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强暴虐待 >

疯狂做爱的滋味

时间:2018-07-12 17:11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C字裤 超薄型保险套 费洛蒙香水 颗粒螺纹型保险套 多功能电动按摩棒 逼真老二棒 G点高潮神器 调情震动棒 无线快感跳蛋 遥控玩乐跳蛋 AV女优自慰套 充气性爱娃娃 真人比例娃娃 前列

C字裤

超薄型保险套

费洛蒙香水

颗粒螺纹型保险套

多功能电动按摩棒

逼真老二棒

G点高潮神器

调情震动棒

无线快感跳蛋

遥控玩乐跳蛋

AV女优自慰套

充气性爱娃娃

真人比例娃娃

前列腺刺激器

强精持久套环

加强加粗加长套

AV女优爱液

後庭润滑液

AV女优按摩专用棒

猛男穿戴变身装备

SM激情装

後庭刺激探勘

性感丁字裤

角色扮演服

我是一个来自东北的女人,家里只有我和儿子两人。我离乡背井陪儿子到这城里来求学,所以从早到晚只有我同儿子相依为命,日间我在医疗中心做事务。我高大丰盈,有着东北妇女的豪放和直爽的神态。

想当年曾有多少男人被我迷住,今虽43岁了,我自信仍有着丰腴性感的成熟女人身体,细皮白嫩的,一对高耸的乳房,胸围最少有36寸。虽然我的腰是粗了点,但有那36寸的屁股,又圆又多肉,还很具有诱惑力。我平时没上班时特喜欢穿紧身低胸的衣裤,因它能更突兀出我那对性感颤动的乳房,贴身的紧身裤则清晰地勾勒出我臀部的轮廓,圆卜卜的……

俗语说:「三十还好过,四十最难熬,五十更要命。」这是形容妇女在这个年龄的期间,一旦失去了**时,是最难受、最难熬的时刻。这个形容,可能有很多人认为是夸大其词,不予采信。但是,凡是尝过性生活十多二十年的已婚妇女,一旦突然断却,那种难熬之情,决非局外人所能了解的,所能感受到的。

我,就无法做得到,无法忍受得了。因为我的血液中,天生就有那热情、豪放,以及潜伏着淫荡、性慾强的因子。若长时间没有男性的抚慰,一定会饥渴,乾枯而死去。如其这样被折磨煎熬,毫无价值,真想放开胸怀,好好的去享受一番。

记得那天,我在工作岗位和朋友聊天,他也过来和我们一起聊了一阵,後来我的朋友回去她的部门了,只剩下我和他。我和他谈些工作的事,比如派驻去哪里了?什麽时候过来的?我的工钱啦之类的一些客套话,最後他又说:「一个人在这,会感觉寂寞吗?……"

我说:「是呀,有什麽办法呢?」

他也不知怎麽回答,只说:「那我能怎样帮你?」

我说:「我有时真的感觉得好寂寞的",接着又说 」你有空可以来陪我聊聊天,解解闷呀。「

从普通的寒暄聊到有没有异性朋友,我们很快从陌生人聊成了熟人,话题也从泛泛走向深入。於是我们几乎是一拍即合,如果不是当时时间不允许,我们几乎就要立刻见面了。

於是我们商定在我家见面,主要是只有那时我能拿个下午休息空假。经过漫长的等待(实际上只有5天,但在期待中的我心中是如此的漫长),那天终於来临,而他也开车来到我家的楼下。

我站在楼上,看着四周穿梭来往的人们,心里不停的想着他的模样,甚至还盘算着见面後应该怎样引诱他,刺激他……

大约1分钟後,他摇了个电话上来:「我来了,你准备好了吗?。」准备?我的心彭彭的跳起来,是准备吃他,还是准备给他吃?

我很期待今天,五官、头发都精心修饰过,身上撒了淡淡的香水。我还特别穿了一袭无袖露胸短衣裙,裙子下摆长及膝盖上三寸左右,短短的有点迷你裙之风味,粉腿大部份裸露在外,还隐隐露出那极小的红色三角裤。露胸短衣内虽戴有乳罩,然而白皙的颈项及酥胸连丰满的乳房,大部份清晰的暴露在外……

他一进门,才关好房门,窗帘都没来得及拉,我便背对着依偎到他怀里。他顺势搂住我的腰,吻我的後颈。他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双手绕过来摸我的脸,我一边吻着一边说:「你喜欢我呀,想我吗?。」

他说:「辉,我想你,你这麽性感……」还嘴里低声的问我:「你是不是也很想啊?」

「当然想了。」我一边吻她,一边挑唆地伸手往下面去摩擦他长裤的前部。

他很热情的低下脸吻我的颈项、耳、及酥胸,我嘴里已经开始咿咿呀呀的呻吟,搔弄得我立刻想伸手去解开他的裤子。没想到还没挨到衣服,他忽然一下挣脱我,笑着说:「我去厕所。」转身立刻就进了浴室。

