淫道高手欲尝其味,却一直未能得逞。

张啸天虽未识叶婉霓之面,却早闻艳名,这几年来,一直处心积虑想将其收于胯下,无奈一则拜火神教总舵离神剑山庄路程遥远,鞭长莫及,二则身边不乏美女,这淫心渐渐也就淡了。这次五年一届的武林大会,他得知钟剑南已于四年前荣登门主之位,便发出英雄帖,力邀钟剑南伉俪参加,心中所想的,却是准备趁这良机,将「玉女飞凤」叶婉霓收为禁脔。

他刚才着意察看了一下四周地形,回来时正巧赶上「快活帮」一众人围住叶婉霓,便躲在庙旁的灌木丛中,见个究竟。得知叶剑南就是叶婉霓,他的肉棒忍不住又硬了起来,心中乐开了花,暗忖道「嘿嘿,难不成不用等到武林大会,就可以享用这天下第一销魂尤物?」叶婉霓情知今日难以善了,见关皓天说得淫秽,俏脸带霜,再不迟疑,手中长剑一挥,已将关皓天裹在剑影之中。关皓天已多次与叶婉霓打斗过,对她的剑法了如指掌,他身影闪动,抽剑在手,拨、刺、捺、磕,以攻对攻,叶婉霓虽是率先抢攻,却未占便宜,两人只恰恰打成平手。

约莫盏茶功夫,叶婉霓渐渐占得优势。见势不妙,「快活帮」又有几名硬手入场与她缠斗。

场上叶婉霓与众人对战,场下其他「快活帮」贼人在旁边却没闲着,轮流说起不三不四的淫秽话语来。

「『玉女飞凤』这骚婆娘,果真淫骚入骨,大伙看,她和关长老过招,那对迷人的奶子晃来荡去,莫非在使‘ 晃乳功' ,故意勾引关长老?」「你狠什么狠?等会关长老将你擒住,大伙与你风流快活!咱们一干兄弟,轮流服侍,你舒服还来不及,还发什么狠?」「叶婉霓这婊子,腿长、奶子大,骚屄一定紧得很。嘿嘿!不知是哪位有福的兄弟,等会抢得头筹与她快活?」「这骚婆娘这般风骚,能肏到她,俺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叶婉霓见围观众人不断起哄,尽管知道他们是在故意激她,但听着这些淫言秽语,心中仍然不免有气。她娇叱一声,一剑拨开关皓天刺来的长剑,避开其他几人,一个飞纵,跃到一名吐着污言秽语的帮众面前,一剑便将他刺死。

她这边快,关皓天却也不是省油的灯,见机不可失,抢上一步,一掌击向叶婉霓后背,叶婉霓闪避稍慢,肩背便被击到。这一掌之力十分雄浑,叶婉霓一个踉跄,「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再也难以坚持住,身体便向前跌倒。

「快活帮」众人脸现喜色,正准备将叶婉霓生擒活捉,这时只听一声马嘶,却是张啸天趁众人缠斗空隙,跃上刚好在身边吃草的叶婉霓坐骑「小白龙」,疾驰而来。他弯下腰身「叶兄弟,快上马」手一拉,便将叶婉霓拉上马背,催动坐骑,绝尘而去。「快活帮」帮众见到嘴的肥肉被抢,发一声喊,纷纷跃上马,紧追不舍。

张啸天因大清早刚好察看过周边的地形,对这一带熟门熟路,骑着快马就往密林深处冲。追兵已相隔越来越远。一路上,他揽着叶婉霓的腰身,鼻端嗅到她身上传来的阵阵醉人体香,但觉十分销魂。他见叶婉霓紧闭双眸,一路颠簸,想是已经昏厥过去,便放辔缓行。

