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亿博娱乐

当前位置: 主页 > 强暴虐待 >

淫乱大家庭(6~完)

时间:2018-07-05 21:06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淫乱大家庭(6) 外头下着大雨,刚回到家的琼琳撑着伞却湿了一身,正在前庭擦去身上的水珠。 「真要命,这场雨简直要把人吞没……啧!弄得我一身都湿了。」 「不赶快换乾衣服

淫乱大家庭(6)

外头下着大雨,刚回到家的琼琳撑着伞却湿了一身,正在前庭擦去身上的水珠。

「真要命,这场雨简直要把人吞没……啧!弄得我一身都湿了。」

「不赶快换乾衣服会感冒。」

她拎着滴水的裙摆走进房间,脱去衣物换上宽松的裤裙,脑际响起菜市场林太太的一番话。

「我说琼琳妹子,每家都有难念的经,尤其是你那个家。」

「林太太,这话怎麽说?」

「唉呀!亏你们住在一个屋沿下,难道你一点都不知情?」

「呃……你指的是……」

「你可别怪我说人闲人闲语,反正你家那个丽英生性水性杨花,街坊邻居谁人不知。」

「丽英?」

「是啊!我告诉你……」林太太四下张望,凑进耳旁细声的说下去。

「咱们这附近有多少男人没同她好过的。」

「林太太,这种事没凭没据的可别乱说。」

「琼琳呀,你也太后知後觉了,那天我和修水电的阿全还有小王,去她那打牌当着我的面,那两个臭男人跟她打情骂俏的,真当我瞎了眼似的。」

「这……真真的有这种事?」

「听说她跟你家二伯也有一腿呢!」

「啊!真的……?」

这件事着实让琼琳吓了一跳,其实丽英的在外头的事,她多多少少都听说过,真正让她震撼的是她和二伯之间的奸情。

「这岂不成了乱伦?」

当她意识到乱伦这字眼,脑间瞬即飘过爷爷兴奋时的表情,让她感到极度的昏眩,维持这种违反世俗道德的行为,也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尽管她总是以丈夫及小刚为藉口。

但那个老淫魔却像永远得不到满足似的,在她年轻成熟的肉体上尽其发泄兽欲,但有关遗产之事却支字不提,真所谓姜是老的辣,自从她数次跟老鬼云雨缠绵之後,那个死鬼丈夫都不再碰她,这样骑虎难下的窘境,先前怎麽也没想到。

「哎……我一次都没达到高潮啊!」

琼琳抚着下体,怨恨无奈的慾火快将发热的身体吞没,她不禁嫉妒丽英,纵然行为放荡,但对於年届虎狼的女人来说,这方面的需求却有增无减,能瞒着丈夫儿女享受不同的肉棒,该是一件多麽美好的事啊!

想着想着肉缝湿滑了起来,花蕊的深处骚痒难耐,透过裤缝手指搓揉着丰满的阴唇,渴望获得高潮的淫念,像永不止息的流水,自肉穴潺潺流出。

「妈,你身体不舒服吗?」琼琳猛一回头,小刚探头伸进房内,满脸狐疑不安的表情。

「呃……没……没事……我很好。」琼琳吓得头皮发麻,支支唔唔的。

「我看你很难过的样子,你真的没事?」

「是啊!我……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嗯,那就好。」小刚说罢带上门离去。

「糟了,这孩子一定看到我刚刚的样子!」

全身的狂热慾火瞬间熄灭,琼琳花容失色的呆立原处,懊恼自己忘了锁上房门。

「他一定看到了……」

「小刚该不会看到妈妈骚弄自慰的模样吧?」

心里忐忑不安的猜测,羞赧於身为母亲的淫态却让儿子撞见,下体的蕊心隐隐痛了起来。

房门外,小刚并未离去,透过钥匙孔母亲懊悔淫姿尽收眼底。

「这只淫浪母狗……」

「暂时让你坐立难安,不需多久就让儿子的东西来填满你吧……」小刚稚嫩的少年脸上,浮起复杂的恨意,像是爱怜像是嫉妒。

琼琳缓缓收拾好胯下翻开的底裤,望着镜中自己姣好的身段。

「啊……这罪恶的身体需要强壮的男人来抚慰啊……」她右手扶着左乳,哀怨的皱起双眉。

「小刚这个年纪,应该也有巨大的鸡巴了吧?」

「啊……我真是淫乱的女人,这个时候即使是儿子我也会答应的……」房内妈妈对镜自怜的浪态,看得小刚不禁 住呼吸,母亲泛红着双颊、搔首弄姿的风情万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想要夺门而入。

