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亿博娱乐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系列 >

调教,从图书馆开始 (1-4)

时间:2018-07-05 21:05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轮奸夜间部女大学生》 《变调的音乐课》 明星校园区有本文第一节的大半部分,不知为什么没有贴全,特此补全。 一至四节全部发出来以后就可以发现,其实此文的口味是SM&露出调

《 轮奸夜间部女大学生》

《变调的音乐课》

明星校园区有本文第一节的大半部分,不知为什么没有贴全,特此补全。

一至四节全部发出来以后就可以发现,其实此文的口味是SM&露出调教,

但偏偏女主角在大胆开放的同时,仍旧带有一种清纯的味道,这也是我深爱此文

的原因。

咖啡馆中女主角欲拒还迎的一幕如此生动,让人佩服作者和译者的功力。而

这种日本AV的经典场面却是由美国人写出来的,看来作者定是AV的爱好者,所

以文中的女孩也是日籍的。

这里的女奴跟那篇很像,个人觉得这种羞辱系的女奴比痴女系的更

吸引人。篇末说是“待续”,八成是没续了,如果我能找到续的话或许会斗胆试

着译一下。

***********************************

作者:ManhattanMaster

编译:潇洒人生

一厕所里的高潮

二主奴关系

三咖啡馆里的羞辱

四出租车上的暴露

***********************************

译者题外话:初看此文,不觉有了感觉,总想找个机会把它翻译出来,但是,

我的英文基础太差了,往往词不达,以致自己看了自己所译的东西,那种感觉已

经无影无踪。真的对不起,原谅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相信很多朋友已经看过原文,诚恳地希望能对我的习作指点一二,感激之至

也。

另外,此文到底以前有没有先进翻译过,我不清楚,就算是有,恐怕也没有

我的文章这般差吧。呵呵呵,也请多多原文啦。

***********************************

(一)

我喜欢进图书馆。每当打开从图书馆中借来的书,我的鸡巴就自然有了那种

感觉。

每当我的手指压在书本上,慢慢在页与页之间滑动;每当我用力地紧紧地压

在书页上,感受着那冰冷的印刷纸的质感;每当我用拇指压在书角上的皱褶上,

轻轻把它挪平;每当我嗅着油墨的那种如兰似麝的幽香,心里总会有所期待,希

望下一页有情色的东西出现。

我虽然坐在图书馆中,但人却不在书本上。我的眼睛虽然看着书本,心里却

在不知不觉地进入性幻想中:仿佛在看一个令人兴奋的故事,或者在进行那件我

的曾经亲身经历过的事。

只是,无论是想像还是真实,我的女主角总是她。她总是那样的美丽!

她静静地站在我的面前,苗条而充满着性感的胴体上香汗淋漓,丰满的下体

布满着淫露,我把手伸进去,抚摸着她那隆起而柔软的肉丘,梳弄着她那条早己

滑溜溜的小肉缝,用力的拧着她胸前那两粒紫葡萄一般的乳头,在她痛苦的扭动

中,呻吟中,我的心情便会越来越激奋,鸡巴越来越坚挺,硬硬的,不能自主!

然后,我就会把肉棒侵犯到她的身体中,不断地、长时间地插着她,听着她

的呻吟,听着她的尖叫,那是一种何等美妙的事……

只是,那只不过是幻象。是我每当一拿起书本就会产生的幻像!