走了一阵,已经没有明显的路径。林密草长,马行不易,他便弃马徒步,背着叶婉霓上山。双手紧包两瓣翘实的臀肉,后背被两团硕大的软肉压着,尽管隔着衣衫,那温软的感觉仍然舒爽得张啸天连连大呼过瘾。他只觉欲火熊熊上窜,该如何利用追兵相逼,身处茂林这有利机会占有这美娇娘?他脑瓜子一转,心中便有了主意。

见叶婉霓仍昏迷不醒,趁追兵未至,张啸天把她暂放一边。察看了周边环境后,迅即用树杈将自己衣裤的前端划开一个大口子,并依样画样,在叶婉霓的臀后股沟处开了一个口,制造出来衣裤被刮破的假象,见到叶婉霓衣裤里面白嫩的臀肉,他咽了咽口水,正准备仔细端详。

这时,「嘤咛」一声,叶婉霓幽幽醒来。

「大哥,我们干嘛会在这里?」见到自己身处群山,四周草茂林密,叶婉霓忆起晕厥前的险境,讶道。

「叶兄弟受伤,哥哥无能。那帮贼人追得紧,若走大道,他们人多马快,定然跑不过他们,容易被抓。只有走这大鄣山,利用草木茂盛,山洞众多,躲藏起来,或许可以避开他们。」张啸天早已想好借口,忙解释道。

「鲁大哥说的是,小弟拖累你了。」叶婉霓挣扎着要站起来,扯动伤处,一个趔趄,又重新跌坐在地。她被关皓天打了一掌,受的伤看来不轻。

张啸天急忙上前搀扶。

「你走开。」叶婉霓突然尖叫起来,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潮,把张啸天吓了一跳。

「怎么啦?」张啸天心知肚明,讶道。原来他刚才在衣裤前端撕开的口子,因这时面向叶婉霓走动,便露出了下阴部分,里面黑乎乎一大片,肉棒垂挂着,尽管暂时没有勃起,但随着走动,晃晃悠悠,垒垒实实好大一条,把她羞得面红耳赤。

她红着脸,不好意思指了指张啸天衣裤开裂的部分。

「啊,叶兄弟勿怪,刚才被追得急,只顾赶路,衣裤给杈木撕开了。他奶奶的,还好没伤到哥哥的屌,要不到临安如何跟那帮相好快活?」张啸天大咧咧说道「哥哥是粗人,穿开档裤,也没什么,这才凉快。」叶婉霓正要开口叫他遮挡好,这时只感到自己坐在地上的臀部凉飕飕的,她用手一摸,发觉那里也裂开一个口子,不由惊叫一声,一脸窘迫。

「呵呵,叶兄弟衣裤后面莫非也破了?」张啸天见到叶婉霓的窘样,自责说道「哥哥粗心,山上多树刺,刚才背着你,走路没长眼睛,害你衣裤被划破。好在山上只有咱们兄弟俩,穿开档裤,也没什么好羞的。」叶婉霓羞红着脸,站也不是,行也不是。

「不好,那帮贼人好像追来了。」张啸天功力深厚,远远就听到了贼人的声音,他急忙扶起叶婉霓,说道「兄弟,我们的包裹没了,这荒山野岭也没办法,将就些,别像个娘们。还是逃命要紧。」他准备再次背起她,但这次叶婉霓却坚持要自己走路,怎么也不肯让他背。

「追兵来了,你受伤走不远的,这样吧,反正这里草茂林密,俺哥俩找个地方躲起来。」张啸天脸现急色,虽说他与「快活帮」有些瓜葛,但若是给这帮贼人追上,坏了他的淫美大计,那就糟了。

刚才停留时他已留意周遭地形,眼光犀利的他,很快便找到一个绝佳躲藏之处。他搀扶着叶婉霓,将她带到了一个小山洞,这山洞前面杂草丛生,若不刻意留心,绝难找到。

山洞高深有限,窄仅容一人。叶婉霓见地方狭窄,若在此处躲藏,势必要和张啸天挤压在一起,心中不愿,正想另寻他处,这时已听到「快活帮」众人由远及近的说话声。

「他们弃马上山,叶婉霓已受伤,走不远的。大伙仔细搜寻,别让这个婊子跑了。」叶婉霓迟疑之间,张啸天低声对她说道「来不及了,快些趴下,小心些,别被发现。」无奈之下,叶婉霓只好头朝洞门,趴伏着倒退进山洞里。