我不管他,自顾靠在床上,打开电视等他出来。片刻,他出来了。外衣已经脱掉,还穿着长裤。我马上凑过去,把他抱住,伸手拉住他的手伸进我的衣服里面去,按在我那硕大肥满的乳房上,直接摸我那高傲的前挺的乳房。

他一边紧紧抱着我柔软的身子,手在摸我的大奶,还把火热的嘴唇轻轻的触碰我的一只耳朵,一边轻轻的叫着我:辉……辉……我也温柔的抱住他,开始亲他的额头,接下来是脸颊,嘴唇,耳垂,脖子,。

他一看我已有点进入状态了,便揭开我的裙,把托着乳房的罩杯往上一脱,露出两个我那白白嫩嫩的丰满肥大巨乳,暗红色的奶头,随着的呼吸荡来荡去的颤动着。

「哇!你的奶子真的好大呀!怪不得你的胸前看起来总是那麽丰满。」 他惊叹道,接着,嘴唇停留在我那丰满的乳房上,一张嘴含住一边的大奶头,又吸又吮,又舐又咬,另一手也不停的揉搓着另一个巨乳及乳头哩!

这一阵摸捏吸吮弄的我媚眼微闭,浑身火热酥软,不停的从口鼻中发出了呻吟,娇喘,嘴里频频发出轻微的呻吟声:「嗯……嗯……你刺激我呀……」。小穴不禁一阵骚热,淫水直流。

他一边吸吮,一边把手伸进我的内裤子里面,摸我那毛丛丛的骚逼,里头那阴毛丛中的阴唇已很热,早已溢满淫水,而且骚水潺潺流下了,小内裤也是湿漉漉的。

他摸着,疼着,我的阴部变得更热,流得更多淫水了,而我也不停的呻吟,两颊绯红,呼吸也变得急了。

於是他再也不客气,,用一个中指慢慢拔开我的大阴唇,往阴道里摸。穴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淫水,被他挑得吱吱响。他又惊叹道:「辉,你淫水好多哦!」

「你不喜欢吗?」 「我就喜欢你这淫水多,淫水泛滥的骚逼!」

我被刺激得不行了,他接着又说,「你把内裤脱掉,我来疼个你更爽的」

我於是把衣裙内裤子脱了下来,躺在床边,摆出诱人的姿态诱惑着他,双腿向两边大力张开,双手移到因为性慾高涨而肿胀的骚屄摩搓着。然後用手指拨开浓密的阴毛,把阴唇向左右用力扒开,露出鲜红的肉洞,骚骚的说道:「嘿,我刚洗过,看到没有?我的逼美吗?」

他仔细的观赏着我成熟动人的浪穴,四周长着又黑又密的阴毛。我肥美的大阴唇闭合在一起。两片湿漉漉的小阴唇也长得特别硕大美丽,艳红的小肉缝紧闭着,只有那颗小豆豆含羞地从肉缝中探头出来。屄腔内深红色的屄肉,正一张一合的流出淫水。

「喔……辉…好肥大美丽的阴唇……你的逼真美妙诱人啊……穴口还这麽紧小,原来你是破腹产的」他发出由衷的赞叹的。

他兴一起,迫不及待的趴在我的双腿间,抱住肥臀,把头埋在我的阴户,伸出舌头挑开阴唇,在肉缝里仔细的舔,还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取密汁,舌尖对着流出的骚水舔食起来,那嘴唇周围突出的胡须刚毛不停的刺激着我的阴唇和穴口。

「嗯……啊……你好会……舔……我的逼……嗯……舔得……我好舒服……喔…喔…哦好痒……好刺激哦……哦……这样……太……爽了……哦……要…爽死了……」我又淫声浪语的呻吟起来。

他更伸出手指插入了肉洞之中,并不时的用姆指与食指揉捏着阴核,我给他这突来刺激的一击,乐得低声淫叫了出来,不住哼哼,腰也扭摆得更加淫荡而有力了,湿润黏稠的淫水也不停的流出,黏的他满手都是。

他的手指在我的阴道里一进一出地抽送着,没几下,他的手指上已全是亮晶晶的黏液,乳白色泡沫状的黏液随着手指的抽送不断地从阴道口泛出,把我两片硕大膨涨的小阴唇弄得湿漉漉的。

我骚得忍不住夹紧两腿,把他的头紧紧夹在两腿之间。他却更加狂乱,按捺不住,大口吮吸着我那两片肥大的小阴唇。我感到又骚又痒,连声惊叫:

