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妻自述 >

我和哥哥狂叫呻吟声

时间:2018-07-12 17:14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C字裤 超薄型保险套 费洛蒙香水 颗粒螺纹型保险套 多功能电动按摩棒 逼真老二棒 G点高潮神器 调情震动棒 无线快感跳蛋 遥控玩乐跳蛋 AV女优自慰套 充气性爱娃娃 真人比例娃娃 前列

C字裤

超薄型保险套

费洛蒙香水

颗粒螺纹型保险套

多功能电动按摩棒

逼真老二棒

G点高潮神器

调情震动棒

无线快感跳蛋

遥控玩乐跳蛋

AV女优自慰套

充气性爱娃娃

真人比例娃娃

前列腺刺激器

强精持久套环

加强加粗加长套

AV女优爱液

後庭润滑液

AV女优按摩专用棒

猛男穿戴变身装备

SM激情装

後庭刺激探勘

性感丁字裤

角色扮演服

我叫马伟伦,我和家人住在W市,我今年17岁。

我读十一年级。

我是家中的独子,上有二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

父母离婚。

大姐叫马慧萍,二姐叫马慧龄,妹妹叫马慧兰。

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子,他们很疼爱我,有时侯,我做错事,他们原谅我。

我尽量约束自己不要做错事。

我读书非常用功,我知道我就上十二年级了,准备高中毕业,毕业以後,我就来上大学了。

我记得这个寒假,外面非常寒冷,我没有出去,在家中玩电脑。

我进入国际网络,在网络中,我进入色情网页,看到那些裸体的美女和故事,我非常兴奋,懒叫已经把裤子顶起小帐篷了,我拔出我的懒叫,用手握住懒叫子前後移动。

我感到兴奋要射精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二姐站在那里,她瞪大眼睛说:What are doing?我感到一惊,我的脸红了,我感到我握住的懒叫没有先前那麽坚硬了,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我看见她的脸红了。

我看她穿着大码的T-shirt,T-shirt长至大腿,因没有乳罩的关系,二个乳头凸起来。

我突然大胆起来,我走过去抱紧着她,她对我的行动感到不至所措,我抱紧她,我感到我的半坚硬的懒叫顶着她的凸起的鸡掰。

我在耳边轻轻地说我爱她,我的下身不断地左右前後动着,懒叫顶着和磨擦着她的鸡掰,她的脸变得又红又热,呼吸变得急速了。

她想用手推开我,我用力紧抱着她,我的嘴唇移到她的嘴唇上,我把舌头伸到她的口中,她闭上牙齿,我的舌头伸不进她的口胸,但过一会儿,她张开牙齿,我的舌头进入她的口胸,我们互相吸取对方的口水。

我知道她开始动情了,我轻轻地抱起她放在床上,我们继续接吻着。

我的手伸到她的胸前,轻轻地揉着她的乳房,虽然隔着衣服,但我感到她的乳头变硬、变大,我轻轻地、快速地除掉她的T-shirt和裤子(我们家里有暖气的,所以她穿一件T-shirt,她从来不穿乳罩的)。

眼前一亮,一个美丽的裸体横卧在床上。

她的乳房不十分大,大约34寸左右。

乳头呈粉红色的,已经又硬又竖了。

我一手握着一个乳房,均力地揉着,并用姆指和食指夹着和轻轻地捏着。

用口含着另一个乳头,轻轻地咬着,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全身,最後落在鸡掰上。

她的鸡掰上没长很多毛,有两、三条,摸起来十分柔软的,她的下面已经湿了,阴核已经充血突起来了。

我用二只手指轻轻地捏着,用中指在那湿湿的裂缝轻轻地移动和匀着,她的鸡掰更加流出大量鸡掰汁。

我试着把中指刺进去,里面更湿,我用中指挖着,和进进出出,不断地动着,她开始呻吟起来了,她伸手拿住我的懒叫,上下移动,我的懒叫更加硬了,她也忍不住了,她要求我干入。

我分开她的双腿,跪在她的双腿中间,我用手拿着我的懒叫对准她的鸡掰,大力一潜,懒叫顶入一半,她的鸡掰又紧又湿,我感到紧迫,好像要把我的懒叫迫出来。

我再用力一顶,懒叫全枝进入她的鸡掰了。

痛…好痛…不要动…她用双腿夹住我的屁股,使我无法上下移动。

但我小力移动,我们互相吻着,吃掉对方的口水,我的双手揉着、搓着双乳,我还捏着乳头,过了一会儿,她放开双腿,动一动她的臀部,小声说:不很痛了…我知道她要了,我小力上下移动我的懒叫,几十下之後,我学着书本上的,我大力地干着她的小鸡掰。

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懒叫哥哥…喔…喔…请你大力干死我,喔… 喔…大懒叫哥哥…喔…大懒叫哥哥…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二姐高潮了。

大约十分钟左右,我喘着气对她说:二姐,不行…了…我要射了…忍住…忍…不…住…大约十来下,我感到一股热热的阴精射在我的懒叫头上,我终於忍不住,我终於射了已经忍了十七年的洨了。

我射入二姐鸡掰里面,我感到疲倦,便伏在二姐的身体上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我醒了,二姐用手轻抚摸我的头和脸,我发觉我的头伏在二姐的双乳上,我抬起头,用口吻着乳房,从右到左,从左到右。

我还用牙轻咬她的乳头,她轻轻动下身她的鸡掰紧紧包住我的懒叫,我感到我的懒叫又开始涨大了,把她的鸡掰塞得满满的,她的鸡掰湿了,流出很多水,我轻轻地上下动着,她也开始呻吟了。

我加快干她的小鸡掰,我看我们的肉体交媾的地方,我的懒叫一入,她的小鸡掰凹下去;懒叫一出,红红的小鸡掰皮和肌肉凸出来,我学着A书上的法子,九浅一深地干着小鸡掰,她又大声呻吟起来:啊…好一个…大懒叫哥哥…好…干得…小…妹…小鸡掰好啊…大力…干…死…小妹了,…大力…啊…大懒叫哥哥…大…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听到到她淫叫,我更加兴奋,我不理什麽技巧,她是否经得起我大力干她的小鸡掰,我分开她的双腿,大力地干着,根根到低,她淫叫得更疯狂,大喊道:噢…不行了…我感到一股热的鸡掰汁射到我的懒叫头上,我知道她射了,她像死人一样躺在床上,她高潮了。

我不理三七二十一,我把拖到床边,分开她双腿,用手拿着懒叫对准她那湿湿的鸡掰,用另外一只手的手指分开她的大鸡掰皮,屁股往後,然後大力一挺,全根没入。

我用老汉推车式干她的小鸡掰,懒叫在她湿湿的鸡掰进进出出,发出卜卜的声音,她又呻吟起来:喔…喔…喔…大懒叫哥哥…好舒服…好爽…你干…死…妹妹了…我…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又了。