张啸天见她藏好身,急忙将刚才踩踏过的杂草扶正,直到看不出破绽,才迅捷从地下拿起几块小石头,来到山洞前,悄声对叶婉霓说道「叶兄弟,得罪了。」他爬进山洞,压伏在叶婉霓的身上,将石块放在手旁,以防风流快活时,若被贼人发觉,可以阻住他们,免得扫兴。两人就像叠罗汉一样,尽管事急从权,但这情境只把叶婉霓羞得俏脸发烫,无地自容。

「嘿嘿,天下第一销魂尤物,今天老子就要在这山洞里与你销魂。」张啸天一想到被压伏在身下的人就是自己处心积虑、日思夜想要奸淫的江湖第一美妇,心中只觉畅快无比、刺激非常。

他压伏在叶婉霓的身上,只觉身下尤物娇躯微颤,浑身柔若无骨,如卧软棉之上,更诱人的是,这尤物虽是趴伏在地,但柳腰以下,臀部凸翘而起,形成天然的弧醉人幽香,张啸天不禁淫念大盛,下面肉屌忍不住便逐渐变粗变硬起来。

叶婉霓只觉一团火热巨大的东西,透过衣裤的裂口,抵住自己的下体,尽管隔着亵裤,但凭她身体敏锐的触感,及多年的婚姻经验,那玩意的硬度、热度、长度、宽度,仍然骇得她六神无主。不禁低声惊呼道「你干什么……你怎么……快移开!」「叶兄弟,别说话,被那帮贼人发现就糟了。」张啸天只觉肉屌抵在一团软肉中,软绵绵的,前端尽管被亵裤挡住,无法深入,但一股年轻少妇青春娇美的肉香直透脑门,香馥馥的,那销魂的感觉让他无比兴奋。

叶婉霓娇羞无限,她只觉脸上火烫烫的,陌生粗大的肉棒,紧贴着下阴抽搐勃动,使半年未经房事的她产生一股莫名的悸动。她试图夹紧大腿,不让那恼人的肉屌在自己的股沟间肆虐。但张啸天的双腿紧压在自己两腿间,让她毫无办法闪躲。

「鲁大哥,你且移开些。小弟被你压得喘不过气来。」叶婉霓含羞对张啸天低声说道。

「哦,叶兄弟,这地方太小了,哥哥也没办法。咱哥俩都是臭男人,没什么好羞的。避敌要紧。」张啸天趁这机会,稍微移动身体,让巨屌沿着叶婉霓的股沟、阴户来回磨蹭。

火热粗壮的肉棒,在叶婉霓的股沟间,隔着亵裤贴着肉屄游移,肉棒每滑过一次,叶婉霓便张嘴吸一口大气,她被磨得羞赧无比,欲火渐起。那根火热的巨屌,前端肉乎乎的龟头时不时轻触肉屄,撩拨着她敏感的肉体,她只觉钻心撕肺的搔痒,不断由下阴蔓延至全身,屄穴深处实是说不出的空虚难过。

随着摩擦,她的下身越来越热,呼吸越来越急促。

「不行,我不能做对不起剑南的事!」残存的理智告诉叶婉霓,必须忠于夫婿,谨守贞节,把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推开。