「哦……哦,好……这样……亲爱的……你把我……弄爽了……你弄得我好爽……嗯……嗯……嗯……」

「啊……啊……」我感到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丰满的乳房不停的颤抖,心胸在急剧起伏跳动着,突然像触了电似的,身体拱着,腰身痉挛着,一阵阵抽搐起来,久仰的高潮散布了全身。

我张开了那双勾魂的媚眼望看我,口中喃喃呻吟道︰

「呼……太刺激了……你……你弄得……我爽死了……我每个星期都要……你让我爽……好吗?」

我受不了了,起身蹲下身子,主动地把他的长裤内裤全一把拉了下来:

「让我也给你爽吧,」

顿时,他变得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个子一般的他跨下竟挺着一条勃起得又粗又长得吓人,龟头凸胀的肉棒!我看呆了,伸手抓住它叹说:「哇!你这儿好粗长呀!!」

他说:「你喜欢吗?」

我说:「好喜欢你这大鸡巴!」便张开嘴将大龟头含了进去!

我的嘴又舔又吮,舔得他舒爽极了,大阴茎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青筋暴露,霍霍抖动涨的到了极限,赤红的龟头如同一只小拳头。

他弯下腰去抓住我的两只丰乳,一边揉捏着,一边享受着我的舔又吮。我时而温柔时而狂野的吮着舔着,甚至将整根阴茎全含进去,用舌儿裹缠着不住的吞吐,弄得他快感连连呻吟不已。

「好!你现别再舐我了……来吧……我要你跨上来……插进来……快嘛…」

我催他赶快上马,捏弄阳具的手,不停的一拉一拉的把阴茎往我阴道里送,我想我那时的骚浪样子一定是像等不及似的。

此时我翻转身过来躺下,他站立在床边,分开我那双腿之後,用手架起我的小腿搁在肩上,提起大鸡巴,用大龟头对着我那溢满淫水的阴唇逗弄着。又在阴核上不停的来回磨擦着,有时无意间的将大龟头轻轻地插入小穴中,然後又再将大龟头抽出,再上下来回磨擦着阴核小穴口和小阴唇,右手也在我的乳房上揉摸着,有时也用手指轻轻的在乳头上,不停地揉捏着。

这时我已被他逗弄得骚痒难忍,被他磨得淫水四溢,不断地流出了洞口,我的臀部不停的往上挺凑着,两片阴唇像鲤鱼嘴般张合着,像迫不及地要觅取大鸡巴,口中再也忍不住的淫荡的哼叫着:

「别再磨了,人家要嘛……人家里面好痒……快插进来嗯……嗯」

他却把大龟头不停地顶在我的阴蒂和肉穴上磨弄,令我更加淫痒,两腿不禁伸缩抖动,口中喃喃呻吟:

「哎……要死哟……别耍嘛……哦……呀……快……快插进嘛……哎……唷……喂……呀……我……难受死了……别再逗我啦……哎……呀……快呀……快插我吧……我痒得……忍不住了……求求你……哦……哦……别再刺激我啦」

他看到我的淫态,我那迷人骚痒的淫态,却偏不全插入我的小穴,提着自己的鸡巴,只让大龟头进入小穴口,停一停,又抽出,又再塞进……

「我……好痒……好难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逗我了……」

我发浪地喘息着,发出喃喃呻吟的声音:「来吧……全放进来吧…好嘛…」

他故意问:「来什麽?美人。」

我用那淫荡的眼睛看着他,蹶着嘴说说「要你放进来嘛!」

他又问:「放进什麽?」

我见他故意逗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左手拨开阴唇,将屁股大力地顶向他:

「……我要……要你……把你的大鸡巴放进来,狠狠地插进来……」边说边

摇动我的屁股。

「插进哪里?」他突然用力将鸡巴挺进去一点。

「啊……对……对了……」我终於受不了呻吟起来:「嗯嗯我…嗯好痒……好难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刺激我了……快全插进逼来……狠狠地干我……」我用带点生气的语气喘着说。

是时候了!我低头看着他那根粗黑的阴茎慢慢插进了我的浪穴中中。这是我三年第一次碰上除了老公之外的鸡巴。一根比我以前那几个一米八的东北男友和老公更粗更长的鸡巴!

