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亿博娱乐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妻自述 >

淫荡国企老总太太的监狱风云

时间:2018-07-12 17:12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C字裤 超薄型保险套 费洛蒙香水 颗粒螺纹型保险套 多功能电动按摩棒 逼真老二棒 G点高潮神器 调情震动棒 无线快感跳蛋 遥控玩乐跳蛋 AV女优自慰套 充气性爱娃娃 真人比例娃娃 前列

C字裤

超薄型保险套

费洛蒙香水

颗粒螺纹型保险套

多功能电动按摩棒

逼真老二棒

G点高潮神器

调情震动棒

无线快感跳蛋

遥控玩乐跳蛋

AV女优自慰套

充气性爱娃娃

真人比例娃娃

前列腺刺激器

强精持久套环

加强加粗加长套

AV女优爱液

後庭润滑液

AV女优按摩专用棒

猛男穿戴变身装备

SM激情装

後庭刺激探勘

性感丁字裤

角色扮演服

赵铭的那个淫妻交友群,平时并不怎麽热闹,因为交友方式的特殊性,大家

基本上都是根据自己的交友要求和本身倾向,在圈成员里选择彼此适合的交友对

象,之後进一步的沟通交流都是在私下进行的,谁也不会轻易把这种事直接打到

公屏上。

不过这几天群里很热闹,有人提出了一个新观点:淫妻,不单单就是给妻子

多找个男人,应该通过各种方式对妻子进行针对性调教,让妻子彻底变得淫贱、

听话,能乖乖接受老公安排的更刺激、更开放的性爱方式。这一观点一提出,便

得到了群内大多数淫妻爱好者的支持赞同,大家就此各抒己见,在群内以公聊的

方式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淫妻爱好者们想找人淫弄自己妻子,少不了单男们的参与,赵铭在这一方面