她正要不顾一切推开张啸天,这时只听到一个声音说道「脚印在这附近消失,那两人估计跑不远,大伙要仔细搜。」叶婉霓听出这是「快活帮」长老关皓天的声音。

张啸天发觉叶婉霓浑身发热,脖子附近雪白的肌肤泛起的红潮不断蔓延,知道叶婉霓此刻定然已经情动,他把嘴巴伏在叶婉霓的耳边,悄声对她说道「叶兄弟,贼人就在附近,不要乱动。」他用手捂住叶婉霓的嘴巴,稍微抬起自己的下身,轻轻用下体蹭了蹭,试图将叶婉霓的亵裤退下。

下阴不断被勃起的肉屌磨蹭着,叶婉霓感到自己已不能控制脑海里的淫欲狂涛,已不能控制身体里面那些羞人的生理反应,她感到自己被压在下面的乳头开始发涨,肉屄也开始收缩律动,里面渐渐湿润起来。她不断扭动着浑圆的臀部,试图摆脱肉屌的进一步肆虐。

随着肉屌的蹭磨,张啸天感觉到肉屄边缘的亵裤开始湿润起来,知道叶婉霓在自己的挑逗下,已经情不自禁,他趁她扭动臀部的机会,用手偷偷拉下她的亵裤,肉屌如影随形紧贴到她的臀沟间,不紧不慢轻触磨蹭起来。

「噢……你干什么……快移开……唔唔!」没有亵裤的隔绝,火热的巨屌紧紧地贴在肉缝间,叶婉霓被烫得娇呼一声,芳心又羞又怕,不由自主便翘起白嫩的屁股,下意识扭动着浑圆的臀部抗拒着。

她的小嘴被张啸天紧紧捂住,只能发出微弱的抗议。

「好兄弟,男人后面也可以泄火,哥哥多日没肏女人了,火正旺。你就让哥哥在你后边爽快爽快。」张啸天为了消减叶婉霓的反抗,假意说道。

「你疯了……这粗人,敢情还不知道我是女子?」叶婉霓心中稍宽,忖道「只是这样子羞死人了。」「快活帮」贼人就在眼前,她不敢太过激烈反抗,只能不断扭腰摆臀,可是张啸天早防着她这一步,肉屌紧贴着她的肉屄,让她的扭动不但没有起到摆脱作用,反而使摩擦更加剧烈起来,荡起的是愈加泛滥的春情。

「什么声音?大伙仔细搜,谁先抓到叶婉霓这骚货,头啖汤归他。」十丈开外的关皓天似乎听到了一点声音,发一声喊。「快活帮」众人一听,齐声欢呼起来「兄弟们,加把劲,看谁好运气,能先肏到叶婉霓这骚货的销魂美屄!」「原来兄弟是娘们!」张啸天伏在叶婉霓的耳边,蚊声对她说道「哥哥走南闯北,没想到今天栽到你一个小娘们手上,害俺一直都以为你是好兄弟。你可要好好补偿哥哥。」他口中说着,下面的肉屌却没有停下,贴准肉缝,加快速度,用力不断地蹭摩起来。

「啊……」一声娇羞的轻啼从叶婉霓小巧鲜美的嫣红樱唇发出。火热粗壮的肉棒,在淫水润滑下,顺畅的沿着股沟、阴户来回磨蹭;那酥痒的感觉,既舒服又难过,就像虫行蚁爬,又像鹅毛轻搔。类似交合的快感,迅速由后庭穿透五脏六腑,叶婉霓全身阵阵抽搐,她被磨得满腔欲火,却又无法适时发泄,那股难受的劲,可真是快将她憋疯了!她想不顾一切挺身而就,又盼望张啸天忍不住直捅进来。

「请你……请你住手……啊……喔!」叶婉霓轻声呻吟着。张啸天一手捂着她的小嘴,把她上半身略微抬起,另一手伸进她宽敞的衣衫里,拉下抹胸一把握住一个雪乳。入手处但觉滑腻柔软,富有弹性,美妙的触觉使得他性欲高涨。他的手又捏又揉,尽情拨弄着叶婉霓那一对高耸的乳房,原已亢奋挺起的大鸡巴,频频顶触磨蹭着已经湿润的肉屄。