我相貌普通,年过三十五,而且是一个工作失意的跳槽者。为了能够在广告

公司中谋得一个职位,我不得不到市中心的学校去,晚上在那里进修,白天就在

那所学校的图书馆中打发时间。

只是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读书人,每当面对着那些浩如瀚海的书册,什么指

南,什么报酬,什么致胜法,林林种种,总觉得单调、枯燥而乏味。那种难受,

难以言喻,但为了生计,我却不能逃避,只好每天硬着头皮面对着它们。也许是

那个原因吧,只要我一坐在图书馆中,手上一拿起书本,性幻想便会自然地在我

的脑海中生起。我无法摆脱,也无法轻松,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手淫。

那时候,我便会暂时地放松一下,独自走进洗手间,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马桶

上,放松自己,也放松身体,手握着那胀得发痛的肉棒,轻轻地爱抚着小袋袋中

那两个小肉丸,轻轻地把她唤到我的身边,让她在我的跟前脱衣服,我欣赏着她

那美丽的身体,看着她不断地为我曼舞。

然后,在她把自己的秘穴张开,准备迎接我的插入的时候,我一只手不断地

抽动肉棒,另一只手温柔着揉弄着那两个小肉丸,美美地,在我的淫欲世界中越

走越远,越走越深。不管是快乐,也不管是痛苦,我只想延长着那独自享受的时

光,不希望高潮那么快速地来临。

在洗手间中静静地渡过那十五分钟的短暂休息之后,我便会重新回到阅览室

中。人还没有坐下,两眼先向着我的对桌打量,偷偷地,不动声息地偷偷瞄着。

因为,在我的对面,坐着一个美丽的姑娘。那个叫加菲的姑娘。

加菲是一个白皮肤,黑眼睛,一头卷曲、乌黑的秀发的女孩。她便是我的意

淫对象。在我的幻觉中,她总是紧紧地绷拢着她那个迷人的丰臀,又圆又大,一

眼看去,结实,充满着挑逗。她胸前那两粒紫葡萄一般的乳头,坚硬的,高高地

挺立着,令人一眼看去便有种雀跃欲试的冲动。

加菲,实际上是一个日裔的女孩子,她肩膀圆厚,让人看起来只觉丰腴,并

非肥胖,长长的秀发从她头上的棒球帽子上滑下来,直泻在她那丰腴的粉肩上;

她嘴唇丰厚,平日喜欢涂上淡淡的口红,两只眼睛深褐色的,清澈而明净,她那

荡漾着的眼波,就像是那充满着诗意的海洋;她喜欢穿一件宽松的衬衣,她的衬

衣掩没了她那丰挺饱满的胸脯,却露出白生生的小纤腰。

一眼看去,就知道她是一个很有性格的女孩子!

每一次来阅览室,她总要坐在我的对面,然后,抬起头来,微笑着对我说:

“希望你不会介意我坐在你的对面,这是我一开始来图书馆就选定好的座位。”

我也笑了笑,对她说:“是我的荣幸,岂会介意!”

然后,我强迫自己把色色的目光收回来,试图用心地看我的书。

就这样,我们两人每天面对面地坐着,各自各安安静静地看着书。在看书的

时候,她总是挺直着腰,简直是一动不动。坐在她的对面,我可以听到她的呼吸

声,嗅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她完全不知道,就在她的对面,有人正色色

地偷窥她,时刻把把她当成意淫的对象。

现在她完全沉迷在研究一本有关素描的书中,看得那么入迷,那么的专注,

仿佛这个世界就只有她。但不知怎的,我直觉老是在告诉告诉我:她并没有完全

沉迷在书中,正在神游书外!难道,正如我的心中有她一样,她的心中也有我?

“真糟糕!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不先找她呢?”我暗暗地对自己说:“即使

弄错,大不了是她一怒离开,就算是到了那个不可挽回的地步,至少,我也能集

中精神看书呀。”

打定了主意,我抬头看着她道:“对不起,能打扰你一下吗?为什么你在看

书的时候,能全神贯注,而我却不能呢?”

她抬起头来,看着我,浅浅的笑意浮在她的脸上,她说道:“你的情况,我

并不清楚,但对于我来说,书本确实能够吸引我。”

一时间,我们再也没有什么话说了。

沉默,又把我们之间的距离再次分开了。

过了一会儿她忽笑着对我说:“请问你不觉得书本的知识对你有魅力吗?”

我看着她的两只清澈的眼睛,她那浅红色的厚唇,突然说道:“不知道是什

么原因,它只能令我勃起!”