的想法比较有创意,这种讨论自然少不了他。正好这几天由於高考的原因,赵铭

所在单位停工放假,天热也不爱出去,他这两天都泡在了网上。

这两天和赵铭一直聊天的人叫马腾江,今年三十六岁,是一家国企的老总,

他完全白手起家,从一个小业务员一步步熬到了企业老总的位置。马腾江的淫妻

倾向很强烈,已是名利兼收的他自然有无数美女主动来投怀送抱,可马腾江自己

也想不明白,他觉得最刺激的事情居然是看别的男人来淫弄自己的老婆。一想起

自己的妻子呻吟着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马腾江就有一种难以压制的兴奋。

马腾江的妻子叫周婷,今年三十四岁了,在马腾江发迹之前,二人已经结婚

了。周婷并太漂亮,不过很有气质,长得也很有个性,尖尖的瓜子脸,齐肩的短

发斜疏在两鬓,一双大眼睛,还带了一副秀气的近视镜。周婷162的身高,上

下身比例协调,身材保持的很好,体重一直没超过过百斤,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奶

子小了点。

对於丈夫的这种倾向,周婷很难理解,更难於接受,为此夫妻两吵了多次架。

後来马腾江以离婚要挟她,并且告诉她,你周婷不同意这麽玩,能陪我这麽

玩的女人多的是,自己随便再找一个老婆就行了。说完这些话的马腾江连续三个

多月都没回家,周婷有点害怕了,她自己没什麽本事,马腾江掌握着家里所有财

政大权,一旦离婚她就一无所有了。最後周婷想,以其让丈夫在外边胡搞乱搞,

还不如乾脆就让老公找人来一起玩自己,也就默默地接受这些。

周婷孩子今年六岁了,生完孩子她就一直没再上班,老公当了企业老总後,

周婷觉得自己也得找个工作,要不过得太无聊了。周婷几度要求下,马腾江在自

己企业里给她安排了一个财务主管的工作,当然周婷的班上的太自由了,想晚到

就晚到,想早退就早退,具体的工作也不用她干,上班对她来说就是在打发时间。

这天,周婷十点才来上班,到办公室没一会午饭时间就到了,嫌食堂饭菜不

好吃,开车去外边吃的必胜客,回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同事们自然是不敢

得罪这位老总夫人,给她泡好咖啡,拿来当天的报纸,象徵性地请示汇报了下工

作,便都退出去了。周婷悠闲地喝着咖啡看起了报纸,报纸看完,又打开电脑玩

起了QQ游戏。快下班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她老公马腾江打来的,说家里来客人

了让她赶紧回家,周婷还没还得及问谁来了,电话就挂了,她赶紧收拾东西开车

回了家。

周婷刚一进家就懵了,老公说的客人,居然是赵铭,此前马腾江带她玩过多

次淫妻游戏了,其中好几次都是和赵铭,她认识在赵铭。看着坐在中央沙发上的

老公,又看了看坐在侧沙发上的赵铭,周婷心里明白了,马腾江又一次要找人淫

弄自己了。

还没等周婷彻底反应明白,赵铭已经走了过来,抱住了她,一只手伸进了她

的上衣,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裤子里。周婷心里明白,自己再次被人在老公面前玩

弄蹂躏是逃不掉了,她也没有反抗,乾脆闭上了眼睛,手一松,精美地挎包掉到

了地板上。

天很热,周婷穿下边穿的是条八分裤,上边是件短袖翻领T恤,赵铭的手很

容易就伸了进去,一只手拉下她的内裤,搓揉她的阴部,一只手推上去胸罩,揉

捏她的奶子。

「嗯-嗯-嗯」虽然内心抵制,可是周婷还是发出了不由自主的呻吟声,赵

铭脱下了她的皮鞋,一次性地扒掉了她的内裤和裤子,拿掉了她的胸罩,把她的

背心推到了奶子以上。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被人几乎扒光了所有衣服,露出了全

部敏感部位,周婷虽然知道自己老公喜欢这样,还是被羞得满脸通红。

「老马!你老婆越来越骚了!你看她这骚样!」赵铭两只胳膊挽着周婷的两

条大腿把她抱了起来,走到了马腾江面前,看着自己以这幅淫态被人呈现在了自

己丈夫面前,周婷脸羞得更红了,使劲往後扭着头。赵铭抱着周婷非常地接近了

她的老公,马腾江依然坐在那里没动,周婷的逼几乎都要碰到他的鼻子尖了。

「老马!想我在你面前怎麽操你老婆啊!」「你想怎麽玩她就怎麽玩她!我

没意见!」平时在员工面前趾高气扬、甚至在更大领导面前都极富性格的马腾江,

此刻在强烈的淫妻慾望的刺激下,非常想看到自己的老婆被人下流地玩弄,极度

享受着那种被人戴绿帽当王八的感觉。

「嫂子!你想我怎麽操你啊!」赵铭真的就把周婷的逼放在了她老公的鼻子

上,马腾江赶紧低下了头,伸出舌头,一副下贱相得舔了起来。周婷此刻不光是

害羞了,更觉得羞耻,她很难理解,自己被人这麽下流地玩弄,自己老公居然显

得那麽兴奋。

「老马啊!看来你老婆不听话啊!还不乖!我帮你收拾收拾她!」赵铭扯掉

了周婷身上仅存的那件小背心,把她按在了沙发下,正好就在马腾江的脚下。周

婷家里装修非常豪华,客厅除了名贵的地板,沙发周围还铺了一圈精美的地毯,

周婷的头顶着沙发下沿,身子一丝不挂地躺在了地毯上。赵铭解开腰带,把裤子

往下褪了一些,拿出鸡巴,分着周婷的大腿,直接把鸡巴塞进了逼里。

「啊-啊-啊」马腾江的鸡巴很小,和赵铭的鸡巴比起来,简直就像幼儿园

小孩的小鸡鸡似的,这可能也是他有强烈淫妻倾向的一个重要原因。被比自己老

公鸡巴大好几倍的鸡巴操了进去,周婷不由自主地大叫了起来,再加上内心的那

种屈辱感和害羞感,她的身子剧烈地扭动了起来。

「老马!你老婆不听话啊!帮我按住她啊!」看着老婆在自己脚下被人操,

强烈的淫妻倾向让马腾江兴奋不已,他已经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只剩下了上身的

一件休闲T恤,点了一支烟想压一下过於激动的心情,一只手不停地撸动起了自

己的那个不大的鸡巴。他的性能力很弱,平时勃起都费力,不过这次,看到了自

己最兴奋的场景,他的鸡巴迅速地硬了起来。

「快点啊老马!按住你老婆!别让她动了!把我鸡巴都快给甩出来了!」听

了赵铭的再一次要求,马腾江掐灭了烟,但并没有站起来,用脚踩在了周婷身上,

一只脚踩在了她的胳膊上,一只脚踩在了她的头上,喘着粗气,继续撸着自己的

鸡巴。

「哈哈!老马啊!还是有你配合了操你媳妇才操得过瘾!」看着老公居然踩

住自己让别人操自己,一阵更强烈的屈辱感涌上了周婷的心头,她彻底放弃了挣

扎,躺在哪里一动不动了,任凭赵铭的大鸡巴狠狠操着她的逼。

「老马啊!你说你媳妇都生过孩子了,逼怎麽还这麽紧啊!你以後没事多找

点人操操她!」「…嗯…嗯嗯…你以後没事了就来操她!她就是个婊子,你就当

鸡一样玩她!」马腾江兴奋地脸都涨红了,他疯狂地撸着自己的鸡巴,两只脚更

用力地踩着自己老婆的身体。

「那当然没问题了!这麽好的逼我以後一定经常来操!」赵铭操地更猛了,

一边操还一边打着周婷的屁股。

「啊——啊——」强烈的刺激让马腾江射精了,他猛撸了几下自己的鸡巴,

站起了身子,把一大滩的精液都射在了周婷的身上。射完精的马腾江又瘫坐在了

沙发上,赵铭看他射精了,也不操了,把周婷拉了起来,让她跪在地毯上,站着

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

「老马!爽了呗!去!到卧室床上等着我去!一会我再收拾下你老婆,就到

床上跟你一块操她!」赵铭抓着周婷地头发,强制让她给自己做着口交。

「好的!你再操一会这个婊子,我休息会等着你们!对着,这是你让我给你

准备的工具!」马腾江拿出一个包,递给赵铭,然後快步走进了卧室。

周婷的心又一次绝望了,舔着赵铭的大鸡巴,她心里不住地在想:「自己这

个在几千人的大公司里跺一脚四角乱颤的身为国企老总的老公,怎麽就这麽喜欢

当王八的感觉呢?」赵铭抱起来周婷,把她扔到了沙发上,让她撅着屁股趴着,

从後边又操了起来。姿势更舒展了,赵铭这次操的更猛更快了,虽然内心无奈屈

辱,周婷还是被操得嗷嗷浪叫。操了好一阵,赵铭有点累了,停住了抽插,让周

婷正面趴过来,含住自己的鸡巴,打开了马腾江给他的那个包。周婷的心里一阵

阵紧缩,马腾江性能力不强,平时做爱经常用各种辅助工具,她不知道这次自己

老公又想出什麽变态的花样来蹂躏自己。

赵铭先拿出了一段红色的绳子,让周婷坐在沙发上,把她绑了起来。绑的方

式很特别,先在她的胸前横竖绑了好几道,把她的奶子勒得更突出,然後又把她

的上臂和上身绑在了一起,周婷感觉,自己两条胳膊只剩下半部分能勉强活动了。

把她绑起来後,周婷看见赵铭又拿出了一直水性笔,在她的身上写起字来。

看这些写好的字,周婷的屈辱感更强烈了:她的两只奶子上,一只上写的「

骚」,一只上写的「逼」;大腿内靠近逼的位置,一边写的「婊」,一边写的「

子」;屁股和後腰上被写了一排字,後腰上写着「我想被轮奸」,两片屁股上一

边写着「母狗」,一边写着「公厕」。

写完这些字,赵铭按着周婷的头,让她看自己身上写的这些字,有的地方她

看不到,赵铭直接把他领到了镜子前,让她从镜子里看自己身上的字。看着这些

下流的字,周婷的心里既屈辱又痛苦,自己本来是一个大公司老公的高贵夫人,

怎麽此刻就成了「骚逼」「婊子」「母狗」了呢?