张啸天就这样紧紧搂着叶婉霓,在她那柔若无骨的娇美玉体上恣意轻薄、挑逗,叶婉霓虽灵明未失,但在张啸天高超煽情的撩拨下,也情不自禁地泛起浓浓的春潮,全身都在不停地轻轻颤抖,她的乳尖耸翘凸起,迷人的肉缝淫水不断渗出。虽然她极力压抑忍耐,但欲火烧红的面颊、娇哼急喘的媚态,已道尽她心中的渴求。

这时的张啸天,知道叶婉霓那蜜汁满溢的嫩穴,已开始渴望男人的肉棒。

肉屄被张啸天的巨屌从后面紧贴着触碰,前面的豪乳不断受到他的捏揉,一阵阵难耐的酥麻空虚感让叶婉霓浑身酸软,她心乱如麻,不断扭动着娇躯,娇喘吁吁地轻声哼道「你,你……你……你疯了……不要这样……不能乱来……快放手……不要乱摸!」「好妹子,让哥哥好好疼惜……哥哥忍不住了……不要乱动……若被「快活帮」贼人抓到……你这么迷人,他们定然不会放过你!」张啸天软硬兼施,心中的占有欲望火烧火燎,他的巨屌频频试图扣关,但叶婉霓的肉屄尽管淫水潺潺,仍然无法一下子顺利插入。

「啊……啊……不要……求求你!」叶婉霓轻声求饶着,无力地扭动着火辣性感的娇躯,在这样的环境下,被这种背后式奸淫她从不曾试过,一想到前面有「快活帮」贼人虎视眈眈,后面肉屄不断受到张啸天巨屌的冲击,叶婉霓只感到又是刺激,又是无助。她想反抗加于身上的淫辱,但又怕反抗太过强烈,一旦被「快活帮」众人抓到,她受到的凌辱将更加可怕。

就这样,叶婉霓只好不断扭腰摆臀,试图摆脱张啸天的淫虐。这江湖第一美妇被自己设计得无所适从,既不敢强烈反抗,又不想乖乖就范,这样的奸淫方式所带来的极度亢奋刺激着张啸天身上的每个神经,叶婉霓越是叫「不要」,他越是兴奋,她越是扭动,他越是火旺。他的双手更加急躁更加粗鲁地紧握住叶婉霓无比丰满的一对弹性十足的娇嫩乳房,热血涌上他的脑门,抓着豪乳的手越来越用力……叶婉霓的豪乳在张啸天的揉捏中极度的变形,娇嫩的乳头还不时的被拉扯,但乳头却因这激烈的刺激更加硬挺……见他这样肆无忌惮地玩弄着自己的娇嫩奶子,叶婉霓羞急无比,不断哀求道「求你……不要乱来……求求你……不要……不要!」侠女的求饶声更让张啸天性欲大增。

「啊……啊……太美了……太美了!」张啸天突然探下身来,埋首在叶婉霓的一对豪乳间,狂热地张开大口,含住其中一个,“ 咝咝” 吸吮出声。

「喔……不要!求你!」叶婉霓突遭袭击,一股电流从被吮的豪乳传遍全身,酥麻畅快的感觉使她的头脑一片混沌,一颗心「怦怦」跳个不停,只感到自己的硕乳在不断膨胀,乳头更加凸挺,下面的水流得更凶了。阴户被大肉棒磨擦所产生的骚痒更加难受,一种狠不得被捅的疯狂想法不断冲击着叶婉霓的理智,让她感觉自己快崩溃了!