我的话太露骨,也太粗鲁了,我以为,她会无法忍受,她会马上逃走!谁知

道,她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脆弱,她并没有出现我想像中的反应,反是两眼向四

周打量了一下,然后,她的身体在椅子上慢慢地滑动,向下滑落着。

一会儿,我感觉到她那双赤裸的小脚正碰着我的腿,然后沿着我的腿不断地

往上移动,一直蹭到我的胯部。书桌本来就不窄,她只能倾斜着她的娇躯,尽可

能的抬起脚,不断地往上移,渐渐地,她碰到我的肉棒了,然后,她用她的脚趾

压在我的肉棒上,不断地揉动着。

意想不到的情况令我心跳了,心里当时便亢奋起来,一阵颤悸从心脏升起,

渐渐往蔓延到我的下体,于是我的肉棒颤动起来了,落入她的两只小脚的中间。

它在她的夹弄下跳动着,马上紧紧地绷起,坚硬得令我感到有点作痛。

“你说得很对,它确实是勃起了。”她把我的肉棒夹在她的两脚之中搓弄了

一会之后,才看着我道:“二十五分钟之后我才有课,在我去上课之前,不知道

你知不有什么好的地方可去?”

她的话令我吃惊,我完全想不到那小妮子说得如此的露骨,更想不到,就在

她说话的时候,她那宽松的领口竟然张开着,坐在那里,我便可以清清楚楚地看

到她衣服里面的模样。她没有带乳罩!自然,衣服里面那两个雪白的乳房也落入

我的眼中,还有那两颗素红色的乳头。我晕了,我不得不勉强地控制着自己,拼

命把我的目光从那圆鼓鼓的胸脯上移开。

我并没有马上回答,但我两只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向着洗手间望去——刚才我

还在里面手淫的洗手间!

还未容我开口,她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对我说道:“那好吧,现在,我

先走了。我第一个进去,进去以后,我不会锁门,我会在里面等一或两分钟,我

不希望,跟在我背后的,是另一个人!”

说完,她真的收拾好一切,首先离开了。

她真的走了,袅袅娜娜,遥曳生姿地走了。我却坐在椅子上,两眼紧紧地盯

在她的背后,欣赏着她走路的美态。她每走一步,她后面那肌肉丰厚的屁股也在

不断地颤动着。真美,我着迷了!

是幻觉吗?我又打开了那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本,只是,书本中已经没有幻

觉的出现,只有一阵阵浓重,令人难受的发霉味,带着灰尘的气味冲进我的鼻孔

中!

一切是真实的,我不再怀疑我自己,等了一会儿,我站了起来,向着第一个

洗手间直接走过去。

在这时候,却好事多磨,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一个衣服上满是油污、头

发老长,看来是电影系的年轻小伙子,也正先我一步,直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我心一慌,知道不妙,看样子他肯定比我先到,这时候,我恨不得马上冲上

前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他的前面去!只是,这里不能跑!在图书馆中,就算你

有很急的事,也只能走!我的心在哽咽:就算我的脚步再快,也无法赶在他的前

面去了!

这时,要是能在加菲的房间的门上贴上一张字条,多好!只是,我离那儿很

远,就算有最好的警告字句,也无法贴到那里去!一切看来已经是于事无补了,

现在能够做的,看来只有祈祷了!

上帝保佑我吧,阿门!

也许是我的祈祷吧,小伙子走过第一间,他不屑一顾,竟一直赶到最后一间

去。

“呼……”我松了一口气!

前车之鉴,我不敢放慢脚步,马上赶到第一个洗手间。在洗手间的前面,我

停下了脚步,等小伙子走进去之后,我四处打量了一下,见再没有什么人来,于

是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她正坐在马桶上,看样子她刚小解过,正低着头,手摸到两腿之间去,看样

子正在擦拭着残余的尿渍。她的裙子很长,一直掩在她的脚踝上。

“希望你别介意。”她看见我进来,便小声说道:“我到这里来,也是为了

小解,如果不关门的话,要是别人闯了进来,那大家都将会很难堪,所以,我把

裙子松了下来,这样,即使出现意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里,空间并不大,马桶正好在门边,所以,一进来,我已经看到她裙子下

的大腿的轮廓。

我把门锁上之后,她站了起来,面对着我,两手把裙子往上拉起,在我的面

前,她露出了赤裸裸的下体。

在她的腹下,她的阴阜微微隆起,在那小浮丘上,只有一点点黄黄的耻毛,

耻毛的下方清晰地现出一条小秘沟,小秘沟从腹下开始,一直往她的两腿之中伸

进去,在小秘沟的两边,俨然挤起两块模样逗人的肉块。

“我已经搞定了,你呢?你要不要小便?”她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礼貌,带着

满口的加州口音问道。

靠,我不会是为了小便而到这里来吧!我摇了摇头。

“噢,来吧,小便吧。”她顾不上松开的裙子和几乎裸露的屁股,直向我走

过来。一边走,一边在求着我。“我总在幻想着男人小便的模样,我真的很想看

一看你们男人是如何小便的。”