「嗯……好儿子……快……快入妈的穴……哼……」琼琳一边揉着乳房,一边骚着两腿根处,不自觉的幻想着小刚呻吟出声。

门外的小刚把肿胀的肉棒掏出,上下套弄着。

「啊……妈妈……我想干你……喔……」

「嗯……嗯……小刚……用力……用力插进来……」

「啊……妈妈……你真是淫荡……啊……」

「喔……乖儿子……好舒服……嗯……」

两人隔着一扇门,互相痴迷的幻想着彼此的肉体,形成淫靡忘我的不伦地狱。

小刚精门一开,热烫的阳精很快的射了出来,在他的心里彷佛射进母亲淫穴里般感到满足。

午後绽放出阳光,地面还残留一片片水洼。

经过早上放浪的泄过之後,琼琳悠悠的醒来,望着双腿间的污渍不禁双颊绯红,拿起换洗衣物走到浴室前。

「这个时候会是谁在里面。」她轻推未关紧的门扉,向里头看去。

「丽英!」

她不禁再度想起林太太的话,这使她更好奇的探个究竟,丽英的背影玲珑有致,曲线柔美,canovel.com皮肤白皙中透红,即使同为女人仍不由得暗自惊叹,和自己比较起来,显然多了一份年轻且充满朝气的身体,琼琳一股莫名的妒火涌上心头,怨恨的看着眼前充份满足淫慾的胴体。正当思考至此,她已经淋浴完毕,琼琳倏地收回视线躲向墙角。

丽英穿着浴袍全身香喷喷的走出浴室,电铃声忽地响起。

「啊!来得真快。」丽英迅速的奔向大门。

「谁来的真快?」琼琳好奇的跟着藏身大厅屏风後。

「你就是杨老师吧!请进,请进。」

「是的,不好意思,打扰了。」

刚沐浴过的丽英看来更添娇媚,进门的男子高壮英挺,鼻梁上挂付眼镜,的确一副老师的模样。

「你是友恭的母亲吗?」

「是的,唉!这孩子我没好好管教,害老师你费心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

「杨老师你请用茶。」丽英殷勤的递上普洱,弯着的上身若隐若现的露出春光,杨老师两眼被吸住般,直直的看着领口内未穿胸罩丰硕的乳房,丽英发觉杨老师不怀好意的视线,右手掩胸瞬即退回邻座。

「呃……杨老师,这次来拜访是不是我家友恭又做了什麽事?」丽英技巧的化解尴尬,对於自己的失态,杨老师脸色一片胀红。

「是……是的,友恭这学期出席率甚低,操行不及格……这次主要的目的,是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你。」

「什麽问题?」

「友恭似乎有行为上的偏差。」

「行为上的偏差……?杨老师你直说好了。」

「呃……我发现友恭经常在上课期间对女老师自渎,并……时常藉故触摸女老师或女同学的……胸部或臀部……。」面对当前妩媚动人的学生家长,这般提起有关性骚扰的字眼,显得有些难为情。

「有这种事?」

「是的,我担心友恭这样下去会被退学。」

「退学!」

「是的,对了!友恭在生活周记这麽写着。」杨老师将一本蓝色的本子摊开放在丽英面前。

丽英在生活感言一栏念着︰「女人的乳房及臀部,是为了让男人享受奸虐的淫肉,妈妈的身体就是证明。」

丽英不禁当场错愕,但对友恭此等行为她是可以理解的,即使是自己的母亲他也……只是友恭把这些事写成生活感言,使她突然坐立不安,面前的杨老师也着急的想看我的反应吧!彷佛自己心底肮脏淫秽的慾望赤裸裸的被公开般,此时我一定被看成一个淫浪的母亲了。

「这……友恭这孩子……」丽英艰难的启齿,感觉快昏了过去。

「杨……杨老师,这代表什麽意义呢?」

「我想这也是我苦恼的地方。」

「难道……这孩子对我有恨意?」

「不,应该说是某种慾念被压抑着。」

「压抑……?」

或许是自己一味的沉溺淫慾的满足,不曾真正的关心过他,友恭这孩子一向较同龄的早熟……想到这,感到自己愧对了他。

她骤然抬起头,发现杨老师的眼神似乎要看穿自己般锐利。

「我……我不懂你的意思!」

「夫人,我想答案就在你身上。」

「我?」

「是的,也许你在他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尊严受到动摇吧!所以友恭藉着不当的行为,只不过为了表达心中的不满及矛盾。」