她的声音本就极为娇媚,此时一旦轻声呻吟起来,更是无比销魂,令张啸天的巨大黑茎更加坚硬鼓涨,难以忍受。突然,他粗暴地扯下叶婉霓的衣裤,露出她整个光滑嫩洁的浑圆美臀,怒起的大龟头紧贴着肉屄的洞口硬顶了上去,让叶婉霓又一次清晰地感受到它的强大和热力,她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随着越来越高亢的快感传遍全身,叶婉霓的理智也愈来愈沉沦,她心里明明知道这是被丈夫以外的男人亵玩,几次试图躲避,但肉屄被这粗汉的巨屌一烫,却让她的欲望火烧火燎,难以自已,逐渐迷失,她不晓得这到底是为什么?只知道肉屄里面无比骚痒与空虚,极度需要肉棒的慰藉。再这样继续延烧下去,自己一定会很快地臣服在这鲁大的胯下。

此刻叶婉霓简直舒服得升天了,她从来没尝过这样的前戏会带给她销魂的感觉,带给她如此巨大的快感。张啸天的技巧,花样繁多,处处搔到痒处;叶婉霓娇臀不停扭动,春水泛滥而出,把张啸天的肉屌沾得湿粘粘的。美丽女侠被弄得意乱情迷,那股酣爽畅快,简直飘飘欲仙,如在云端。

身经百战的张啸天也有点按捺不住了,透过茂草的余隙,他见到「快活帮」众人的搜索圈越来越小,怕夜长梦短,还是先占有这销魂尤物的贞操要紧。想到这里,他一把扶着叶婉霓的纤腰,将她的两条粉腿尽量分了开来。叶婉霓的阴户此时敞开在他的胯前,鼓胀突起,淌着甘露的娇嫩洞口正对着他不住颤动的怒挺黑茎。

张啸天扶着他那已涨成紫红色的巨大龟头摩擦着已成一片泽国的娇嫩洞口,叶婉霓下方的唇瓣湿滑之极,大龟头毫不费力地迫开外唇,挤进那充满淫水的细洞里。

尽管才是前端的龟冠,可灼热有力的冲击和如同拳头般粗大的龟头却已经是叶婉霓紧小如处女般的屄穴难以承受的。感受到肉棒的无比巨大所带来的阵阵涨痛,即将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入的窘境使叶婉霓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一些,她哀哀求饶道「……不要……快放开……嗯……求你……求求你……噢!」这江湖第一美妇的求饶声娇媚入骨,让张啸天更是按捺不住欲火,他把那根又粗又大又硬的宝贝稍为退出,在洞门外擦着唇肉,想让大龟头醮着湿滑的淫水快点没入骚穴中。

被这么大的阴茎插入实在太可怕了,趴伏在地上的叶婉霓,只感到张啸天的大龟头已经强行顶开阴门,大半已挤入她的阴道,里面被顶得好涨好难过,又是空虚又是麻痒。虽然看不到那巨屌,但只插进一小半,里面便已被塞得满满的,感觉真得太雄壮了,光一个大龟头便将自己的两片阴唇迫开到极限。

「不要……噢!」叶婉霓娇喘微微,她的屄穴终于被强行挤开,那巨大的龟头从后整个顶了进来,使她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呼。

「我就要失身于这个粗汉了……可怎么向剑南交待啊!」一丝失贞的绝望涌进叶婉霓心头。灵性未灭的她连忙用双手撑在地上,将身子努力向前移了移,希望借助双手的力道阻止张啸天巨屌的挺进,想让他的大龟头从屄内退出来一点点……可是张啸天整个人趴压在她身上,那巨大黑茎随着叶婉霓屁股的退却向前推进,这样一来大龟头始终未能脱离她的肉屄,反而更深入了一点……叶婉霓感到张啸天的肉屌太过粗大了,象一条木桩一般紧紧地死死顶着自己的肉屄,由于她的肉屄又紧又窄,虽然屄里已经非常湿滑,而且还有大量淫水仍在不停渗出,两片粉嫩的阴唇也已被他的巨大龟头硬生生地大大地分开,但此时大龟头却暂时无法继续前进,两人的下阴就这样紧贴在一起,彼此僵持着。