我觉得我也快射了,我疯狂干了几十下,我终於射了…我,觉得又舒服又疲倦,我伏在她身上休息一阵。

二姐回过头来,她用双手推我,说:你好重。

我拔出我那软软的懒叫,躺在她身边,她起床走进厕所,拿了条热的毛巾出来,她帮我抹懒叫上的鸡掰汁,然後我们用枕头垫着,斜躺在床上,她的头倾斜在我的肩上,我的一只手伸过去玩弄她的乳房,她轻轻打一下,说:先前还没玩够吗?我没将手拿开,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我问她:二姐,你不是和你的朋友们去滑雪吗?你什麽时候回来?为甚麽我不知?二姐说:我回来已经很久了,因为仙蒂在滑雪的时候跌断了腿,我和几个朋友送她去医院治疗,然後送她回家,所以我提早回来。

我回来家时,静悄悄的,我想个个都出去了,我就回我的房间换衣,躺在床休息。

後来听到你开门的音响,我走过来看看,结果是这样,你也知道。

我忽然坐起来看着她,我一边穿衣一边说:姐,起来,我们去买避孕药。

A书上说,事後避孕也有一定的保险。

但二姐看着我穿衣,她没有下床穿衣。

好二姐,为甚麽还不下床穿衣呢?她也不回答我。

过一会,我正要出门,她笑着说:弟,不用去买了。

我看着她说:为甚麽?她勾一勾手指要我过去,她轻轻地打下我的头,说:还未弄清二姐要不要避孕,就把二姐强奸。

坏弟,好在二姐今天是安全期,如果不是,就麻烦了。

对不起,二姐。

我上床抚弄她。

她滚来滚来,一边笑一边向我求饶:弟,不要玩,二姐有话同你讲。

我也不抚弄她了,她坐起来,拍着床要我坐在她身旁,说:弟,今天的事二姐不瞒你,弟,你知道吗?二姐很爱你的,从你十五岁那一年,你从马路救我的生命,二姐我对你心不是姐弟情,还有其他的情。

我本来不清楚,我现在明了。

二姐,我也很爱你的!我抱紧她,吻着她,最後我们的唇交合起来,深情地拥吻着。

我的手抚摸着她双乳,揉着、搓着、捏着她的乳头,她的乳头和乳房又变硬了。

我的手向下伸,抚摸她的鸡掰,她的鸡掰凸起像小馒头,已经湿了。

我分开她的大鸡掰皮,用手指挖弄她裂缝,用二只手指轻捏她的阴核,她全身打颤着,我的唇往下吻,一直吻到她的鸡掰。

我吻遍整个鸡掰,用双手指分开她的大鸡掰皮,用舌舔她的小鸡掰皮和伸进鸡掰里面,然後轻咬阴核,她打颤着。

她一边呻吟一边除开我的裤,拿出我半软半硬的懒叫含入口,我感到暖暖的包着,好舒服,她用牙齿轻咬和用舌头舔着我的懒叫头,我的懒叫交大了,把她的口塞得满满的。

我们69式互吻着,我轻咬她的阴核,还用中指伸入她的小鸡掰里,挖着干着她那紧而湿的鸡掰,她呻吟起来,但她含着我的棒子,她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没多久,她的鸡掰喷一股热热的鸡掰汁出来,喷得我一面都是鸡掰汁,惺惺的味道。

她伏下在我的胯下,吐出我的涨硬的懒叫,她回头说:弟,我的口麻木了,我很倦。

我坐起来,抱起她,她用手拿住我的懒叫对准她的小鸡掰,慢慢地坐下来,她上下移动她身体,她的双乳房也跟也动而动,美极了,我伸出双手握住她的双乳,玩着,不久,她的动作越来越慢了,最後伏在我身上喘着气。

弟,我不行了,我无力…我扶她卧在床上,我说:二姐,张开你的双腿,抬高你的屁股。

她像八字一样张开双腿和抬高屁股,我看到她整个鸡掰露在我面前,那红红而湿的大小鸡掰皮,流着鸡掰汁和我先前的洨,阴核充血凸起了像指头一样大,我拿着我的懒叫对准她的鸡掰,大力干入去,我再整枝拔起,留懒叫头在鸡掰口,又大力干入去,来回抽动了几十下,我的一股大的洨射入她的子宫,她一阵颤栗,我们满足地相拥睡着。

我们大约睡了二个钟头,醒来了,我抱着她,同她谈话,我问她是不是第一次,为甚麽又没流血,动作和反应那麽温和…我故意不说下去。

她说是第一次。

我说:为甚麽没流血?听说第一次会流血啊!她说:可能我以前活动的时候弄破了处女膜吧!她说:原来烧干是那爽和舒服的…怪不得大学里的女生很多时间都谈论烧干,现在我做了…我爱你…弟。

我和二姐发生性行为之後,我们的关系变得比以前更亲密了。

二姐放假在家,我要天天烧干,但二姐说这样会对我身体有害,会影响我的学业,所以我们一星期做二次。

如果二姐返学,有星期天才能做。

有时放假在家,夜晚我偷偷地走进她的房间要做,她不给,有时我抚摸她,让她兴奋,这样我便可以达到我的目的了。

这个学期,我不像其它青春期的年轻人一样,对性好奇和疑问这麽强,我专心读书,我顺利毕业并进入美国一流大学继续我的学业欢乐家族(二)有一次,我周末返回家,大姐和小妹去看香港明星来美的音乐会,二姐没回来,我有少少肚子不舒服,我和妈用过晚餐後,我很早上床休息了,母亲在厅看中国人的连续剧录影带。

半夜我起来上厕所,在我完後回房,当我经过妈妈的房间,我听到呻吟声和哭声自妈咪的房间传出来,我想妈咪她可能出了事,我准备拍门进去,我发现门原来虚关上的,我打开门,看到妈妈一丝不挂躺在床上,一只手拿着假懒叫干着自己的鸡掰,另一只手拿住爸爸的照片,一边呻吟一边低声哭泣。

我站在房门口一动不动,假懒叫和鸡掰的磨擦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她的双乳在她的抽动下,一上一下动着,她的乳非常大,大约36、37寸以上。

我站在那里看了大约十分钟上下,我走过去抱住她的头,抚摸着,吻着她的脸,问她为什麽哭泣,安慰她。

她一看是我,脸红着,不好意思坐起来,问我为什麽在这里,我照说我去厕所回来,听到哭声和呻吟声,就进来。

我重复问她为什麽哭?她红着脸说:我看电影看到有些兴奋,所以回房自慰。

当看你爸爸的照片,想起你爸的懒叫干入我的鸡掰同我烧干时,何等快活,而现在没有了,我一时感触,所以我哭了。

我在她说话的时候,伸手抚摸她的身体和乳房,最後手落在大乳房上,我用手掌搓着、揉着,和用手指捏着乳头,她的乳头早已硬了,在我的捏弄下,更加硬了,她呻吟着,看到我的裤裆起了小帐篷,她伸手放在我的小帐篷上,虽然隔着裤子,但我感到她的手非常暧和,柔软的。