做完这一切,赵铭又把周婷按在了沙发上,狠狠地操了一阵,然後抓着她身

上的绳子,把她拖进了卧室。

马腾江躺在豪华的大床上,听着客厅里老婆不时的浪叫声,想着老婆被操得

淫荡表情,琢磨着老婆会被打扮成什麽淫态,强烈的淫妻心态把他刺激地兴奋不

已,刚射完精的鸡巴居然又硬了。射精後再次的勃起,让马腾江都惊异非常,他

知道,自己平时连正常的勃起都困难,这次居然连续勃起了,他为了延续加强这

一难得的机会,跳下床翻开抽屉,连吞了好几片壮阳药。

「老马!看我把你老婆打扮得骚不骚啊?」看着被绑起来的老婆,看着老婆

身上的被写的下流词语,马腾江更兴奋了,他觉得整个身体的热血都在往头上涌。

「…好…好好…写的太对了,她就是个骚货婊子母狗,就应该这麽玩她!」

「哈哈!老马今天咱两一块操她!你操她屁眼,我操她的骚逼!让你老婆当

个双枪老太婆!怎麽样啊!」赵铭一边说,一边给周婷的奶子上夹上了两个小夹

子,夹子下还连着两个小铃铛。

「…好…好好,今天就让她当双枪老太婆!咱两一块操她!」赵铭也上了床,

主人一样的正向躺在床上,依着床头靠躺着,让马腾江面对着他躺下,搬了几个

枕头,也让他靠躺着。叫周婷上了床,分开大腿面向赵铭坐到了两人中间,赵铭

先把鸡巴插进了她的逼里,马腾江在後边往前挪了挪屁股,把鸡巴操进了自己老

婆的屁眼里。马腾江鸡巴小,平时常操周婷屁眼,这次加上鸡巴更硬了,一下子

就整个插了进去。为了保持平衡,两个人都伸出一只手抓着绑在周婷身上的绳子,

两个鸡巴同时动了起来,一个操着周婷的屁眼,一个操着她的逼。

马腾江从後边操着周婷的屁眼,看着写在她後腰和屁股上的下流词语,感觉

非常地刺激兴奋,他不禁佩服赵铭很会玩,这个姿势,不但充分满足了自己的淫

妻欲,而且操起来还很得劲自然。他感觉自己老婆就应该被这麽玩,就应该把她

当母狗那麽操,他甚至开始憧憬着找更多男人来轮奸自己老婆。

「骚货!这麽操你舒服不!当双枪老太婆的感觉好不!」马腾江打着周婷的

屁股问着她。

「…爽…爽…爽…老公我受不了了,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周婷真的快受

不了了,本来赵铭的一根大鸡巴就已经把她操得不行了,这下屁眼又被自己老公

给操上了。上身被绑住,更加强了她的无奈感和屈辱感,周婷只希望这屁眼和逼

都被操着的过程能早点结束。

「老马啊!这下嫂子真享受了啊!来咱两使劲点,给她来点更爽的!」赵铭

抓紧了周婷身上的绳子,下身一使劲,大鸡巴在逼里一阵猛操,後边的马腾江也

跟着一阵猛操,周婷的上身像摸了电门似的剧烈颤动起来,奶子上夹的小夹子连

着的两个小铃铛也跟着一阵跳动,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啊-啊-啊」周婷发出了一阵嚎叫声,屁眼和逼里都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抽