当他将他的大龟头再插入我的穴内时,我的小穴内冒出了许多淫水,我禁不住全身摇动,嘿哟嘿哟的叫着:

「喔……喂……哥呀……大鸡巴……塞得好满……哎呀……我的逼……够紧吧……喔……喔……」

「我好喜欢这麽紧窄的骚逼了」他慢慢地将肉棒插进我的阴户内後,又将肉棒缓缓抽出,快要抽出到穴口时再慢慢地挺入,我也悠悠地享受着那久仰的阴道涨满的滋味……。

他突然屁股一沉,整支肉棒一下子操入,齐根而没入我的体内,把子宫颈捅得一个翻滚。我控制不住地猛地脸向後反,浑身一阵乱颤,十个脚趾抽筋似地勾着,乳房一个劲地拌颤, 半天上不来气……天呀……顶得好深……好过瘾……爽死我了……

紧接着,个子很一般的他竟把六十多公斤的我整个人抱起,就站着携举抱住着我的臀部,暴长如铁的肉棒插进我窄紧水浸的肉道中,在房里转了几圈,一边挺动,上下直进出的插干着。

我也自动的用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双脚套在他腰间,嘴也吻上了这哥儿的双唇,嘴里娇哼。对他的这个新姿势,很是感到新奇喜爱……

「快喊!我就更用力顶你」 他使劲全力操顶着,狂喊着。

天呀,平时看起来文静潇洒的他,做起爱来是那麽勇猛粗暴,还举住着我的臀部往墙顶撞,使鸡巴捅得更深,宫颈也被龟头撞得更狠,哗!好刺激!!

我像失去频率的狂挺着我的腰,狂浪的喊着:

「哎哟,哎哟,顶到了,要你,要你……我要你,喔,捅到子宫了,喔 受不了了,顶我,顶我……-哎哟……哎哟…… 干我,干我,干我!喔,干我!!」我忘情的附和着……

子宫被顶撞得麻酸痒俱有,大肉棒干得我很快阵阵高潮就涌上心头,那舒服透顶的快感把我推向另一波的高潮,

「喔呀……,喔呀……,好爽,喔呀,喔呀……」我在高潮上喔喔咿咿的淫叫着。

「只一个仙人带鼓,你就到了啦,你脸好红哟,高潮的表情好迷人,你还要吗?」

「喔 可以……我还要……再干我多些……」 我颤抖着吐着气,脸儿布满了红潮。

他把我放回床上,淘气的把淫水湿透的手指摆在我嘴里,要我舔它:「看,你好湿喔,来,尝尝自己的味道」 接着再次吸允我那冲血尖挺的乳房。

我忍不住了,只觉得穴里越来越热,快感越来越强烈,不禁一阵头晕目眩,两手一把将他的头搂住,推向我的下体:「亲它,我还想要」

他将舌头抵进我已再次淫水沸腾的美穴:

「辉,你的屄屄真的好美!嗯……淫水也好骚香可口……」

我禁不起他的挑弄,双腿张得大开,让他全神彻底的舔噬我那瘙痒的穴洞,并淫荡的叫着:

「啊!,哥呀……你别再舐了……我……难受死了……心里面好痒……屄里面更痒……乖……我要你跨上来……再把你……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快嘛……心肝……」我慾火更炽,捏弄他的阳具的手,不停的一拉一拉的催他赶快上马。

「喔……喔,别再刺激我了……干我,再干我,别逗我了,我还要,再插进来呀!!」

他把我的臀部移到床沿,把我的双腿都架到肩上,腰胯一挺,整根鸡巴一下子狠操进入我那湿淋淋的逼里。我顿时感到它的大鸡巴像一根烧红的铁棒一样,插进小穴内,火热坚硬,龟头棱角,塞得阴户涨满,宫颈被大龟头狠狠地一捅,差没把我爽得灵魂飘出了壳,不禁「噢……」的一声,控制不住地猛地脸向後,浑身一阵乱颤。

我发出一声声极为舒缓的呻吟,眼睛迷离的看着他说:

「哦,它好粗喔……好长喔……插得好深……喔……喔」。

他没有回答,开始缓慢而有力的抽插。尽管动作不大,可是每次插进我拿全是淫水泛滥的阴道里还是会发出一声声响亮的唧水声,听起来极为淫荡刺激。

他一边插一边问我爽不爽?我哼哼着回答道:

「嘿哟……嘿哟……爽!……爽……爽死了……」他加快了抽动的速度,一边以极快的进出速度动作,一边再次问我爽不爽。

在狂插一阵後,他又恢复了先前的缓慢。我缓过气来,睁开湿润的眼睛,手爱怜的抚摸着他的脖子,嘴里呢喃说:

「啊……真好……好久没爽过了……你呢?」

这时,他故意将鸡巴拉出,把淫水湿透的鸡把摆在我嘴哩,

「来,吃,试试你自己的味道」

我顺从的打开嘴,柔顺地将肉棒含入嘴中,轻轻摆动着自己的头,卖力吞吐之外,灵巧的小香舌不断的绕着大龟头打转着,还不时张眼妖媚望着他。

他那如烤红了的大铁棒的肉棒上布满了淫靡的光泽,他握住肉棒骄傲的在我眼前晃晃,还把大龟头往我的脸敲了一敲,说:「今晚,你睡时,会记住这大鸡巴的样子吗?」

「嗯,嗯,……」扶住他的大肉棒,我没回答他,只忘情地吸吮着舔弄着,我太喜爱他的大鸡巴了。

接着我吐出龟头,用手握着鸡巴,侧着脸把他的一颗睾丸吸进小嘴里用力地用小香舌翻搅着,含完一颗,吐出来又含进另外一颗,轮流地来回吸了几次,最後张大嘴,乾脆将汉两颗睾丸同时含进嘴里,让它们在肉棒上早已布满了淫靡的光泽,互相滑动着。

他爽得不住紧抱住我的头,「哦……哦……」作声。「啊……好棒……好舒服……辉……你真有一套……哦……」他可能是头一次尝到这种滋味,高兴得大叫,他那个大龟头在我舔吸後,变得滑溜溜地,而且还渗出了一些分泌物出来,我拚命不停地吸吮,舐咬着它,而乐此不疲。

他低下头去吻我的唇。我也不躲避,张开嘴,伸出湿滑的舌头让他吮。我们拥抱一起坐在床沿,狂吻了一阵之後,也算休息够了,他决定又再次冲刺。

他让我翻过去,趴在床上,屁股翘起来的,湿漉漉的小穴正好在跪着在他的阴茎前,他扶住我肥大的屁股,很轻易的就从後面操了进去。这个姿势使他较省力,所以他操得更激烈。鸡巴也插得更深,次次大龟头都能顶撞到子宫……

他的下身一个劲的猛操,阴囊拍打着我的阴户,阴茎每次抽出时都带出大量的蜜汁。肥大的屁股被他那粗大的阴茎操得前後摆动,子宫在里边被操得打滚,那种强烈的快感刺激得我快受不了了。我趴在那里,嘿哟……嘿哟……一声接一声的叫唤,混合着他的小腹撞击我的屁股和阴道里发出的叽叽声,充斥了整个房间,也充斥了我们的全部身心……

从背後插进的快感要远远强烈於正常体位,我太喜欢这个姿势了,我忘情享受着这粗暴的冲撞,双唇微张,双眼微闭,身体越来越性感的扭曲着。

疯狂的狂插一阵後,我担心他会消耗过度,便提仪让我主动。我要他躺在床上,我站起身来,双腿分开蹲到他的肉棒上方,一手扶住那肉棒,对准自已的肉穴,一坐到底。直挺的阴茎再一次猛烈的插入我的骚穴,一次一次随着床的震动下直捣我的花心。

我以前是很喜欢这狂野的姿势,因它能让我控制鸡巴插进的深浅,但他不太喜欢这姿势,没一阵子後,他便起身,抱住我的臀部移坐到床沿,这样两人都可以主动地操插。他说这样他的鸡巴能顶得更深……真的,这坐势果然使龟头次次都能直顶花心,好不刺激!

我的身体继续剧烈地上下运动,头在不停地摇,我的乱发,遮住了半张脸,披肩的秀发象奔腾野马的鬃毛一般飞扬,双乳在胸前疯狂地跳动,热情的唇翻滚着淫荡的吼叫声,美丽的乳房上下无规律的摇动着。他也附和的把鸡巴用力向上顶,使龟头不停的磨、捅着我的花心,两人都进入近乎疯狂的境界。

这时,他看了看时间,说:「我看我们该停了吧,……我应该离开了」

我急了,忙对他说:「别急嘛,孩子没这麽快回来,再操我久一点……」

「可我已操了你要四十分钟了!」

「不,我还要你继续操我,再继续嘛!!」我苦苦的求他,不肯罢休。

「好吧,那我们在床上来个最後冲刺。」说完,他要我下来躺在床上,他跪在我大腿间,顺手拿了一个大枕头,垫在我的肥臀下面,将我的两条大腿分开抬高到肩上,手握大鸡巴,先用那大龟头顶住我的阴核一阵研磨,只磨得我浑身奇痒无比,加杂着酸麻、酥痒的味,说舒服嘛!又难受。

「哎哟,你别逗我了,快点插进来!」

他也想快点完事,於是,对准我那阴道口,腰用力往前一挺,「噗滋!」一声,大龟头应声而入。他向下压着我,双手握着我的豪乳猛力的搓揉,屁股则疯狂粗暴的猛插干。

我又被干的欲仙欲死,「扑滋、扑滋、扑滋!」性器交合抽插时发出的淫靡声,他急促的喘息声,我嘿哟……嘿哟……的呻吟声,在房中回荡.