後来,她的手伸进我的裤里,温柔地握着我已经硬起的懒叫,她一怔,说:这麽大,比你父亲还大!并且上下移动,帮我打起手枪来。

我舒服地呻吟起来,我对她说:妈,把它放入口中,好不好?她踌躇一下,然後伏下去,张开小嘴含住我的懒叫头,用舌头舔着,并用牙轻轻咬着。

我也弯下腰伏在她的小腹上,吻着,一直吻到她的鸡掰。

她的鸡掰像小每馒头凸起,周围长着密密黑黑的芳草,如果不是假懒叫还干在鸡掰,几乎看不到鸡掰口。

她的阴核已经充血竖起来了,我把嘴含住她的阴核,用舌头舔,用牙轻轻地磨着,用手拿住假懒叫做着活塞动作,她含着我懒叫的口发出唔、唔的声音。

不久,她用双腿大力夹住我的头,我感到一阵颤抖自她的下身传来,她吐出我的懒叫,大声地呻吟:…啊…啊…她已达到了高潮。

她躺在床上喘着气,我的懒叫还顶住她的嘴唇。

懒叫还硬硬的,我感到痛,我起来和掉转我的方向,我跪在她的双腿间,拿住我的懒叫在她的鸡掰口来回磨着,我准备干入去。

妈妈清醒了,见我准备干她,用手挡住鸡掰口,不让我干入去,她看着我说:伦,我们是母子,不能烧干,这样做是乱伦。

我知道不能用强来对付自己的妈咪,我忍着懒叫的痛向她慢慢解译,我说:妈咪,其实现在社会用法律来禁止人类乱伦,因为它提倡优生。

在旧社会,人们也禁止家庭成员乱伦,因为人们不想一个家庭的男人互相争女人而弄得一个家不得安宁,父子、兄弟反目成仇。

在旧时的中国,不是很多表哥和表妹结婚吗?在很多少数民族中,父死子同母结婚,现在父亲已经不在,儿子我有权使妈妈快乐。

妈,你很久没同男人烧干了,难道不想吗?另外,家中成员能够互相爱着,我们不说出去,谁会知道我们乱伦呢?况且在美国很多父女、母子、姐弟、兄妹都乱伦呢!难道社会去阻止得他们吗?我一边说着一边玩弄她的大乳房,捏着乳头,乳头又竖起了,她口中发出:唔…我知道她又兴奋了,我双手拿开她挡住鸡掰的双手,她的双手是作状挡着,我用左手分开她的鸡掰毛和大鸡掰皮,我看到里面红的小鸡掰皮和肉壁,有很多鸡掰汁流出,我用右手拿住已硬了很久的懒叫对准,向前一挺,懒叫头和一半已入去。

我感到非常紧迫,像要推懒叫出来,她叫痛:伦,不要这麽快干入。

我不敢抽进,停留不动,我继续用嘴含住乳头和用一只手玩弄她的另外一个乳房。

我搓着、捏着乳头,刺激她的性腺,不久,她下身动了一下,我知道她要我干入去了,我大力往前一挺,全根没入了。

她又叫痛,我不动,过一会,我慢慢地抽动,鸡掰更滑了,她发出呻吟了,我知道行了,我大力抽干着,她的呻吟更大: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感到一股热热的鸡掰汁喷到我的懒叫头上,她又高潮了。

她像死鱼一样躺在床上,我还未射精,我把那硬硬的懒叫抽出她湿湿的鸡掰,把她反转,使她的背面向我,我看到她白白而肥大的屁股,她屁股口黑黑的紧合着,我想去鸡掰汁她屁洞,我分开她的双腿,两个洞口在我面前呈现无遗:前洞有湿湿的鸡掰汁流出,鸡掰汁在她的鸡掰毛上闪闪发光和把下面的床单弄湿了。

我用手在她的鸡掰口和鸡掰毛上取鸡掰汁揩在屁洞口使它湿滑,我用手拿住我的懒叫大力干入,她的屁洞非常紧,像二姐那处女的鸡掰,入到一半,她痛醒过来,大声叫痛,叫我不要干,我不理她的恳求,我大力一挺,终於全根没入,她痛昏了过去。

我不理三七二十一,我大力地抽干着,大约抽干几十下,她醒来了,不断地呻吟,我感到我要射了,我飞快地抽干着,她更大声呻吟,不久,我终於射出,热热的洨把她大肠烫得她大叫一声,她又打颤,她又一次高潮了。

她转过身来,用妖媚的目光看我,露出满足的微笑,我们相拥睡了。

欢乐家族(三)早上起来不见她,我知道她去煮早餐了,我裸体着走出来,怎知在门口见到大姐,大姐也见到我,红着脸说:这麽大不穿衣服在家时走。

她行过我,用眼尾看我那已软的懒叫,红着脸回房去了。

我回妈的房间穿上衣服,走下楼,走进餐厅,见妈咪已经把早餐放在台上了,妈咪微笑看着我走过去,我叫声妈,早。

我不理她吃了没有,大口地吃着,一直吃到七份饱才抬起头,见妈还微笑看我,我说早餐很好吃,继续大口地吃着,她说:小心点,别噎着。

她说这早餐不是她煮的,是大姐煮的。

我一看钟,只不过是八点,我反问说:大姐应该未回来,为什麽我在房门口看见她?阿萍昨晚已经回来了。

(大姐叫蕙萍〕我们的事她知道了?母亲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们还谈了很久,她还说想试一试。

我不知妈说什麽,妈伸手轻轻摸我的头,看着我说:她想试一试烧干的滋味。

真的?唔。

你要温柔些和小力些对待你大姐,不要像昨晚对待我一样,你大姐是处女啊!我知道了。

我不等吃完早餐,我走上楼直至大姐的房间,房门虚掩着,我推门进去,大姐已经躺在床上,她红着脸看着我,她用一条薄薄的毯子掩盖身体,她的雪白的双肩露出毯子,双峰顶着凸起,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好看极了。

她嗔道:未看过大姐吗?我想她已经裸体了,我打开毯子一看,果然是裸体躺在床上,我站在床尾仔细地看着那雪白的裸体,大姐虽然不像妈和二姐高,但也有5尺2寸半,她有一对像妈妈的大乳房,大约有35寸以上,两个乳头像葡萄子一样,粉红色的。

她的鸡掰光白的不生半条毛,大鸡掰皮黑红的微开着。

好一幅美艳的裸体图。

她见我看得入神,嗔道一声:看饱未!我回过神来,我上床躺在她身边,问她:大姐,真要试一试。

唔,我这麽大还未试过,昨晚我看你和妈烧干,虽然看她很痛苦,但她最後很快乐的,我希望你不要把我鸡掰汁得这麽痛。

大姐,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我伸手过去抚摸她的乳房,我感她打一下颤,用手指在她的肉峰上搓着,另外用两另手指捏她的乳头,从这个到另一个,同时,我伸头过去,我用嘴唇吻她耳垂,还用牙齿轻轻地咬着耳垂肉,并用舌头舔着。

我从耳、下巴、鼻尖一直到唇,我们来一个法国深吻。

我的嘴唇离开她的嘴唇,一直很吻,最後吻地她的乳房上,我从乳脚吻上去到乳头,乳头在手玩弄已经竖起来了,我用嘴含住一个乳头,用手继续玩弄另一只,另一只手拿住她的手伸到我的胯下,她的手拿住我半软硬的懒叫,我叫她上下套动,不久,懒叫在她套动下变大,她下头一看说:天啊!懒叫有8寸长、3寸宽。