动,她的身子顷刻之间便软了,想瘫软在床上,但是被两只手死死地抓着绑住她

身上的绳子,她一动也动不了,只能任凭两根鸡巴操着自己的逼和屁眼。

「老马!看你媳妇这幅骚样!哈哈!」嘴里这麽说,但这种姿势下赵铭的感

觉一点都不舒服。经验丰富的他知道,表面上自己主导着这次三人性爱,但实际

上刺激是在配合着对方的老公,自己这麽做,都是让对方老公的淫妻欲得以满足。

马腾江的性能力很差,抽插屁眼的频率很慢,赵铭还得强忍着自己的冲动,

控制着抽插的力度和频率,配合着马腾江。

马腾江的性能力实在是弱,虽然吃了春药,但还是没多长时间就在周婷屁眼

里射精了,他喘着气,一脸满足地从周婷身下抽出了双腿。赵铭也不是想过於淫

虐周婷,其实,这些方式都是马腾江事先就和他商量好的。马腾江射了精,赵铭

看周婷上身都被绳子勒红了,赶紧停住抽插,给她解开了绳子。

三人开始休息,马腾江坐到了卧室沙发上,抽着烟喝着茶,赵铭直接躺在了

床上,周婷本来想去洗澡,被马腾江给拽住了。马腾江让周婷趴在了赵铭两腿之

间,撅着屁股给赵铭含着鸡巴,他则坐在沙发上欣赏着老婆的这一淫态。

「老马啊!你都爽了两次了!我这还一次没射呢!怎麽让我带你老婆出去操

操她?操爽了再给你送回来!」休息了一会,赵铭对马腾江笑着说。

「好啊!这骚婊子也没爽透呢!你带出去再给她补几炮!别忘了用你那大鸡

巴帮我通通她的屁眼!多操几回她屁眼!」「哈哈!这个没问题!我把你老婆操

得舒服透了再给你送回来!」「好!来老婆!把这套衣服换上!让别人带出去操

逼就是当婊子啦!当婊子得有个婊子样!」看着老公从衣橱最里边翻出来的衣服,

周婷明白了,虽然是赵铭提出来的带自己出去操逼,但实际上这就是老公的安排。

这套衣服实在是让周婷太难以接受了,黑色短裙,黑色无袖软质长身背心,

黑丝袜,还有一双八厘米高跟的黑色高跟鞋。周婷也意识到了,即使穿这样的衣

服,自己老公也不会让自己穿内裤戴胸罩。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无法抗拒的,拿起

衣服先去洗了个澡,对着镜子整理整理头发,穿上了那身衣服。

马腾江先是把老婆叫过来好好地打量了一番,撩起来她的裙子,又摸了摸她

的胸口,确定了她真的没穿内衣。做完这些,马腾江居然拎来了一些水果和几瓶

高级饮料,把装着这些东西的塑料袋递给了赵铭。

「外边挺热的!你两先去後边公园那坐坐!凉快了再找个地方去操逼!」马

腾江说完,在周婷的屁股上拧了一下。

周婷家所在的小区是一个超豪华的高档小区,在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包括

很多当地的娱乐、影视明星也都在这里买了房子。小区的後边,有一座面积很大

的人造小山,也是一个花园,里边栽种着各种花草树木,也有很多健身器材,花

园只对小区业主内部开放。

已经快晚上九点了,只对内开放的花园稀里啦啦还有些人,周婷怕熟人看到

自己穿了这麽一身打扮,领着赵铭拐弯抹角走了很远,在花园深处找了一张石桌,

和赵铭一起背身坐着石凳上。

「你怎麽能这麽对我哪?还要把我带出来操!你没完了啊你!你……」周婷

和赵铭很熟,老公马腾江带她玩过多次淫妻游戏了,其中好几次都是和赵铭,有

一次三人一起做爱的时候,马腾江临时有急事走了,就剩下了周婷和赵铭。周婷

当时还没有现在这麽的心理承受能力,去玩3P也是被连哄带骗威胁着去的,马

腾江一走,便哭了起来。赵铭之後便没和她再做爱,领着她出去吃了饭,又陪她

玩了会电子游戏,周婷的心情好多了,从那以後她虽然拗不过老公的淫妻欲,但

是对赵铭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这次她知道这些都是老公马腾江的安排,可赵铭那

麽下流地玩弄她,还是让她觉得很生气。

「嘘——」还没等她牢骚发完,赵铭就轻声止住了她,手往後边无意似的指

了指。周婷扭头一看,自己的老公马腾江正站在不远的广场上,悠闲地抽着烟,

望着这边。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更远一些地方的儿童游乐设施上,她六岁的女

儿正在保姆的看护下,开心地玩着滑梯。

看到这一切,周婷只好选择了再次无奈,对赵铭的怨气也没了,把头埋得更

深,任凭赵铭用自己老公交代好了的方式再次淫弄自己。

赵铭打开了那个装水果的塑料袋,里边除了一些瓜果,还有两根超级大的香

蕉,大的一看就知道是被精心挑选出来的。赵铭先剥开一个香蕉,没有拿掉整个

香蕉皮,露出了大半个香蕉,他自己先舔了舔这根大香蕉,但没有吃,回手塞进

了周婷的嘴里。周婷知道,老公给自己准备了这麽两根大香蕉,绝对不是让自己

吃的,她乖乖地坐着,微张双唇,任凭赵铭用那根大香蕉捅着自己的嘴。

这麽插了一会,赵铭从周婷嘴里拿出了香蕉,放在自己嘴里试了试,感觉香

蕉已经不太凉了,撩起来周婷的裙子,剥掉了整个香蕉皮,把香蕉塞进了她的逼

里。大香蕉塞进逼里差不多有四分之一,周婷感觉下体又凉又涨,可回头一看自

己老公正对着这边看呢,她咬紧牙忍住了,依然埋着头坐着。

赵铭又剥开了另一个大香蕉,周婷吓了一跳,以为他还要用香蕉插自己的嘴,

赵铭做了鬼鬼脸,对她一笑,把香蕉放进嘴里大口吃了起来,顺手递给了周婷一

瓶饮料。被玩弄了三个多小时了,周婷早就渴了,赶紧接过饮料,一口气就喝下

去大半。

周婷依然那麽埋头坐着,逼里夹着香蕉,任凭赵铭隔着衣服玩她的奶子,摸

她穿着黑丝袜的大腿。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天越来越晚,公园里的人都走光了,

周婷回头看看,不远处的老公和远处的女儿都早已经不见了,心里稍稍放松了一

些。可能一天热,也可能是刚才做爱太激烈了,周婷一直感觉自己口很渴,喝光

了刚才的那一瓶饮料,又把另一瓶喝掉了一大半。很快,周婷意识到一个问题,

她尿急了。

「老婆!你这身打扮可真是一幅十足的婊子相啊!」周婷正琢磨着怎麽和赵

铭说找地方撒尿的事,她的老公马腾江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马腾江

先是围着周婷转了几圈,蹲下身,撩起了她的裙子,把插在她逼里的大香蕉又往

里塞了塞,然後揉起了她的阴蒂。

「…老…老公!…我…我不行了,我想…撒…撒尿!」周婷本来就已经被尿

憋得满脸通红了,再被马腾江不断地刺激着阴蒂,她实在受不了了。

「哈哈!臭婊子!你说你是婊子不,说你是婊子就让你尿尿!」「我是!我

是!我是臭婊子!我是老公的臭婊子,我想让更多男人轮奸我!」周婷知道,如

果不把老公想的说出来,老公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马腾江又带着周婷二人往公园里走了一段,来到靠外墙的最偏僻处。赵铭撩

起来周婷的裙子,双手托着她的大腿,像给小孩把尿一样地把她抱了起来,把她

的逼对准了一棵碗口粗柳树的树干。马腾江又把周婷的逼折腾了好一阵,才拔出

来堵在她逼里的那根大香蕉,周婷早已经憋不住了,大香蕉刚一拔出去,一股又

急又浓的尿液便从逼里直冲了出来,像一股水箭似的冲击着身体前的树干。

撒完尿的周婷感觉一阵舒畅,长舒了一口气,瘫软在了赵铭的怀里,她发现,

老公居然变态地吃了那根刚从自己逼里拔出来的香蕉。周婷还没来得及从赵铭身

上下来,老公已经把一个跳蛋塞进了她的逼里,又拿出了一个更粗的带着突起外

皮的长条形跳蛋往她屁眼里塞,周婷感觉屁眼一顿生疼,吓得赶紧喊了起来。

「不要!不要!老公不要!那个太大了我屁眼受不了的!哦!…不…不…啊

——」求饶的话还没说完,大跳蛋已经塞进了屁眼,周婷疼得直翻白眼。

「老婆!这车库的钥匙!你两去车库里操逼吧!现在外边查得紧,别去开房

了!让他好好操操你屁眼,用大鸡巴把你屁眼操开了!」把钥匙给了老婆,马腾

江自己先回家走了,周婷忍着屁眼的疼,在赵铭的搀扶下,领着他到了自己家的

车库。进了车库,周婷看到一张折叠式行军床已经摆在了轿车的後边,床上还放

了一瓶人体润滑油。看来自己老公已经给事先安排好了,而且就是要让赵铭操自

己的屁眼,想起赵铭那个大鸡巴,周婷吓的腿都软了。

「赵铭!赵铭!求你啦!别操我屁眼!你鸡巴太粗了,操屁眼能操死我的!

