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强暴虐待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二零六

时间:2018-07-05 21:06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二零五章 不想强迫她1》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二零七章 不想强迫她3》 随便点了个冷盘,热扬,还有份牛排,今晚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二零五章 不想强迫她1》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二零七章 不想强迫她3》

随便点了个冷盘,热扬,还有份牛排,今晚主要目的可不是吃饭,不过看到对面的高玥,还是胃口大增。她最後还点瓶法国香槟,没想到还喝酒,从没跟她喝过,不知道她酒量怎麽样。

服务员退下後,高玥看下四周笑道「」请你在这儿吃饭,不会不习惯吧?」

「习惯,跟漂亮的女人吃饭,在哪儿都习惯。」我由衷恭维说,不得不说,她脱下那很职业装後,少了点干练,但女人味儿更足了,加上那对长腿,豪乳,绝对是男人杀手。

女人都爱听男人的甜言蜜语,高玥也不例外。她开心的笑了下,回忆似的说在法国念书的时候,就喜欢在法式餐厅里用餐,这儿的浪漫,温馨很吸引我。到这儿用餐,彷佛每个人都融入这个氛围,感觉四处都是甜蜜,心情也会跟着放松,莫名其妙的高兴,感觉幸福。

高玥已经结婚,但听她说话彷佛还是个朦胧少女,憧憬着浪漫的爱情,幸福的婚姻。我静静的听着,脑中却开始转动,这是不是隐约透露出,肖阳没能满足她那颗追求浪漫,追求幸福的心。

想想也没错,就肖阳那头肥猪样,脑子早被性慾充满,根本不可能细腻到观察女人需要什麽,更觉得他配的上高玥。不知是不是嫉妒心作祟,我才会这麽理解,我也不可能问高玥,猜的对不对。

「你不会笑话我爱做梦吧?」见我没出声,高玥突然说。

「不,不会,对女人来说,爱做梦没什麽错,多数时候只有梦中女人的世界才能完美。这对女人很重要,能让女人保持开心,保持年轻。」我照办从书上看来的话说。

这话是以前和妻子闹矛盾时,四处瞎找看到的。不过在妻子那儿没用,她受家庭传统观念的影响,更接近现实派,不会做太多女人的梦,没想到今天在这儿派上用场。

「看来你很懂女人嘛!」高玥眼中闪着光芒说。

「哪儿的话,没事瞎捉摸呗!」我故作谦虚道,心里却爽翻天。

「你每天就捉摸这些?」高玥似笑非笑问,那样子,似乎眼前不是个好人。

即使我有邪念,自然也不会承认,摇头说「当然不是,每天都在认真工作,闲暇时候才瞎捉摸。」

「不用那麽防备,这是私下,不用那麽紧张,像个朋友般聊天就行了。」高玥说。

「这可是你说的,如果我说错什麽,你可不能跟别人说,更不能回报上级。」我说,早就等这话,这样就可以随便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了。

「呵呵!放心吧,不会。」高玥被我的话逗笑起来。

高玥的嘴唇很薄,笑起来能看到雪白的贝齿,细细的眉毛也弯起来。在公司她永远是副淡然神色,很少露出笑容。

「你笑起来真好看。」我由衷赞道。

「啊?」高玥有些吃惊我说出的话,慌乱的收起笑容。

我说「你应该经常笑!」知道不能太急躁,我偷换概念说。

高玥点头,望了眼窗外,街上的车水马龙说「我已经很久没这麽放松,这麽笑过了。」

这次轮到我惊讶,她可能是无意说出,但我觉得这是句真心话,也能让我联想到很多。

反应很快,随即察觉到不对,高玥匆忙解释道「呃,我是说到法式餐厅用餐,感受这种氛围,真让人放松,开心。」怕我不信,念叨我果然还是很怀念这里的气氛。

说话时,我抓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羞涩,这让我有些激动,开心。後面那句话,自然被我忽略了。

正打算假装赞同,服务员进餐上来,等把第一杯酒倒好,招呼他离开。我和高玥边吃边聊,这里的氛围还真适合喜欢活在梦境中的女人,她们的情绪会不自觉被感染,跟着高亢,激情,迷情。

我不时向高玥敬酒,她酒量不怎麽样,没喝多少脸上就腾起红晕,神情有些激动,慢慢吐露真言。我们聊了很多,从微醺的她嘴里套了很多话出来,不过她还没醉到那个程度,很少聊和肖阳的事。说的多的,是她在国外念书的趣事,说有很多法国帅哥追过她,但她都没答应。这话我信,凭她的美丽气质,走到哪儿都会有蜜蜂蝴蝶追着,在公司要不是有肖阳挡着,恐怕每天她收花都会收到手软。

还说像个小女孩般的花痴过,不过那时害羞的她,一直都不敢去表白,还小声说现在後悔了。让我有点目瞪口呆,还为那位不认识的仁兄可惜,多漂亮的妻子,就这麽莫名其妙的丢了。

到後面,不知是酒精的关系,还是高玥早把这些问题藏在心里,她还问了我很多事。说什麽看得出我和妻子关系很好,妻子肯定很幸福之类。

我都笑着打太极,趁机打探说她这麽漂亮,肖主管一定也很疼她。得到的是勉强挤出丝笑容,看起来有些伤感,无处诉苦。

可能是我们的关系还不够,高玥最终什麽也没说。不过我已经领悟到了,感觉很兴奋,不怕你孤独寂寞,不幸福,就怕你无缝可钻,只要有漏洞,就会漏水,就有机会。

我识趣的不在提这种话题,尽量找开心的事说,还把这些天在网上学会的笑话讲给高玥听。逗得不她时大笑,胸前那对颤动的胸器,差点闪瞎我和四周男人的眼。

这顿饭吃的还算开心,香槟被喝完,其中大半是高玥喝掉,我从中闻到点借酒浇愁的味道。

=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