弟,我想有些少害怕。

我抬头问她:为什麽?她目光看望向我的懒叫,说:这麽大,放入去,不死也痛死。

我说:不要怕,女人的鸡掰有弹性的,小孩这麽大也能生出来,你们女人不是喜欢男人大吗?我继续用嘴含住她乳头,用牙轻轻咬着和用舌舔着,我的手已经伸到她的鸡掰,她的阴无毛,玩起来好爽。

阴核已经竖起了,我用手轻轻地捏着、揉着,用手指去分大鸡掰皮,挖着小鸡掰皮,她兴奋了,很多鸡掰汁自鸡掰流出,我想手指干入去,但我不想干破处女膜,我想用我的懒叫去把它顶破,我想尝一尝破处女膜的感觉。

我的嘴放开乳房,我的嘴唇从她的心口吻到她的肚子上,我看到肚脐又大又深,我用舌顶入她的肚脐洞舔着,她大打颤,我在她的肚脐吻了一会儿,离开她的肚脐,一直吻下去,到了小腹,在小腹周围活动着,最後,我要吻她的无毛鸡掰,鸡掰非常美,阴核已经竖起了,在无毛的鸡掰上竖起像一坐小山在平源坐起,呈得极好看,两片大鸡掰皮微微裂开,红的小鸡掰皮和肉,鸡掰汁已经流出来了,把大鸡掰皮弄湿了。

我看到这样的景象,我忍不住了,我伸头过去,用嘴唇放在她大鸡掰皮上,舌伸进裂缝舔着小鸡掰皮和肉壁,我的口水和她鸡掰汁把鸡掰的入口全湿了,我的嘴唇往上吻,含住那竖起的阴核,轻咬着和用舌头舔着,她的鸡掰汁更多地流出,鸡掰口更湿了。

我的懒叫已经硬到痛了,用左手拿住对准目标用力一挺,懒叫头入了,我感到非常紧迫,她大叫痛,我没有再挺,吻着她的双乳和其它地方,她轻说:弟,小面好痒,试一试往里挺。

我如闻-旨,用力往里一挺,只入34左右,她大声叫痛,妈听到叫声走进来看,她看到我的懒叫干入大姐的小鸡掰,她走过去安-大姐,说:女人的第一次是这麽痛的,叫她忍一忍,过了就好了。

接着她低下头吻大姐的大鸡掰皮和用手捏着阴核。

过了一会,她又要我干入点试试,屁股向後用力往前一挺,懒叫全根没入,她痛得眼泪从从眼角流出,我看到她这麽痛,低头对妈说:大姐现在这麽痛,不如我们做一做先。

好啊!她站起来,脱掉衣服和裤子,躺在床上,双腿八字分开,并把屁股抬高,整个鸡掰露在我面前,我伸手过去一摸,已经全湿了。

我把懒叫抽出大姐紧迫的小鸡掰,我一看血红的懒叫,血红的鸡掰汁也-懒叫的抽出-红了床单,我知她的处女膜被我顶破了。

我移动到妈的双腿中间,拿住懒叫对准大力一挺,全根没入她皱一皱眉头,轻轻打我一下,说:懒叫这麽大,一下了顶入人家的小鸡掰,会痛的,下次不要这样。

我说:下一次我会-香惜玉。

我不理会她痛或不痛,懒叫在小鸡掰九浅一深干着,她呻吟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喔…喔…干死我了…喔…喔…喔…喔…叫大懒叫哥哥!…甜甜心哥…妈感难为情叫自己的儿子做哥,我故意不抽动,过了一会,她可能敌不过鸡掰的痒,她小声叫叫:哥哥,大懒叫哥哥…甜甜心哥,我要,里面好痒。

我还故意不抽动,大姐已经不痛了,她侧卧看着我和妈做,坏人,轻轻地在我的胸打一下,故意为难妈。

我看时间已经够了,不要玩太过火,我要妈转身,像狗一样跪在床上,双手弯曲用肘顶着床,两个巨乳挂在胸前,屁股高高地竖起,湿润的鸡掰和红润的裂缝鸡掰汁不断地渗出,我等不了,拿住坚硬的懒叫全根干入,她这次不介意我一下全部干入,还话我干得好,她要我大力干.我听这样,不客气了,我全部抽出只留懒叫头在鸡掰口,又全根干入,我不断抽动,她大声呻吟起来: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叫大懒叫哥哥…甜甜心哥…喔…你干得小…妹…好爽…嗯…嗯…啊啊… 我我…我…小妹…我…喔…啊啊啊…我也喘着气大力干她,我知道她快出了,我飞快地抽动懒叫。

我感到鸡掰一紧,一股阴精喷在懒叫头上,热热的,很舒服,她高潮了,她无力地伏在床,我也快要射了,我用大力抱住她的腹部,使鸡掰不脱离懒叫,懒叫飞快地干着,发出卜卜的声音,我射了,三股热热的洨喷得她打起颤来。

我抽离她的鸡掰,看着湿湿的懒叫在射的原因下变小一点,又软又硬。

我对大姐说:这时的懒叫小了,要不要干入试试?好啊!她像八字一样张开双腿并抬高鸡掰,她雪白的鸡掰呈在我面前,凸凸的,阴核竖起像葡萄子一样,红红的大鸡掰皮裂开,血红的鸡掰汁在鸡掰口好像要滴下来。

我伸手来回抚摸整个鸡掰,用两只手指分开大鸡掰皮,另一只手拿着软硬的懒叫用力一挺,懒叫头入去了,她皱一皱眉头,我问她:痛不痛?她说:只是一点痛,但不要紧。

这样我继续一挺又一挺,随着我的挺入,她只是皱眉头。

懒叫终於全根入了,我和她吐了大气。

我没有抽动,我们进行法国深吻,我还用手玩弄她的双乳。

妈妈醒了,她看一看鸡掰,我的精和她的鸡掰汁流了出来,从床头拿一张纸巾挡住鸡掰走去厕所清理。

我和大姐还吻着,摸着对方。

过了一会儿,她小声说:弟,姐鸡掰里好痒,请你轻轻抽动看看。

我的懒叫在我伏在她身上接吻和爱抚的时候已经硬了,听到她的同意,我轻轻地抽动我的懒叫,她开始呻吟了:嗯…嗯…嗯嗯…嗯嗯嗯…我感到鸡掰没有先前那麽紧,可能鸡掰已经适应我的大懒叫了再加上鸡掰汁的润滑。

我加快抽干速度,九浅一深,我低头看我们的交合处,懒叫顶入,她的大小鸡掰皮也随着凹了下去,鸡掰汁挤了出来。

懒叫拉出,她的小鸡掰皮和红红的肉也随着懒叫的拉出而拉出,鸡掰汁也被拉出,後来我变了干法,有时是八浅二深、七浅三深…一浅九深。

随着我的干法,她的呻吟越叫越大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到了高潮,一股热的阴精喷在我的懒叫头上,她脱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不动,硬的懒叫干在她鸡掰里,我吻她,搓她的双乳,捏她如葡萄的双乳头,不久,她回过气,开始扭动下身,我知道她又要了,我也开始抽动我的懒叫,我把她的双脚压住她双乳,这样鸡掰高高地呈露在着,方便我抽干,我这时不理会什麽干法,杂乱无章干着可爱的小鸡掰。