求你啦!」周婷的语气里已经带着哭腔了。

「不是我非要操你屁眼!是你老公安排的,你还没看明白!我不操他也得找

别人来操你屁眼的!」赵铭拔掉了周婷逼里和屁眼里的跳蛋,扶着她坐到了行军

床上。

周婷身子一软,瘫倒在了行军床上,她知道,自己老公的淫妻欲如果不彻底

满足,是绝对不会罢休的。赵铭说的话是有道理的,如果他不操自己的屁眼,那

麽自己老公当晚就会再找来别的男人操自己的屁眼。想到这,周婷主动地撩起了

裙子,趴到了行军床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赵铭拿起那瓶人体润滑油,在周婷的屁股上一阵涂抹,又把手指伸进肛门里,

在里面也涂抹了大量润滑油。让周婷跪在行军床上,他脱下自己裤子,握着鸡巴,

一下就把一半鸡巴操进了屁眼里。周婷的屁眼很早就被老公操过了,虽然她老公

鸡巴不大,但也是经过长时间开发的了,而且这次还涂了大量润滑剂,赵铭的鸡

巴一下就操进去大半。

「啊啊啊啊啊!」周婷感觉自己的屁眼一下就被撕裂了,钻心的疼让她忍不

住连连嚎叫。

赵铭把鸡巴在周婷屁眼里顿了一下,然後开始抽插了起来,开始比较慢,後

来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大。

「啊啊啊啊啊!求你啦赵铭!轻点!轻点!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我

给你叫爸啦!求你啦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周婷的屁眼真的就被操出了血,

剧痛之下,她的嚎叫声已经变成了惨叫声。

「行了!行了!我不非要给你把屁眼操了!你老公回去一检查,一看没操还

得找人操你屁眼!好了!好了!拔出来了!」在周婷简直要被疼昏过去的时候,

赵铭拔出了插着她屁眼里的鸡巴,听赵铭这麽一说,她刚在心头升起的对赵铭的

无名大火,一下子又都消散了。

「来来!把我鸡巴弄射了!给我手淫一下吧!」看周婷缓过来了,赵铭也躺

在了行军床上。

「哦!你都憋了一晚上没射了!难受了吧!要不插我逼里吧!」周婷心里觉

得也挺对不起赵铭的。

「拉倒吧!射出来是为了灌你屁眼里去!你老公在家等着看你屁眼灌满了精

液的样子哪!」周婷这次意识到这一点,以前老公给自己找男人,都是喜欢看自

己被人内射後的样子。她帮赵铭脱光了衣服,又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了那

双黑丝袜,一手揽着赵铭的脖子,一手握住了赵铭的鸡巴。周婷突然间觉得自己

似乎喜欢上了这个特殊方式下结识的男人,她上边搂着赵铭忘情地和他吻了起来,

下边用纤细的手指娴熟地撸着赵铭的大鸡巴。

「快点!趴起来!我要射了!」听赵铭这麽一说,周婷赶紧爬了起来,撅着

屁股趴在行军床上,赵铭跪起身,手握鸡巴,一下子又操进了她的屁眼里,抽动

了几下之後,把大量的精液全部直射在了周婷的屁眼里。

在这个淫妻交友群里,所有的成员都是单男或者夫妻。只有一个人例外,张

薇,她是唯一一个以单女的身份加入这个群的。张薇也有一个有着淫妻倾向的老

公,不过,她的老公在她进这个群之前就进了监狱。

张薇的老公叫高兆兴,今年三十八岁了,张薇今年三十六岁,二人结婚已经

十多年了,现在孩子都已经上了初中。高兆兴勉强能算个官二代,虽然父母的官

位不高,但是还是早早地便在政府机关给他安排了一个很好的工作,银行里给他

留了大笔的存款,给他买了大房子,买了轿车。张薇从小就长得很漂亮,不过家

庭条件很差,高中毕业後就在一个饭馆里当服务员。高兆兴有一次去这个饭馆吃

饭,一眼便看上了当时才十九的岁张薇,两人很快就结了婚。高兆兴由於父母供

养着,生活滋润不缺钱,整天就是玩,除了喝酒打麻将就是猫在家里操张薇。本

来思想比较保守的张薇,刚生完孩子不到二十五岁的时候,便已经让高兆兴搞成

一个性慾十足的风骚少妇。

张薇三十岁那年,公公婆婆先後都去世了,身为独子的高兆兴更没管了,除

了之前的喝酒打麻将,他又多了个爱好,上网打游戏。高兆兴的性能力很强,身

体也好,不过他就对自己的老婆感兴趣,把所有的过剩精力都发泄在了张薇身上,

已经步入虎狼之年的张薇,被老公干得越来越骚。随着对网络接触得深入,高兆

兴发现了淫妻这个词,他意识到自己似乎也有这种倾向,他把这一想法告诉了老

婆,已经成为彻底骚妇的张薇,很快就坦然接受了。还没等他们来得及去实践这

一想法,高兆兴就出事了。

高兆兴从小就好交,花钱大手大脚习惯了,父母都去世了,没了可靠得经济

来源,他却没意识到这一点,依然花钱似流水。三四年前,张彬看着余额位数越

来越小的银行存折,才感觉到经济上的压力。高兆兴在区里的一所负责绿化工作

的机关单位上班,正在他感觉到经济压力的前夕单位得到了一笔财政拨款,这笔

拨款要到第二年才正式启动,暂时寄放在了他所在单位。高兆兴正好是管财务的,

几个单位的领导和他私下一商量,便分了这笔拨款,拿去炒股或者放贷。高兆兴

分的是最少的一笔,不过具体的分钱事项都是他来做的,当然没有领导们的背後

默许,他也分不了这笔钱。

结果钱刚分不久,就被一个没分到钱的低级别领导给举报了,虽然钱很快都

缴了上来,但是作了具体分钱事宜的高兆兴,还是第一个被送进了看守所。高兆

兴很聪明,如果如实交代,那麽自己就是要牢底坐穿,如果一个人扛下来,那麽

还有一线生机。毕竟钱的数目太大了,虽然那几个领导保住了位置,他还是一下

被判了十五年。那几个被他死扛保住的领导,并没彻底忘了他,在监狱里给了他

足够的照顾,高兆兴进去刚一年,就被减了一次刑,他一直住着一个单间式的牢