我更加肉紧,情慾高亢,粉颊绯红。急摆肥臀,把饱满的小穴紧紧的套弄着大鸡巴。他双手不断玩弄我的双乳,深红的乳头被他揉捏的硬胀挺立。我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屁股用力往下按,好让大鸡巴更深更快的抽插骚穴。我媚眼翻白、樱唇半开、娇喘连连,阵阵酥痒传遍全身,不由得疯狂的向上挺动肥臀,贪婪的取乐,我的脸颊想一定充满了淫荡的表情。

好一阵後,我已被操得香汗淋林、神志迷糊的淫声浪语呻吟着:

「哎呦……哎呦……好……好舒服……好……好痛快……哎呦……哎呦……你……要……干……干死我了……哎呦!……我受不了……喔……喔!喔!……好美……啊……好……好大的鸡巴……用力……快点……再用力……啊……不行了……啊……啊……啊……我要泄了……啊……又来了……啊……好美……啊泄了……」

我自己也不知当时曾淫声浪语,他过後才提起说我当时真的喊得好骚。

「噢呜,喔,我也要到了,……呵呵……我要用力……操死你喔……喔喔」

他使尽力抵进最後一击,我也像是爆炸的太阳,一鼓狂流冲击我俩的身体,我疯狂扭动那曼妙的身体,歇斯底里呐喊着,「啊 哦 我, 喔,呜,继续顶我呀,喔……再干我 ……我还要!!」

当他顶住我的子宫,喷出那滚热的精液时,我紧拥着他大声呐喊,

「喔,我好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干我……喔……喔……干我……」

我躺在他身边喘息着……张开双腿让他看着我沾满淫液的屄屄,慵懒的告诉他:「你真好,我好喜欢你……我以後还想要……」

「你真得很耐操……你喜欢我的哪儿?」

「喜欢你棒……操得狠……喜欢你的鸡巴大,鸡巴长,只有你才能把呵呵得那麽爽!」

自从开了「戒」,吃了「荤」的我,每自回到家中,心里时常想念着他,茶饭不思,心神不宁,坐立难安,晚上也难以安眠,小穴也骚痒难忍死了,好不容易挨过了一个星期,实在忍无可忍了,本想打电话到他的办公室去,想不到他居然打电话来了,还给我发来了一封电邮,里边有一附件是他写关以我们相见的文章。我内心的那份高兴劲,是有多兴奋快活啦!我立刻回了几封电邮给他:

「你的文章我看了,写的太真实了,你应该当个写作的作家,因为你太聪明了,文章写的太好了,就像电影一样,你应把你一生发生的事写成小说,看起来回味无穷,我真的没想到你写的这样好,我等着看下一部的连载,我们俩一起表现,你会写的更好和刺激,好了,晚安,再见,明天见!」

「我真的是好喜欢你呀,因为你太有挑战性和刺激性,不做不知道,你真的好棒呀,太叫我回味无穷,一夜没睡,在回味你给我的刺激。今天往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明天上班吗? 晚安!」

「你太有戏剧性了,我们以後不能出差错,我必会令你满意而归,因为我们有缘。你对我太好了,我真的很感谢你。在这处,以後的日子里,有个对我这麽好的你,有你这麽棒的性的关心,我很是感谢不尽。你的东西够好够大,使我太高兴,太爽了,实在忘不了你,天天想你,天天做都高兴;但这是不可能的,因各自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你每当想我的时侯,就可以找我在一起!」

环境和时间使我俩好难再约好见面,终於在一个周末,我有个机会能自己一人在岗位加班,於是便约好他傍晚在岗位见面。

开了後门,让他进入一个有小睡榻的房间,我们就紧紧拥抱在一起,热情的狂吻,然後宽衣解带,一起拥抱躺在床榻上,互相爱抚着对方的胴体,还开了两罐黑啤酒来增加气氛。

「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我是日也盼,晚也盼,今天总算等到你了。」

「我怎麽会把你忘记呢?像你这样风骚的少妇,人家想还想不到手呢!尤其你又能带给我那麽至高的乐趣和享受,那麽耐操!」

「真的?宝贝,你没骗我吧?」我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

「真的」

我喝了口啤酒,一把搂住他,一边把自己的衣服脱下。说:「我要你!」

还帮他把身上的衣脱了,主动地伸手扶住他那半勃起的肉棒,这令我醉心想念的肉棒,曾让我欲仙欲死的大鸡巴,现终於等到你了!我忘情地吸吮着、舔弄着,看着它涨大到了极限,在跨下抖动不停……