她又大声呻吟起来: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知道她快高潮了,我也要射了,我快速抽动懒叫,大姐我要射,她叫我放心射,她很安全的,我听她这样讲,我忍不住终於放心射,我一边射一边抽动,热热的洨射进她的子宫,她打一下颤,她又喷出了热热的阴精喷到我懒叫头上,我们满足地互搂着休息。

一会儿,妈轻轻地打下我的屁股说:还不快起来清理一下。

我把已经变软的懒叫抽离大姐的小鸡掰,懒叫湿湿的,淡红的鸡掰汁和我白白的洨自大姐的小鸡掰裂缝流出。

妈忙从床头拿块纸巾给大姐挡住鸡掰汁的洨,大姐挡住她的小鸡掰走去厕所清理,妈拿湿热的毛巾为我擦净懒叫上的鸡掰汁,我双手玩弄妈的双乳,大姐这时从厕所出来,她从床尾拿条毛毯盖在我和妈妈的身上说:弟,不要玩了,我看你昨晚到今日已经出了几次精,一定很倦了,来,让大姐和妈陪你睡一睡,男人出了几次不休息很易生病的。

大姐上床来用毛毯盖着,我伸只手过去玩弄她的双乳,玩着四只乳房,玩下玩下睡着了。

大约睡了二个小时,我醒了,发觉只有大姐躺在我身边,她也醒了,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当我们眼神相交一会,我们吻起来了。

吻了一会,我打开毛毯看她无毛的鸡掰,见已经红肿,我怜惜地问她:痛不痛?她说:有少少痛,但不要紧,妈说玩多几次就没事了。

弟,干大姐好舒服,大姐爱你。

我深情地吻下她,说我也爱她。

这时,妈在楼下叫我们下楼吃午餐了,我们穿起我们的衣服下楼了。

欢乐家族(四)春去秋来,不经不觉过了三年,我和妈、大姐、二姐关系更加亲密了,我很爱大姐,几孚每个星期烧干二次,因为我有星期末才在家。

有一次,这天是星期五,下午本来有二堂课,但老师没有来上课,个个都走了,提前回家,我驾着车准备离开的时候,我想我的学校离二姐的学校大约十分钟车程,二姐星期五没课,她在不在呢?我不理这麽多,认准方向驾车去二姐那里,二姐不是住在学校里的,她和二个好朋友(同学)在大学附近租一间屋住。

我来到她的住所,我按了门钤,开门的是她的同学Maggy,我看她穿短裤和T-shirt出来,我这时才发现她虽然戴着厚厚的眼镜,但她身材这麽好,她的成熟的乳房非常大,胸前两点葡萄在窄小的T-shirt下呈现出来,我看了砰砰心动,我为了分开她的注意,我问她:二姐在不在?她红着脸说:在。

我没有徵求她的同意就入去了,她想阻拦也没法了,因为我已进了屋。

在客厅,我问:二姐在哪里?她红着脸指一指房间,这时我听到呻吟声从房间传出来,我走到门口,手一握门拴,我发觉门拴没锁,轻轻一扭开门,就看到二姐和她的另一个同学Cindy裸体着正进行69式互吻对方的阴房,Maggy想叫,我迅速用手摀住她的口,我用表情暗示叫她不要出声,她眨了眨眼,表示OK。

我看着她,她也红着脸看着我,我伸过头去吻她,她闭着眼和人互吻着,我一只手抱紧她,另一只手摸她的双乳,手指捏她已涨硬的乳头,她发出低声呻吟声,我离开她的嘴唇,她的身依着我,我的手还轻轻地捏着她的乳头,她不断地低声呻吟,我的眼始终没有离开过二姐她们,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两个女人的慰籍镜头,我感到很兴奋,懒叫架起帐篷来。

二姐她们发现我看着她们,cindy红着脸看着我,她离开二姐的鸡掰,二姐用媚看着我,问我:伦,什麽时候来到?我说:我站在这里很久了。

她还用责备的口吻问Maggy:为什麽他进来你也不通知我们一声?OH!I SEE,原来小弟用美男计。

Maggy说:不是的,是…是他…不要我叫的。

二姐说她不理这麽多,她望住我的帐篷,弟,过来帮二姐止下痒?NO PROBLEM!我走过去,她们的姿势没有变,二姐在上,屁股高高的抬起,看着她湿湿的鸡掰,鸡掰口留着Cindy的口水和她的鸡掰汁,拔出我已硬了的懒叫在她鸡掰口磨几下,我全根干入去,她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说:男人的懒叫真好!懒叫不断地抽动着,她一开始还吻着Cindy的鸡掰,过了一会,她就不断地呻吟着: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懒叫的出出入入,鸡掰汁被挤出来,把Cindy滴满面,後来她开口吃着二姐的鸡掰汁和吻着懒叫和小鸡掰的交合处。

不久,二姐喷出一大股阴精喷在我的懒叫头上,我感到热热的非常舒服。

我伏在二姐的背上休息,Cindy在下面大叫:喂,你们两姐弟好重,把我压死了!我们听到这样,我离开二姐的背并抽出我湿润而还坚硬的懒叫,我坐在床上,二姐也离开Cindy的身体。

我看到Cindy的鸡掰,她像大姐一样白雪雪无毛,看清楚,她不是像大姐一样天生的,它是刮净的,我伸手过去抚摸她的阴户并捏着阴核,她顿时打了一打颤。

二姐抬起手勾一勾手指,要Maggy过来,Maggy过来坐在床上,二姐说:Cindy、Maggy,你们说过想试下和男人烧干的滋味,现在有一个现成的,他英俊,懒叫又长又大,你们要不要试试?她们红着脸看着我那坚硬的竖起的肉棒,点点头。

二姐拍拍我的肩,说:弟,她们未同男人做过,你要温柔些。

唔。

我回答二姐,我的嘴已经伸过去吻Cindy的鸡掰,二姐下床让Cindy躺在中间,我继续吻她的鸡掰,用手指分开大鸡掰皮,舔着小鸡掰皮的鸡掰壁,她打颤着,二姐和Maggy分坐在两旁,弯下腰,一人一个乳房,她们用手搓着乳房又用嘴含着乳头,舔着的轻咬着,在三样刺激下,Cindy疯狂的乱叫,呻吟着,鸡掰汁比先前多了。

突然,一股大的鸡掰汁喷在我的脸上,我用手沾放入口中品嚐,虽然有少少腥味,但甜甜的。

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

我贪婪地伸过嘴,在裂缝上舔着并吞下鸡掰汁,她在我们三人的刺激下又兴奋了。

我这次用手拿住已经硬得痛的懒叫对准她的鸡掰口,在大鸡掰皮周围和小山丘上磨一阵,她大声呻吟说里面好痒,要我干入去,我的屁股往後用力向前一挺,懒叫头入了,她那紧紧的阴壁包住懒叫头,她的眉头一皱,我问她:痛不痛?她说:有少少痛,但不要紧,可能鸡掰被假懒叫干多了,已经适应被干了。