「原来是这样……」丽英思量着杨老师的话,也不无道理。

「那麽,退学的事没有补救的办法吗?」

「那也未必……夫人这要看你怎麽做了。」杨老师挪动身体挨近丽英,暧昧的看着她,嘴角不时牵起莫名的笑。

「杨老……老师……你……」

「我早听说这附近的男人跟你的事,今天有幸一亲芳泽的话……嘿嘿……或许我会给这孩子好分数的。」

「你……杨老师请你放尊重。」杨永泽终於露出狰狞的面孔,斯文的外表下隐藏着兽性,左手搭在丽英的左肩将她拉近,并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脸颊。

「夫人,你不想为你儿子赎罪吗?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忍耐不住想和你

性交啊……」

「杨老师……杨先生……请你不要这样……」

「我快晋陞主任了,只要你让我如愿以偿,你儿子的事包在我身上……」屏风後的琼琳面对眼前的骤变,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不可以……你快住手。」

「呵呵……你看,我已经硬起来了,这东西放进你里面很舒服的。」

丽英虽挣扎着杨永择的调戏,亦忍不住诱惑看着掏出的巨根,黑红发亮的阴茎,雄壮的挺立着。躲在一旁的琼琳也不禁盯住这男人的性具,充满力量的暴露在西装裤外,久未滋润的肉蕊瞬即骚痒难挡。

「夫人,你的丈夫早就不行了,你也想要吧!何不让我替你解解渴。」

「杨老师……你……你别乱来,被人看到怎麽得了!」

「嘿嘿……能在大厅上合岂不另有一番滋味……。」

「不……不行啊……你好大胆竟敢在我家意欲奸淫我……」

杨永泽右手伸进衣襟抚着她的右乳,宽松的浴袍不堪粗野动作,上半身凌乱的敞开。

「你的奶子好美呀!怪不得这麽多男人都为你着迷。」

「住……住手……我会叫的!」

「嘿嘿……夫人,你大声叫吧!只会引来其他人欣赏你淫荡的裸体的。」

「不要啊……住手……」

杨永泽解开丽英腰间的带子,将里面一丝不挂的肉体绽放出来,因剧烈的抵抗,双乳摇荡起来看了更让人淫慾高胀。

「哼……你如果不答应,你儿子将来的前途会如何,你心里清楚。」

杨永泽使劲的扑倒丽英,右腿抵在她的双腿中间威胁她就范。丽英被孔武有力的男人压住,冒着遭受奸淫的可能,想起友恭的未来,悲哀的母性本能被激发。

「我……我明白了,我会配合老师的,你要记住你说的。」

「哼哼……夫人,你果然识时务……」见丽英闭起眼不再反抗,他右手覆在丽英的性器上猛烈的揉弄,一旁的琼琳早已抉堤般色慾高涨,胸口剧烈的起伏,左手亦撩起上衣托弄乳房,右手则伸入裤头挖掘蕊心。

此时杨永择整个头埋在丽英双腿之间,双手拨开肉缝,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夫人,你的肉穴好香啊!」

「啊……羞死人了……」

丽英按捺不住花蕊坦裎在男人眼前的羞耻感,臀部左右闪避,杨永泽索性托起她的肥臀,让整个阴户紧贴嘴巴,竖直舌尖进进出出肉穴,丽英虽和许多男人交欢过,但从没尝试这麽大胆露骨的口交方式,难以忍受的趐麻感自花蕊扩散全身。

「啊……啊……嗯……喔……」

同为女人琼琳官能上感同身受,这样的舌奸 入,那老鬼不知对她的肉蕊作过多少回,湿软的舌头滑入穴内,刺激膣腔敏感神经,肉芽会立即充血变硬,对女人来说那是一种升天的快感,一旦持续过久,便会泄身昏死过去,杨永泽深黯此道,可见对女人的身体了如指掌。

「喔……喔……杨老师……你……你饶了我……我受不了……」

「给……给我……快……快把你的鸡巴插进来……求求你……」眼见丽英似发疯般呓语,杨永泽舌尖转攻肛门。

「嗯……啊……杨老师……喔……」

「夫人,你真是淫荡的女人啊!都已经湿透了。」

「讨厌……还不都是你……嗯……哼……」

「你倒舒服了,我的小弟弟现在可胀痛的厉害,夫人,现在可要进去了。」

杨永泽胯下之物比刚刚更大,肉棒周边浮起青筋,景像甚是骇人。丽英见状脸色泛绿,这麽粗大的鸡巴还是第一次看到,深怕自己的嫩穴会吃不消,不由得迟疑起来。

「可……可是……我没被这麽大的入过。」

「你别怕,待会儿就会让你升天,以後你会忘不了我的。」

只见杨永泽扶着阳具对准穴口,沿着肉芽四边摩擦一阵,突然间丝毫不差的刺进肉穴。

「啊……好痛……快拔出来……啊……」

「你忍着点,我这根肉棍可是征服不少女人的。」

「啊……救命……好痛啊……我受不了了……」

丽英嘶喊哀痛,杨永泽充耳不闻缓缓的抽插起来。琼琳一边自慰一边扭动屁股,恨不得代替她尝尝这大号肉棒的滋味,胯下一片湿漉,蜜汁沿着大腿流下,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对淫男贱女,身体火热难熬,突然有人自身後一把掐住自己的乳房,她反射性的往背後看去。