「太爽了!这不就是梦寐以求的「重峦叠翠」么?」张啸天的龟头被叶婉霓的屄肉紧紧地箍夹着,让它举步唯艰,整条肉棒一时无法完全插入。

「老子肏了一辈子女人,今天终于肏到名器,真他妈爽死了!」他深吸一口气,一股内力运至丹田,准备发力把那根涨得发痛的巨大黑茎尽根没入叶婉霓那极度空虚、期待已久的湿滑嫩穴之中。

叶婉霓的肉屄感觉到大龟头的悸动和力道的酝酿,知道已无法幸免,她幽幽叹了口气,充满着即将失贞的无奈和失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叱喝「什么人?快给老子滚出来!」开口的是「快活帮」长老关皓天。

叶婉霓听到这声呼喊,头脑立时清醒过来。此时张啸天那巨大的龟头已渐渐挤进自己屄里,正待将整条肉屌全部插入,但见正在运气的张啸天听到呼喊声后略为分神,她急忙挣扎着双手用力一推,臀部向前一缩,「啵」地一声小穴终于摆脱后面大龟头的纠缠。

「原来是『神剑门』的钟门主!幸会!幸会!」「快活帮」长老关皓天说道。

「『快活帮』的关长老怎么在这里了?你们可曾见过在下内子?」叶婉霓听出这是丈夫钟剑南的声音,心中又惊又喜。她急忙滚到一边,拉起被张啸天脱下的亵裤。刚才肉屌的挤迫让叶婉霓依然感觉到下身被过度撑开后的空虚,那种感觉是那么勾魂摄魄,「好险!自己差点就陷进万劫不复的境地!」她心中有些庆幸,暗忖道「若是让这鲁大玷污了,自己以后怎么见人?」今天钟剑南的突然出现实属巧合。原来钟剑南接到张啸天的英雄贴后,便准备与妻子一同赴会。临行时,却接到一名侠义道好友的邀请,联手追杀一名远在陕南的江湖败类。为稳妥起见,他让妻子易容与其他同门随后缓行。

诛杀了江湖败类后,他便日夜往临安急赶。这日来到大鄣山下,在岔口突闻一声马嘶,他循声而寻,赫然见及爱妻座骑「小白龙」,心中又惊又喜,座骑在此,爱妻必在附近,便一路觅找,不道却与「快活帮」众人碰了个正着。也巧他来得是时候,才使爱妻从肉欲沉沦中及时清醒过来,免遭张啸天淫辱。

关皓天一直以来对钟剑南颇为忌惮,见他突然出现,又和颜悦色,想是尚未知晓他们追杀叶婉霓一事,暗忖趁他们夫妻尚未见面,还是早走为妙,于是抱拳冲他说道「钟门主别来无恙,我们帮里还有些私事要处理,就此别过。」他发一声喊,「快活帮」众人便跟在他身后,不片刻全部走了个精光。

叶婉霓糊里糊涂差点失身于张啸天,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来,心中一直愧疚自责。兼且衣衫不整,当丈夫与「快活帮」众人说话的时候,她便没有开声,只顾遮掩裸露的酥胸,及至其他人全部走光了,在丈夫声声「婉霓,你在哪里」的催唤下,才娇声应答。

两夫妻别后重逢,不胜欣喜,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当钟剑南听知爱妻被「快活帮」众人追杀并受伤时,他怒道「待以后见到关皓天,我定拿他替你出气。」哄得叶婉霓心花怒放,两夫妻相拥离去。

躲在茂草丛中的张啸天一直等到钟剑南夫妇远去,才悻悻然出来,他懊丧地望着叶婉霓远去的曼妙身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道「这销魂尤物,肉屄确实销魂,刚才心急失手,真是可惜!还好留有后着,今天尝不到你的销魂滋味,终有一天,老子发誓一定要好好地暴肏你,将你玩个痛快!」

=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