她叫我放心干,我听到她这样说,我用力一挺,又入了34。

这时她的眉头大皱一下,我停止干,让懒叫在鸡掰停留一会,她轻轻地动着臀部,我知她行了,用力一挺,全根没入她的鸡掰。

她用双腿夹住我屁股,使我不能抽动,她说有少少痛,叫我不要动,还说我的懒叫比假懒叫更长更大,她一时吃不消。

过了一会儿,她放开双腿,叫我轻轻地抽动试试,我把懒叫抽出少少又干入,来回抽动几十下,在鸡掰汁的润滑下,我感到鸡掰已没有先前那麽紧了,我又懒叫抽出大半,然後再干入去,她的呻吟由小到大了,我的抽干也快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又高潮来了,我把她双腿压在二姐和Maggy的头上,使她屁股高高地抬起来,使整个鸡掰呈出来方便我的抽干,我知道我快射了,我快速地抽干起来,我对她说:我要射了!她叫我放心射,她今日很安全。

我听到她这样说,抽干几十下,我射了。

我软绵绵地伏在她身上休息。

过了一会,她说要清理一下,我拔出因射了精而软软的懒叫躺在床上,她从床头拿张纸巾挡住鸡掰口去厕所清净我留在她鸡掰内的洨和她的鸡掰汁。

二姐见我躺在床上,问我:还玩不玩?我答:玩。

她用手拿住我湿软的懒叫,上下套动,她低下头用嘴含着我的懒叫,一会舔着懒叫头,一会把整枝懒叫含在口中,不断地做着。

Maggy在一旁看,她最後也伏低身用口去吻懒叫,她从懒叫吻下去,用口玩弄我那两个睾丸。

在两个热口的刺激下,我的懒叫又竖起了,二姐还津津有味地含着已勃起的懒叫。

Cindy从厕所出来,看到这样,抱住我,用她那两个丰满的奶子压我胸膛,不断地磨着,伸过口来,我们做着法国热吻,在四样刺激下,我的懒叫变得好硬了,想干鸡掰,她们离开我坐起来,我也坐起来,我望着Maggy,她也红着脸望着我。

过了二分钟左右,她自动躺在床中间张开双腿,二姐和Cindy吻她的耳根、鼻尖、口、颈,最後吻在双乳上,她们用手搓、揉、捏和含着乳头舔着,她还穿着底裤,但已经被鸡掰汁弄湿了,底裤里凸凸的和黑黑的,非常好看,我用手抚摸那凸凸的地方,手指在鸡掰皮部位上上下磨着,她打了下颤,鸡掰汁流出更多。

我除掉她的底裤,整个鸡掰呈现在我面前,凸凸的阴核鲜红娇艳,密密黑黑的鸡掰毛生在小山丘上和少许生在大鸡掰皮两旁,鸡掰汁已沾湿了整个鸡掰和鸡掰毛了,阴核已从大鸡掰皮冒出来竖起了,红润的大鸡掰皮微微裂开,里面红红的和鸡掰汁泛滥,显得好看极了,我伏在床上去吻她鸡掰,用舌上下舔着,手指轻捏阴核,过了一会,我用口含住阴核,手指在鸡掰口轻挖,她呻吟着: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上下刺激下,她高潮了。

我们继续吻着她,不久,她又开始呻吟,鸡掰汁比先前更多、鸡掰更湿,我双手分开她双腿,使它尽量张开,我跪在她两腿中间,一只手的两只手指分开大鸡掰皮,另一只手拿住坚硬的懒叫对准鸡掰口用力一挺,整个懒叫头全入了。

她的鸡掰好紧迫,迫得懒叫头有少少痛,她也大声叫痛,二姐和Cindy安慰她,说女人的第一次是这麽痛的,过了就快活了。

Cindy继续抚摸和含着乳头,二姐来吻我和Maggy的交合处,最後她含着阴核舔着,过了一会,她说不痛了,叫我挺入试试。

我挺入少许,她又叫痛,我又停止挺。

过了一会,她说不痛了,叫我再挺入试试,我挺入少许,她又叫痛,我又停止挺,…来来回回,不痛就挺、一痛就停止,五次之後,终於全根入了。

鸡掰好紧迫,我懒叫被它夹住有少少痛,我九浅一深地慢慢抽干着,过了一会就变八浅二深,她大声呻吟:…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又高潮了。

我还未射,不断在鸡掰出出入入,她出了两次,像死鱼般躺在床上呻吟着。

二姐用手抬高她的屁股,使整个鸡掰露出来方便我抽干,在二姐的帮助下,我抽干的速度加快了,我不理什麽九浅一深,我根根干到底,她被我干得死活来,不断大声呻吟:…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叫大懒叫哥哥…甜…甜心哥…喔…你干得小… 妹…好爽…嗯…嗯…啊啊…我我…我…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又…了…一股阴精喷在懒叫头上,热热的,烫得我好舒服,我射了。

我感到好倦,伏在她身上睡了。

过了一会,二姐拍醒我们,她和Cindy拿着热烫烫的毛巾,要我们起来清洁一下就回家了。

我起来拔出软绵绵的懒叫,鲜红的鸡掰汁和我的白色洨浆在懒叫上,二姐拿热毛巾同我清净懒叫上的鸡掰汁在处女落红,Cindy也帮助Maggy清净,她看床单上的落红和Maggy鸡掰口上的淡红鸡掰汁,她一边清理一边说:恭喜你,Maggy,你落红了,你成为大个女了,以後你可以和我们一起玩了。

二姐她们帮我们清理後,她们要我们快一点穿衣,说:时间不早了,已经6PM了,我们快回家。

我们穿好衣服,回家去了,当我走到门口,Maggy说:我不想回家了。

我们问她:为什麽?她说:我…小鸡掰好痛,走起路来,给裤子擦着,好痛。

我不想家里人知道,我想明天才回去。

我们听到这,我们也不回家了。

我走到她的身旁,跟她说:对不起!她说:没关系。

我在她脸上一吻,抱起她走回房间,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除清衣服和裤子,她光脱脱地躺在床上,我分开她双腿,她红嫩的小鸡掰呈现在我面前,我叫二姐取来消炎药帮她涂上後,二姐和Cindy去准备晚餐了。

我也脱清衣服和裤子躺上床去,我和Maggy拥抱着对方吻着,我又伸手去玩弄她的奶子。

大约半小时,二姐入来叫我们出去吃晚餐,见我们在玩,她叫我:等一会不行吗?我叫二姐把晚餐搬进来,Maggy不可以出去外面吃。

她们把晚餐搬进来,我们四人围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吃着晚餐。

晚餐後,我们又玩,我把三个女人各了二次:我在二姐的鸡掰射了一次,後来在Cindy和Maggy的双嘴夹攻下,射在Maggy的脸上後滴落在她乳上,二姐和Cindy用口把Maggy身上的洨吃净,我们四人才满足搂抱着睡了。