「别回头,你这淫荡的婊子,嘿嘿……我也会让你很舒服的。」这人在颈後吐着气,声音熟悉但一时却无法反应过来。

「你……你是谁?友恭吗?」

「别大声嚷嚷,你不想让他们看到你这付骚样吧!」

说着这男子自背後脱下她的裤裙,压皱纯棉的淡粉色内裤露了出来,他的手自腹前探进三角地带,揉弄着散发出成熟、芬芳味道的私处,琼琳感到前所未有的性刺激,只要一点声响,屏风那头的人就会发现,虽无法激烈的拒绝这不知名男人的玩弄,但此刻她早已沦为饥渴的性奴隶,也无意抵抗陌生男人的侵犯。

「贱女人,这麽快就湿得一大片,真是天生的婊子!」那人边摸遍她的身体,边在耳边嚼着下流的粗语,琼琳感到耳壁骚痒渐渐的淫迷,反倒伸手向後掏出他顶着股间的肉棒,此时此刻她甘心成为玩物,身驱泛滥着原始的慾火。

「嗯……喔……既然认定我是婊子,何不用你的鸡巴惩罚我……」

「骚货,张开你的腿,我现在就干你。」

琼琳恍惚地张开双腿,褪到膝盖的内裤被撑开,男人的手勾住她的腰间,一根热烫的硬物,瞬即猛烈地进入体内。

「呜……好……好舒服……喔……」

穴内一阵充满,肉壁紧紧的包覆闯进来的鸡巴,男人小腹顶着她的双股来回抽送,阴唇翻进翻出渗出大量淫汁,这时的大厅内,丽英已逐渐适应粗大的阳具,双腿缠住杨永泽腰间,紧蹙眉心,舌尖舔着双唇。

「喔……大鸡巴老师……用力…用力干我……我的小穴痒死了……呜……」

「啊……好深……老师你顶到人家花心了……喔……」

「夫人……你的穴好嫩好紧啊……我从没插过这种肥穴……嗯……」

「你喜欢我的骚穴就好……我儿子的前途就……就靠你了……」

「你放心……只要你让我干得爽……一切都没问题的……」

丽英和杨永泽彼此叫浪淫声,琼琳听起来彷佛最好的催情剂,两手不断搓弄自己的乳头,鼻息沉重的倚在男人的肩上,爷爷那老不死的,从来也没用这般推车姿态插穴,原来性交可以如此美妙,她昏眩的对那男人痴迷起来。

「你……你挺会插穴的……喔……我会被你插翻……嗯……」

「臭婊子……干烂你……只要是鸡巴你都会爽的……」

「你说的对……我是个骚货……干我……用力的干我……」

琼琳忍住压低声浪,狂乱的情绪早已弄得一身热汗,男人近似疯狂的抽插,使她骨头都趐了。

她模糊的看着杨永泽将丽英立起,采用女上男下的姿势,丽英如淫乱的母狗,快速上下挺腰,两个奶子大幅度的震动,彷佛要自身上甩开。

「喔……喔……好舒服……好硬的鸡巴……」

「嗯……喔……夫人……我也很舒服……你的浪穴夹得好紧……」

「杨……杨老师……不……不行了……我要泄了……」

「我……也要射……射了……」

「没……没关系……射进来让我怀孕吧……都射进来……啊……」

杨永泽豁然起身,头伏在丽英两个乳房之间,双手紧紧的抱住丽英,一股浓热的阳精深深的射进她的子宫。

此时身後的男人亦使劲的抓着琼琳双乳,加快速度狂抽猛送。

「大鸡巴哥哥……我的身体快溶化了……喔……你好会插啊……」

「淫乱的女人……哼……喔……」几乎同一时间男人热烫的阳精,全数在琼琳体内爆开。

「啊……射……射进来……」

不知过了多久,琼琳缓缓地睁开双眼,无神的看着大厅地板上的那对男女,杨永泽疲累的瘫在丽英身上,痿缩的阴茎流出少许的精液,她突然心头一震,那男人……她倏地回头,那男人还在,相同的昏睡着,她慢慢的将视线上移。

「啊……小……小刚!!」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