他也喝了口啤酒,也一面放肆的吸允我的乳房,用舌尖轻舔着它,慢慢含在嘴哩玩弄着。

乳头被酒精刺激着,再加上被吮吸的快感,可不是能轻易忍受的,我啊的娇哼一声,满足的看着他,轻声说:「啊……你轻点……别吸出印来哦……」

他才不管呢,一边不停的吮吸,一边伸手从我的屁股後摸进去,立刻发现我已是湿得到处都是了。

他一边把手指插进我湿润的阴道里抽动,一边明知故问的问我:「怎麽又那麽湿了……是要吗?」

他又问:「辉,怎麽样?爽不爽?」

我一边哦哦的哼哼,一边摇头说:「太细了……我要粗的……」

他在我耳边吹着气,告诉我说:「 快,说干我,快!」

我不知是害羞,还是濒临高潮,潮红的脸,性感的令人血脉喷张。

「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喔!快进去吧,嗯……喔……」

「那快说,干我,快!」

我急速扭动我的腰,顶着将它的手刺入我的花心,放浪的叫着,由呻吟到嘶吼……

他故意将手拉出,我狂喊着:「不要……我要,不要出来,我要你,要你那个……要你啊……快把鸡巴插进来!」

「说,干我!快!」他又把手又插进阴道口。

我真的受不了了,用手拉着他的鸡巴,对准淫水不停向外流出的阴道口,

「喔!是要你这个,喔,要你这粗大的,嗯喔……」

他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将我按在睡榻上,一脚站起身在榻旁,另一只脚踏在床上,扛起我的一条腿在肩头,挺起粗大的鸡巴,狠狠地顶入我的湿滑的屄眼。

他扛着我的大腿,捅得可凶狠,粗大坚硬的大鸡巴疯狂地顶撞着我娇嫩的子宫口,顶的好深好深,阴部被撞击得啪啪啪的响着,捅得我不住喊叫……天呀!怎一开始他就这麽狠的操我,我爱死这麽狂野做爱的他了。

他越操越狠,扛着我那个大腿鸡巴捅向左边,转向右边捅去,还把扛在肩头的大腿推向我的胸,以便鸡巴能更深入的捅撞我的花心和子宫。操得这麽狠,连睡榻也被推得左右移动,操得我的耻骨和阴核都隐隐作痛。

接着,他把我转过身趴在榻垫上,将屁股抬高和身体成九十度角,他站在背後,以我最喜欢的狗交尾姿势来操我。哇!这招特刺激,我趴在榻垫上足足被狂操了有五六分钟,操得我披头散发、香汗淋林、淫声浪语的呻吟着。

辛好,他停下来喘了口气,我也趁机躺下,和他喝了口黑啤休息。他又突起了坏主意;含了口啤酒,然後往我的阴道口亲上,竟把那口啤酒吐进阴道哩!

只觉得一阵骚热攻阴,好不刺激!

他紧接着腰一挺,把他那还坚挺的鸡巴一口气的插了进阴道去,狂呼道:

「哇!好火辣,哦……这才是真正的辣妹,辣逼……哦……」跟着就狂操起来。

正当我忘情的享受着大鸡巴在阴道里的抽插,子宫颈被龟头猛顶的快感时,他突然停下,说道:「糟!你的逼被呵呵出血了」抽出来的龟头沾了些鲜红的血丝!

「可能是你今天操得太狠了,把宫颈给撞伤了」我无奈的回答。

(过後,我和女友在闲谈提起时,她还取笑说我的男友的鸡巴定有把利刀。她又怎知道他的鸡巴是那麽粗大凶猛呢……)

这时,他用贪婪的眼睛看着我的白嫩的粉臀,垂延欲滴地说道:「辉,那就让我插你那可爱的屁眼吧!」我边说边用手捏摸着他的肥圆的白嫩粉臀,并用手指轻轻的揉弄着臀眼。

「哥呀!你的鸡巴这麽粗大,我怕会受不了的……」看见他那粗硬的大阴茎心里有些担忧着,我其实也跃跃欲试,想知道那是什麽感觉,又为了要讨得他的欢心,也就不忍拒绝。

我接着道:「好,我就答应你,不过,你要慢慢地往里插,因为我怕痛!」

我於是再把屁股翘得更高,双股分得更开,上身趴在榻垫上等待……

他轻轻舔过小穴後,舌头慢慢上移,轻轻划过肛门,

「啊……啊……天啊……哦……啊……啊……」

当舌头缓缓分开肛门的嫩肉,我快活得几乎升了天,做梦也没想到舔肛竟是这麽爽的。我呻吟着,摇晃着肥厚的大屁股。

原来他早已有准备,只见他从小手提袋里拿出润滑乳,在我的屁眼四周搽了很多的润滑乳,手指开始探索肛门,将其深入,围绕肛门轻击,再用手指在菊花洞口来回进出,给我带来无比的快感……

他还拿出安全套戴上,安全套也只能盖住他肉棒的四份子之三!