房,还配了一部可以随便打的手机。

高兆兴也就慢慢适应了监狱里的生活,不过监狱里的单调枯燥实在是难熬,

他唯一的消遣,就是用那部手机和外边的妻子聊天解闷。虽然二人的聊天内容肉

麻下流到了极点,可毕竟只能是彼此意淫,隔靴搔痒。慢慢地,高兆兴把电话聊

天的内容发展到了淫妻上,开始是让张薇想像着说自己被别人操的情景,後来觉

得自己这个风骚的老婆也闲不住,索性就同意她去找别的男人玩了,但要求她每

次和别人做了,回来都要电话里说给他听。按老公这样的要求找男人,只能是在

网上找了,张薇上网时偶然间发现了那个淫妻交友群,和管理赵铭说明了自己的

特殊情况,加到那个群里。

高兆兴在监狱里变得淫妻倾向越来越强,张薇在外边的生活却开始越来越难。

高兆兴死扛保住的那几个领导给了在监狱里的他足够的关照,却没有管他在外边

的老婆。结婚後就没上过班的张薇,既要供孩子上学,又要维持家用,老公入狱

前又没能给自己留下什麽积蓄,只好找了一份卖保险的工作。不过张薇很聪明,

家庭的巨大变故又不得不让她勤奋吃苦,她的保险卖得不错,将很快就有了份保

障的收入。

由於此前生活舒适,保养得很好,三十六岁的张薇依然漂亮如初,身材保持

得想当标准,而且还增加了一份成熟女人的独有魅力。大眼睛双眼皮,细细的弯

眉,狭长的脸颊,在配着成熟气质的BOB发型短发,让所有新认识张薇的同事

客户都觉得她既漂亮又精明伶俐。熟悉她的人,也都知道除了精明强干,张薇还

有个最大的特点,风骚。

今天,张薇去找一个要买大额保险的客户签了保单,之前她已经见过几次这

个客户了,觉得这个客户对自己有点别的想法,所以把自己打扮地很性感,上身

穿了件紧身短袖毛衫,下身穿了条短裙,还配上了丝袜和长筒高跟靴。这身打扮,

使得她苗条地身段显得窈窕玲珑,凹凸必现,让她的臀部显得坚挺浑圆,胸部地

双乳巍然高耸。刚签完字,张薇便嗲声爹气地要求请这个客户吃饭,对方也看明

白了她的意思,不过确实还有别的事,只能推脱了,说下次请她。

拿着签完的大额保单,张薇兴冲冲地回了家,她家所在区原来是郊区,後来

城市扩建成了市区,不过好多地方依然保留着郊区的特色,最显着的就是街边停

着的大量摩的。正好见客户的地方也在这个区里,张薇平时在这边出门都是打摩

的,这次依然打了一辆摩的回家。

「大妹子!这是回家去还是上班去啊?」摩的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男子,他看

张薇这麽大年纪还穿得这麽暴露,把她当成了这一带流行的站街女了,试探地问

了起来。

「死样儿!你说哪?」张薇看出了摩的司机的意思,有意无意地把身子更贴

近了司机的後背,搂紧了他的腰,故意调侃着他。

「大妹子!怎麽样!五十崩一锅中不?」「五十你找我妈那个岁数的崩锅去

吧!」张薇看着摩的司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继续调侃着他。

「哎呦!大妹子别这麽说啊!八十行不!你这一脱裤子就挣八十,哥哥可是

一天都挣不了八十啊!」「大哥!你就多给点呗!你挣那麽多钱不就是为了找小

妹儿!操小逼儿的嘛!」张薇把两只大奶子紧紧贴在了司机的後背上,来回的摩

擦着,嗲声嗲气地继续逗他。

「哎呦!大妹子别闹别闹!弄得哥哥都没法骑车了!嘿嘿!这样!一百中不!

一百就崩一锅,不少啦!」张薇觉得这个人又色又小气,不爱逗他了,看离家也

不远了,往後挪了挪屁股,松开了搂在司机腰上的手。

「哎呦!大妹子!别往後挪啊!趴哥哥身上来啊!哥哥正舒服那!一百二,

中不啊?」司机依然不死心,继续死皮赖脸地和张薇侃着价。

「我到了!多少钱?」张薇一片腿跳下车,脸上又恢复了平时在单位时候的

表情,一脸严肃冷冷地问着摩的司机。

「哎!大妹子!跟哥哥谈啥车钱啊!咱哥两谈钱就外了,是不是?」张薇一

听冲他一笑,转身就进了小区,摩的司机依然没回过味来,一副色相地停了车,

死皮赖脸地跟了上来。

「这是个流氓!别让他进来!」张薇快步走进小区划卡式人行门,对岗亭里

的保安小声说着。

张薇以前在市区里住,她怕老公进了监狱的事影响孩子成长,便卖了原来的

房子,在离原来住的地方很远的新区,买了一套新房。这是一个全新式小区,物

业管理很严,她怕平时在小区里行为很检点,为人也很热情,人缘很好,看门的

保安也都认识她。虽然大家不知道内情,但都知道她自己领着个孩子单过,觉得

她很不容易,都很同情她。

看门的保安也是这样心态,看见有人居然骚扰孤儿寡母的张薇,同情心化成

了满腔怒火,不待色迷迷的摩的司机走进门,便一把拦住了他。摩的司机下了摩

托车,看着潇洒地走在小区门里的张薇,更加地慾火难耐了,不顾保安阻拦,硬

要往门前冲,结果两个人厮打了起来。保安吃了亏,一嗓子又喊出来五六个保安,

几个人围住摩的司机一顿拳打脚踢,最後把他的摩托车也掀翻在了马路上。

张薇假装没看见,快步回了家。张薇的家在一楼,房子面积很大,为了不让

孩子受委屈,也是表示等老公出来的决心,张薇把卖原来房子的钱都用在了买新

房上。房子的格局简单明快,靠门一侧是横贯南北阳台的大客厅,靠里一侧是两

个卧室,两卧室中间是卫生间,孩子住在南卧,张薇住在北卧。

进屋的张薇赶紧脱了那身紧束着的衣服,洗了个澡,换上了一条松快的薄睡

衣,也没穿内衣裤,坐在床上悠闲地染起了脚趾甲。张薇的脚很漂亮,足弓很高,

双脚既小巧又白嫩,天热了要穿凉鞋了,她想把脚趾甲染得更性感一些,刚染了

一只脚,电话响了。

「哎!老公啊!今天怎麽大白天就方便给我打电话了啊?」「哦!今天监狱

这边下雨,没法干活都收工了!你怎麽这麽早就回来了啊!」「刚签了一个单!