欢乐家族(五)这天是暑期的其中一天,天气非常热的,不用上学,我在家睡到中午,因肚子饿了,才不得不下床去找东西吃。

家里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我想她们上班或去SHOPPING吧。

一意不理这麽多,走到楼下的厨房,打开冰箱、拿一块三文治和COLA.准备拿出去坐在梳发一边吃一边看电视。

当我走到厨房的门口,撞到一个正走入来的人,来人的头撞在我的下额上,我的双手因拿住三文治和汽水放在肚上的位置,到来人的胸部,我的手感到到了两团软肉。

两人各去後一步,我看清楚那人-原来是小妹。

我叫声:小妹,你不是同妈咪去街吗?(因我和父母离婚,爸留下一大笔钱,妈不用做工。

)她也叫声我:不是,因我很疲倦,所以留在家里睡觉了。

你撞得我的两个BALL很痛。

她用手不停地在揉心口说。

我唯有是说对不起,拿住三文治和汽水走到梳发一边吃一边用电视的无线电遥控器选择频道。

这时小妹也拿着汽水走过来,我用眼尾瞟向她,只见她只穿着一件大的和薄薄的衬衫,长至大腿,不知她有没有穿裤(只有底裤、後来才知),我肯定她没有戴乳罩,两个乳房顶起件衫和两个乳头顶得尖尖的,彷佛要破衣而出。

她走过来并坐在我旁边,一阵阵少女特有的体香飘过来,闻一闻真是醒神了。

我不断地用手按住电视的无线电遥控器来选择一个好看的频道(有线电视)。

无意中转到一个平时没有信息的频道上,突然频道有画出,集中一看,原来是成人电影。

我慌忙转另外频道。

小妹伸手过来从我的手中夺过电视的无线电遥控器,转返刚才的成人电影频道,这时电视画面出现一个男女互相口交的,只见一男三女躺在一个装了地毯的大厅中,围成一个圆,互相吸着性器。

小妹睁大眼红着脸和俯身用左手撑着下额向前看,我的目光瞟一瞟她,从她的宽松的衬衫的领口看到她的胸部,她的双乳不是很大,但约32-33寸吧,胸部正在快速地起伏着,手拿着的三文治也不吃了。

我叫她几声,她只是嗯答一下,眼楮没离开过萤幕。

我一边吃三文治一边看着电视也用目光瞟一瞟她,她还是那个样子。

不久,我把东西吃完了,斜躺在沙发背上,眼楮看着电视,因斜躺的关系,胯下造起一个小帐蓬。

我只好把双脚放在与沙发同高的茶几上来掩饰一下,因看这麽刺激官能的小电影,小帐蓬逐渐变成了大帐蓬。

这时,我听到小妹呼吸变得沉重多了。

我把手放在她的背上,上下左右抚摸着,我见她没阻止,手的活动范围也大一点,不一会儿,我感到她的身热了,呼吸变得沉重与快速。

我坐起来,手从背後伸到胸前放在她的一个乳房上,用手轻轻地安着。

她回头看看我,但没阻止的意思,我的另一只手,伸过去捉住她的下额和用劲扶起她的身子使她坐直并和我相对,她满脸通红地合住双眼不敢望着我,我伸过头去,嘴唇吻在她的双唇上,几下蜻蜓点水之後,我把我的舌头伸到她的口里,我们的双舌互搅着,口水互吃着。

按在乳房上的手也开始揉着和搓着,另一只手从她的下额落下到她的胸前揉搓着乳房,一会儿,用手解开衬衫的钮扣并轻轻地除开它,我扶她斜躺在沙发背上,口从嘴一直吻下,落在乳房上,在双乳边吻一圈,然後用口含住乳头,吸吮着、舔着和用牙轻咬着,一只手揉、搓和捏着另一乳房,过一会儿,互相交换位置。

另一只手伸到鸡掰处,只有些少乌黑的短毛长在鸡掰上,非常柔软的,摸起来很好,我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大鸡掰皮,中指在鸡掰口不断地挑动,然後干入鸡掰里,鸡掰很窄小,中指感到很压逼,在鸡掰汁的涧滑下,顺利干入。

她的鸡掰已鸡掰汁泛滥,随着中指的扣干,鸡掰汁流了出来,顺着屁股沟、沙发边一直流到地下的地毯上,把地毯弄湿了一小片。

我还有时用母指和食指捏、揉已充血而涨大竖起的阴核,她发出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好…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的口离开她的乳房一直吻下去到达鸡掰,这时整个鸡掰已布满鸡掰汁,除掉我的衣裤,懒叫虽没她的服务,但在小电影和和玩弄她的身体、接吻,已充血而涨大竖起来了,我跪在她面前的地上,双手拿住她的双脚放在沙发边,并要她用力撑起使整个鸡掰露起来,同时分开双脚,这样整个鸡掰露在我的面前,我用双手伸到她的屁股下,用劲支撑着使屁股不至时间久的关系而撑不住。

我的头伏下去她的鸡掰上,口吻着鸡掰皮,首先我用舌头舔一圈整个鸡掰,然後含住阴核并用牙轻咬着和舔着。

她的叫声越来越大,鸡掰不断地大动着,我知她要泄了,从她的屁股扣离一只手并用中指再干入鸡掰,迅速扣出、干入,快速地做着同样的动作。

在口手并用的情况下,她的反应更加热烈,发出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哥…啊啊…我要…嗯、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一大股鸡掰汁喷得我满脸都是。

我用手抹净脸上的鸡掰汁,用舌头舔下,然後伸手到她的口边,要她自已尝尝自己的鸡掰汁。

她伸出舌头在我的手掌堂舔净她的鸡掰汁并用媚眼望着我,微笑着。

你舒服,我的懒叫涨得痛懒叫一上一下动着似向她质问。

我伸手带她的手过来放在懒叫上,她用五只手指紧紧握住懒叫,懒叫在紧紧的压迫下,没有这麽痛了,我要她上下套动着,帮我打起手枪来。

她的头伸前来,我们又一个湿吻,我的手在她双乳上揉、搓着,不久,她的呼吸又沉重和快速了,口又发出嗯嗯了。

我知她的性慾又起了,手伸到她的鸡掰摸一下,鸡掰汁又开始流出来,我分开她并要她反过来伏在沙发上,双腿微打开和跪在地毯上,屁股向上,有些少毛的鸡掰完全显露出来,鸡掰汁源源自大鸡掰皮流出,我用力推开茶几,转到她屁股後面并跪在两腿中间,用手拿住已涨痛的懒叫在鸡掰口摩擦一会,懒叫头上粘满鸡掰汁。

哥,嗯…人家里面好痒,不要、嗯…快干入去嘛。

我大力一挺,懒叫在鸡掰汁的涧滑下入了一半。

啊、啊、好痛…我感到小妹全身打颤,好痛麽,你已没玩过吗?我停止不动,手伸到下面去揉她的双乳,弯身伏在她背上去吻她的耳垂、颈、和背。

过一会,哥,不痛了。

我又用力一挺,已全根没入顶在她的花心上。

啊、啊、好痛…痛、痛死我…了…我不怎麽动,只用懒叫向左右动,过一会,她不叫痛了,我轻轻地把懒叫抽出少许,然後又干入,大约抽干百下左右,鸡掰汁更多了,鸡掰汁随懒叫的抽出而流出滴在地毯上,她又发出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哥大力D…喔、喔、快点…喔…我加快懒叫抽干速度,抽出只留下懒叫头在鸡掰口,然後大力干入顶在她的花心上,她发出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哥…啊啊…我要…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泄… 了…我更加快速的抽干,十来下,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我的懒叫头上,我还没有射的感觉,我还断续大力快速抽干着。