他起来扶住我的臀部,将龟头顶在了肛门上,他温柔的告诉我,其实肛交是很爽快的,只要试过,我会很快就喜欢上肛交。

我听到这里,不由得手一松,於是屁股後面那涨鼓鼓的肉棒终於顶在流满阴道淫水和润滑乳的屁眼上,「啊……」随着龟头慢慢顶开紧闭的肛门,我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和矜持,如同一条发情的母狗趴在床上,高高翘起丰满的臀部。

我只觉得屁眼里一股便意直冲神经,肛门内的肌肉似乎在用力的想把他的肉棒给推出去。但她的肉棒继续往里推进。龟头上的肉楞硬硬的直刺激得直肠壁生疼。每移动一下,都觉得浑身机灵一下。那种不知道是疼,还是快乐的感觉让我真受不了。我想叫停,但又不能喊出口……

当肉棒全部顶进肛门并开始缓缓抽插起来时,快感从後面一波波传来,我咬着下唇,呻吟着晃动着雪白的臀部,收缩着屁眼,不断夹紧那粗大的肉棒,享受着肛交所带来的无限快感。

我疯狂的摇摆臀部和不停收缩夹紧的屁眼夹杂着嘴里断断续续的呻吟。渐渐的,顺着淫水,肉棒在屁眼里越插越快,我低着头,青丝垂地,雪白的大屁股越摇越厉害,并配合着肉棒前後运动着,嘴里也开始发出淫言乱语:

「啊……啊……天哪,啊……啊……操得这麽快……啊……快啊……哦……原来操屁眼是这麽爽的……啊……啊……快……哦……不……不行了……啊……快要……啊……」

屁眼终於被他操了,而且我很快就达到了高潮……噢。

「……好爽……原来你的屁眼是这麽好干的……是这麽爽……」他吼叫着,下体猛烈地撞击着我白嫩的臀部,「我每次都要这样干你……」下体猛烈地撞击着我的白嫩的臀部,死命的抵紧,好似要再深入我那抽搐着的火热、又湿淋淋的浪後庭。

他越来越快的抽动,抱我的力气也越来越大,渐渐的随着力度的加大而有些站不稳,好几次鸡巴都差点滑出来,不过我发现这种几乎全根拔出的动作却使我更加快乐,我闭上眼睛,全身都在发紧,嘴里又在含糊的叫着说要到了要到了,让他越发的努力抽动。

他就这样狂抽猛插,足足操了有半小时多,把我干得欲生欲死,屁眼在连续被大肉棒狠力攻击,龟头直刺激得直肠壁疼痒,我的叫声已实在不成调了,趴跪的身子也整个瘫在床上,云发蓬松,双颊火赤,气喘嘘嘘,弓着腰,捂着小腹,差点无法承受下去了。

这对他也应该很消耗体力的,终於他也累得不行了,气喘吁吁的扑倒在我身上,嘴里喃喃着:「累啦……休息一下吧……」。

我笑道:「现在知道操我有多辛苦了吧?」

「辉,你爽够了吧!」

「还不够,能再操我吗……」

等他喘了几口气後,我把安全套从阴茎脱下,又舔又吮他那半勃起的肉棒。他的鸡巴立刻又坚挺的,他转身就深深的刺进我的阴道里。我嗳哟了一声,本能的直起身子。他看准时机,把我双腿曲起,双手抓紧我的腰,下身一下一下往阴道里挺,每一次都狠狠的插到我身体的最深处。

我先是嘿哟嘿哟的叫着,但在宫颈不停的被大鸡巴捅撞下,不一会儿就咬紧牙关,忍不住了,下身象触电一样激烈的抽动,手深深的陷进他的腰部,又进入一次高潮了。

我的阴部和屁眼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插入,似乎从来没被干得那麽狠过。尽管因为次数过多,在龟头插入时有些不适,可是一旦被它全插入後,我还是会忘乎所以的尽情享受,享受人生的最大快乐,哪儿会理会阴道还继续流出带有血丝的淫液 ……

我们整整做了一个小时多的爱,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淫液和汗液的味道。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蛮以为第二天小穴和屁眼会红肿不堪,但幸好只是感到小腹深处隐隐传来一阵阵的绞痛,……

可能这就是为什麽他总说我很耐操……

我从这男人尝到了极度疯狂做爱的滋味,他让我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肉慾的享受,远远超越我和以前那几个一米八的男友做爱的经验。

在此後的日子里,在解决了骚穴里的冲动後,每次都得让这亲爱的男人戳入屁眼玩弄屁股。多次的肛交,开始让我几乎忘记了正常的阴道性交,屁眼对我的冲击越来越有快感………

顶顶顶 顶到天上去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