天热没事了就提前回家了!」「你注意点身体!别太累着了!我这在里边了,什

麽事都得靠了!让你一个人照顾孩子,辛苦你了!」「哎呀!瞧你说的!孩子不

也我亲生的嘛!」听着老公这一说,张薇的心里热乎乎的,眼睛感觉都要湿润了,

她也意识到了电话那边的老公心情也很沈重,怕老公在监狱里心情更难受,赶紧

想法把话岔开了。

「老公啊!我今天回家,遇上个傻逼摩的司机!这傻逼居然把我当鸡了,还

要跟我崩锅!」「哈哈!是吗?你没跟他去啊?」「那傻逼样!我就是鸡也不会

和他干啊!再说那傻逼贼小气,开始说五十块钱!後来我一撩他,这傻子一次才

涨二十!最高才给到一百二!你说抠逼不啊?」「哈哈哈……」高兆兴心情也好

了,听了张薇一说,笑了起来。

「再说了老公!你老婆这样的小逼儿!操一回怎麽就值一百二啊?是不是老

公?」「是是是!我老婆多浪!多漂亮啊!」「老公啊!今晚还真有两帅哥来咱

家操我!听说他们鸡巴都挺大的,你老婆这回又得被操得嗷嗷叫了!」「哈哈!

你个骚货!这下又能过瘾了!」「老公你好坏啊!」「好了,大白天的不太方便,

我不和你说了,晚上他们操你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让我听着!」张薇进了淫妻

交友群之後,先後玩了五六次了,其中两次都是和赵铭,也只有赵铭知道张薇老

公蹲了监狱的实情,张薇和别人说的都是老公跑业务常年在外出差。

赵铭也很同情张薇,知道她自己领个孩子,靠卖保险过得挺艰难,所以一有

可能就尽力帮她介绍保险客户。赵铭虽然没什麽权势,也没什麽後台关系,但管

理着那个群,经常组织个淫妻什麽的,在群里的单男里威信很高。上次聚会的张

晨和赵铭关系很好,新认识的「和尚」对赵铭也很崇敬羡慕,张晨和「和尚」既

是网友,又都是一个行业系统的,「和尚」的职位还要比张晨高。最近「和尚」

跟张晨所在行业系统,要给员工上一个集体保险,经过赵铭牵线,「和尚」张晨

帮忙,这个大数额的集体保险交给张薇。

张薇对赵铭很感激,想请他吃饭,并陪他玩,赵铭告诉她直接帮了忙的是「

和尚」跟张晨,让她先感谢这两个人,表示自己和她很熟,谢不谢的无所谓。

张薇染完脚趾甲,给自己的母亲打了电话,说晚上单位有聚会,想让孩子去

母亲那。张薇的娘家条件一点不好,母亲知道她自己带个孩子很不容易,所以经

常把张薇的孩子接到自己家里来,这次听张薇这麽一说,更是痛快地答应了。打

完电话安排好孩子,张薇去了趟市场,她不怎麽会做饭,直接买了不少的熟食和

一打啤酒。回到家,又把自己好好地打扮了一番,描眉涂口红整理头发,脚上穿

了一双花色高跟凉拖,身上穿了件卸肩式背心裙,里边既没戴胸罩也没穿内裤。

六点半左右,天还没黑张晨和「和尚」就来了张薇家,天很热,两人打扮几

乎一样,都是休闲背心、短裤、旅游鞋。张晨的个子很高,接近一米九,身材魁

梧;「和尚」是个典型东北人,个子没张晨高,但也有一米八以上,体格很健壮,

他只是网名叫「和尚」,其实头发很密实。

「哎呦!你们俩这麽早就来了啊!天热吧!快进来凉快凉快!」张薇办保险

的时候,多次接触过这两个人,所以见面并不觉得生分,热情地给两人拿着准备

好了的拖鞋。二人看着打扮俊俏、穿着性感的张薇,心里的慾火不禁都升腾了起

来。

「你们看!我也不会做什麽!弄点菜还都是买来的!别见怪啊!」张薇赶紧

拉着二人坐下,又急急忙忙跑过去,从冰箱里拿出来冰镇着的啤酒。张薇身材很

标准,奶子却超级大,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背心裙,也没带胸罩,这麽一跑一忙活,