她因泄的关系,昏迷一阵,在我的抽干下又醒来了。

我把她的身体反转过来,两腿放在我的肩上,懒叫又开始快速而大力的活塞运动。

她反应起来,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哥、很舒服… 哥…啊啊…我要…嗯、上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又泄了,又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我的懒叫头上,同时,我感到腰一麻酸,精关一松,一股热热的阳精射入她的子宫里面。

我俩互抱着,体会高潮後的滋味。

大约过了大半小时,我俩醒半了,互相吻着,玩着,说着。

不久,我那还留在鸡掰中的懒叫又开始变硬了,我们又来个梅开二度。

这时,後门的有人敲门,我们连忙分开,小妹拾起她的衣裤走上二楼自己的房间。

我也拿起短裤和T衫穿上,走去开门,我知如果不是姨妈(我妈的孪生妹妹,她家是住在我家傍边,我们的後园是相通的)就是表妹。

我开门一看,果然是表妹:秀雯。

自从姨丈和姨妈离婚後,姨妈和表妹相於为命。

姨丈留下一大笔钱和产业给她们,她们也过着好的生活。

我站在门口中间,问:表妹,你不是去了欧洲吗?不提了…她没说甚麽,推开我走了进去坐在沙发上,眉头一皱,说:为什麽这麽腥啊!地下又这麽湿。

表哥,你做什麽来?她望一望我,说:我明了。

欢乐家族(六)为了让小妹有时间清理战场,我向表妹说好无聊,提议出去游车河。

我们驾车游了大半个城市,最後提议上山顶公园。

表妹还在出门的时候,故意大声说:Let"s go.在半山腰,我感到有点肚饿,在路边的小卖部买了很多食物,边吃边走,不一会儿,我们到了山顶。

因在夏天,虽然已五点多钟,太阳还十分猛,我们不得不驶入路旁的树木中,有树木挡住太阳,我们感到凉快多了。

我们下车,表妹从车尾的行里箱取出一大摺笼的塑胶纸。

然後我们走入密林深处打开塑胶纸铺在地上并把食物放在上面,然後我俩坐下来慢慢享受着。

表哥,对不起,打破你们的温馨时间。

我们?我只是一个人在家啊!表哥,你还睁大眼说谎,你是和小表妹在家,你们做过什麽,不用我说出吧!我睁大眼望着她,她只是耸耸肩。

从你望我的表情来说,你一定是想问『你怎知道』,其实很容易猜到的,我今天早上从欧洲回来,大姨妈和二表姐过来我家约我妈去外州shopping,和问我去不去,我说不去了,乘几小时飞机很疲倦想休息,我还说为什麽不叫表哥和小表妹去呢?现在放假,他们有时间。

大姨妈说你们两个大懒猪还没起床,如果没十二点他们会起床才怪。

所以我知道你和小表妹在家。

我听後不得不承认我是和小妹在家。

她笑了笑,耸耸肩,说:为了证明你们曾经做过什麽,我想我这样做是正确的。

说完她伏个身过来,一手拿住裤头拉下少许,一手从我的胯下拿出那软软的懒叫,用鼻靠近闻一闻。

唔…有洨和鸡掰汁的味,还不是做过?!我不得不又承认做过。

她望住我一阵,双手伸入去TanTop里一会,拿出胸围并放入手提袋,伸出双手过来抓住我的双手放入她TanTop里面的双乳上。

我假如是白痴也知道为什麽,双手搓揉她的双乳,和用母指和食指轻捏着乳头。

她也不甘示弱,把身挨过来,一手拿住懒叫上下捋动着,一手持着袋子玩弄着那两粒肉弹子。

忽然,我感到一种暖烘烘的感觉自懒叫传上来,低头一看,原来她正用嘴含着整个懒叫头,居然给我口交起来。

她口交的技术非常好,一时用舌尖轻舔马眼,轻咬着懒叫头,有时把条懒叫含入嘴里,用舌头缠住懒叫舔着。

在她的技术服务之下,懒叫已涨大起来,把她的口塞得满满的,不断从鼻孔发出唔唔声。

这时,她的乳头已坚硬起来,我也放弃她的双乳,手伸入迷你裙里,手放在她两腿的中间处,手触到内裤但它已湿了,我用手指勾住内裤边用力往外一拉,整条棉质三角裤被我拉出来,三角裤上已沾满了鸡掰汁。

我的手伸入去迷你裙里,直接放在鸡掰上,手触着好多毛,毛已被鸡掰汁弄湿了,我必须用手指拨开鸡掰毛才摸到大小鸡掰皮和已充血而竖起的阴核。

我开始用一个手指干入鸡掰里,抽干了一阵,再干入另外一只手指,同时拇指用力压住阴核不断地磨着。

她因嘴巴被我那充血而涨大的懒叫占了,只能发出唔…哼…表哥,不玩了。

她吐出懒叫,那里还留着她的唾液,懒叫因充血而一跳一跳的。

我的手也抽离她的鸡掰。

她用手把迷你裙挑高,露出整个长满黑鸡掰毛的鸡掰来,鸡掰毛还滴着鸡掰汁。

她爬过来并跨在我的懒叫上,用手持着懒叫对准鸡掰坐下去,一坐到底,然後一起一落地干着,她发出: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的哼声。

因在野外,她不敢怎麽大声地断断续续叫着,我把手伸入她衣服里玩着乳房。

嗯、表哥…啊啊…我要…嗯、上天了…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我要泄了…我感到一股阴精在懒叫头上,她泄出了後,无力地伏在我的身上。

我因还没泄,懒叫涨痛得难过,我扶起她并把她平放在塑胶纸上,双腿压在她的双乳上,这样她的鸡掰整个向上,我用手指分开她的鸡掰毛和大鸡掰皮,使懒叫顺畅地飞快干入,我快速地做着活塞运动。

她又醒过来了,摆动着屁股。

表哥,你干得好狠,好猛…要干死你妹妹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也不知干多少下,我又感到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懒叫头上。

我断续着,大约再抽干了几十下之後,她又清醒过来,望着我说:表哥,你很劲,比Thomas(她的男朋友,後来才知她和他刚刚分手的)还久。

她见我还没有射的现象,说:我们来换过另外的姿势。

我听她这麽说,便拔出懒叫,懒叫因抽干这麽久和沾满鸡掰汁,比刚才更亮更大,一跳一跳的。

她转过身,像狗一样趴在塑胶纸上,屁股高高地向上抬起,整个鸡掰露在我的面前。

我走到屁股後面跪下,用两个手指分开鸡掰毛和大鸡掰皮,用另一手持住懒叫对准那红红的鸡掰口干入去,一干到底,然後运行九深一浅或八深二浅的干法,把她干得头不断地摇着,呼叫连连: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哥、很舒服…表哥…啊啊…我要…嗯、上天了…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不错看阿,大家继续加油,加油,加油。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