两只大奶不由自主地隔着衣服跳了起来。

「别客气!可别忙活了!够了够了!」张晨二人嘴里这麽说着,眼睛却目不

转睛地盯着张薇两只已经突了点的大奶子。张薇拿来啤酒,三人坐在了客厅里的

餐桌前。

「二位!这次谢谢你们啦!你们帮了我这麽大忙!我先敬你们一杯!」张薇

这麽说,既是客气话,也真是很感激的意思,老公在监狱里,只能靠自己一个人

挣钱,孩子上了初中花钱地方很多,有时候还不得不补贴条件更差的自己父母。

这次这个大保单,让张薇挣了一大笔提成,在经济上让她大松了一口气。

「别客气!别客气!来!干了!」张晨二人赶紧举杯,三人一饮而尽。

「和尚」和张晨虽然比较色,但是两人都是老实人,看着性感逼人的张薇,

二人早已慾火难耐了,可觉得毕竟是在人家家里,二人还是表现得比较规矩。时

间过了一个来小时了,酒一连喝了好几瓶了,张薇看出来了两个人的意思,酒喝

得不少了,三人也聊得更熟了,张薇便开始主动了起来。

「哎呦!看你俩这怎麽都成小帐篷了啊!是酒喝多尿憋得还是……呵呵呵!」

「不是尿憋的!是让你给憋得!」张晨比「和尚」开放一些,接过了话头,顺手

按住了她的一只大奶。

「那我憋的啊!就是尿憋的!我也憋得慌了,我带你们去卫生间一块尿吧!」

张薇家的卫生间正好建在了两个卧室中间的空暇处,面积很大,坐便、梳妆台、

浴盆、淋浴一一俱全。张薇让两个人并排站到了坐便前,掀起坐便垫,一手一边

拉下了两人的前拉链,把白嫩的手伸了进去,一阵抚摸之後,把两个人的大鸡巴

同时掏了出来。

「哎呀!你两的鸡巴可都够大的啊!」张薇一手握着一个鸡巴,水葱似的戴

着粉色美甲的手指捏着两个龟头,把两个鸡巴对准了坐便。「和尚」和张晨确实

也都有尿了,在张薇的刺激下,两股有力的尿箭射进了坐便里。

「哎呀!你们别着急嘛!你们尿完了,人家还没尿呢!」张薇有个特殊的癖

好,她极喜欢看男人撒尿,也喜欢男人看她撒尿。她挣脱了张晨摸她奶子的手,

撩起了裙子,蹲在卫生间地板上,把小逼对准了淋浴喷头下的下水道口。

「哦-哦-哦」张薇轻微的呻吟声中,急促的尿液从她下体喷了出来,伴着

清晰地哗哗声,流进了小巧的下水道口里。

看着带着一副淫荡相在自己面前撒着尿的张薇,张晨早就忍不住了,看她刚

撒完尿,便把她拽了起来,撩起裙子,把她按在梳妆台上,握着鸡巴准备操张薇。

「哎呀!别着急嘛!这是泻憋尿的火的地方!要还是有火要泄,就去人家的

卧室嘛!」张晨都急得快红了眼了,一把扯掉了张薇身上的背心裙,连拖带抱把

她弄进了卧室,重重摔到床上,二话没说便把鸡巴操进了她的逼里。「和尚」也

已经是慾火焚身了,直接把鸡巴塞进了张薇的嘴里。

张薇想起来老公还要听她和别人做爱的过程,赶紧从床头拿起一个小巧的头

戴式耳机麦克,戴在了头上,按通了电话。张薇和监狱里的老公常常整夜地通电

话,为了方便省力,她专门准备了这个头戴式麦克风耳机。

「你带这玩意干啥啊?要做现场直播啊!」和尚看着张薇带上这麽个东西,

一脸不解的问。他们也不知道张薇老公坐牢的事,都是只认为张薇有个经常出差

不在家的老公。

「我老公要听你们操我的事儿!」「哈哈!这也是现场直播啊!还是给你老

公直播你被操的事儿!真刺激啊!告诉他,我们一定操地更卖力点!」张晨听了

觉得非常好玩刺激,後边操得更使劲了,和尚一看张薇要说话,便从她嘴里拔出

来鸡巴,转而去玩她那一对又白又大的奶子。

「老公啊!我已经让…让…那两帅哥给操上了!他们鸡巴都可大了,现在操

我那个鸡巴更大!」「好啊!鸡巴大好啊!你这个骚逼不就喜欢大鸡巴吗?」「

老公!你真坏!你老婆都快让人家给操死了!你还笑话人家!」「他们用什麽姿

势操你呢啊?那个没操你逼的在干啥呢啊?」「我撅着屁股趴着那!狗似的趴着

哪!那个大鸡巴帅哥骑在我身上,像操母狗似的操你老婆我那!还有一个在玩我

的奶子呢!」「对,就应该像配狗似的操你,你就是条骚母狗!」「啊-啊-啊

-老公啊!我不行了!他们操的太狠了,你老婆要被操死了!啊-啊-啊-」张

晨虽然听不到电话那边再说什麽,但是听着张薇这麽淫贱地和自己老公说着自己

被人操的过程,觉得刺激兴奋异常,按着张薇大屁股一阵猛操。张薇虽然淫荡,

但是还从来没让这麽大的鸡巴操过,一下子被操得嗷嗷乱叫,话都说不出来了。

「老公啊!他们换人了,那个操我的玩我奶子去了,那个又操我了!老公!

老公!我不行了,我要被他们操死了!」「现在又让你什麽姿势挨操呢啊?」「

老公啊!我觉得我现在像个鸡,侧躺着呢!一个在玩我奶子,一个在後边操我呢!」

「你喜欢当鸡不啊?你下午想当鸡没当成,现在就当鸡让他们操你吧!你个骚货!」

「唔-唔-唔老公!我没法给你说话了,他们要让我吃鸡巴!要一边操我的逼一

边操我的嘴!唔-唔-唔」在这种特殊的氛围下,张晨和「和尚」轮流操着张薇,

不断地变着花样淫弄着她。张薇一会浪叫不止,一会又下流地和老公讲解着。张

晨和「和尚」也玩过好几次淫妻性爱了,可从来还没经历过这样的方式,老婆居

然在现场给老公直播自己被操的过程,两人玩得非常过瘾,操得非常刺激。

「老公!他们欺负人家!让你老婆狗似的跪着哪!要在你老婆嘴里射精!」

「哈哈!就是往你这个小母狗嘴里射!射你狗嘴里都吃了啊!听见没?」「不是

吧!老公!你以前老让人家吃你的精子!这次还让人家吃别人的啊!不要啊!老

公!」「人家替你老公操你!你不应该好好招待人家啊!不但把人家精液吃了,

还要把人家鸡巴舔乾净,知道了不!」张薇跪在地上和老公说着话,两只小手握

着两只大鸡巴,水葱一样白嫩的手指再配着粉色的美甲,握在幽黑的大鸡巴上,

显得非常诱惑。

张薇已经把电话调到了免提,张晨两个人也能听到对方她老公的声音了,听

着夫妻二人淫荡的对话,再被张薇小手舒服地刺激着,两个人几乎同时都射了精,

把精液喷在了张薇的嘴里。

张薇果然把两个人的精液都咽了下去,以前和老公一起的时候,高兆兴经常

让她吃精液,这对她已经习惯了。射完精,张晨坐到了电脑椅上,和尚坐到了床

沿行,张薇跪在地上,小狗一样地爬了过去,先给张晨舔乾净鸡巴,又把和尚的

鸡巴舔得一乾二净。

张薇突然发现,自己的小逼流血了,张薇虽然淫荡,但是老公入狱後,做爱

机会并不太多,张晨鸡巴太大了,又操得很猛,一下子把她逼操出血了。

张晨和「和尚」本来是想好好地玩一玩张薇的,张晨还专门准备了大量的丝

袜、高跟鞋这样的情趣物品,装在一个大包里,带到了张薇家。不过二人很实在,

一看张薇逼流血了,也就打消了原来的念头,把带来的东西都给了她,穿好衣服,

起身准备告辞。

张薇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毕竟二人帮了自己很大的忙,她也知道,自己小逼

流血并不严重,留二人歇息一会再玩,张晨和「和尚」还是觉得没法再玩了,坚

持出了门。

「好吧!你们慢点走啊!东西放我这!下回来玩我的时候再用!」张薇把二

人送出了门口,轻声地对二人说着。

感谢大大热情的分享感谢大大热情的分享感谢大大热情的分享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