来到我的面前,她用那海水一般明净的目光看着我,两片厚厚的红唇明显地

带着征服我的魔力。

她低声地对我说道:“来吧。让我为你握着它,我要侍候你小便。在你尿完

之后,我会再为你服务的。”一边说着,她忍不住露出她那满口雪白的牙齿,对

着我吃吃地笑着。

好像着了魔,虽然我相信绝对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也知道自己是谁,但我

还是觉得眼前的一切,令人难以自信。

“尿就尿吧。谁还有这么美的机会,有漂亮的女人肯为自己把握着鸡巴尿尿

呢!”我暗暗对自己说道:“尿吧,既然她对男人尿尿这般有兴趣,那我就满足

她,别让她失望吧。要不,你就再也找不到另一个如此奇异的机会了。”

我向她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松开我的皮带,拉下我的内裤。只是肉棒坚

硬得如此厉害,莫说要把它压弯,对着马桶而尿,就想把它掏出来,也并非一件

容易的事。加菲并不客气,我一走到她的身边,她就两手搂着我,从背后帮我的

忙。就在她动手为我松裤子的时候,我的肉棒弹出来了,就像一根杠杆,一下子

弹在她的手上。

“哎哟,”她忍不住低声地说道:“想不到它是那么的坚硬,老天,我的手

简直无法把它压下去了。”

我踮起脚尖,身体向前倾斜着。她用自己的左手紧紧地握着我的肉棒,像我

一般,从我的背后斜斜地压在我的身上,张大着她那双秀丽的眼睛,目不转睛地

看着肉棒,她真的在焦急地等待着我尿尿呢。

“天,你握得这么紧,让我如何尿尿呢?”我说道:“你知道吗?在我的感

觉中,我简直把自己的肉棒塞进墙中,简直跟操一堵墙无疑!”

“你就尽量放松一点嘛。”她说道:“只要放松就好了,我真的很希望看着

你尿尿。”

我无可奈何地闭上两眼,把自己的身体尽量放松下来,给自己的膀胱减压,

她只顾着握着肉棒,把它压下去,对着马桶。

“放松!放松!”我暗暗地给自己提示着:“我要尿尿,我可以尿尿了。”

这一招也真的管用,在我自己的提示中,一股尿液从我的膀胱中倾泻而下,

冲过肉棒的障碍,滑过尿道,发出很响亮的“哗啦”声,直冲马桶而去。

看着我尿尿的模样,她得意地笑着:“我终于看到男人尿尿了!天,男人尿

尿原来是这般模样的。以前,你试过这样尿尿吗?”

我不能回答,只顾着自己在不断地喘息,在喘息中连连地摇着头。

她又笑起来了:“我也没有。”她说,“今天是第一次看到,想不到,男人

尿尿这么有趣。”

我的肉棒连连的弹动了几下,把最后的几滴尿液完全地排放了出来。当我完

成的时候,她问道:“尿完了吗?”

“是的,尿完了。”我答道。

“那好吧。”说着,“也许我们以后还应该这样做。”一边说着,她一边真

的用她那只纤纤玉手,紧紧地握着肉棒,一上一下,用心地把我的包皮不断地套

动了起来。

一切就这样开始了!现在,我仿佛是拿着图书馆的借书证,正在从管理员的

手里把书借回来,我又陷入我的幻想之中去了。

离她要上课的时间只不过是二十分钟,看来,我们得快一点了。于是,我坐

在马桶上,她一边把上衣拉过头,我抱着她的小纤腰,把她拉到我的腿上来,让

她坐在我的腿上。我两眼凝视着她胸前那两颗紫葡萄,此刻她已经处于情潮泛滥

之中,两只乳头早己尖尖地挺立起来了。又圆,又大,浅浅的红色中,却夹着丝

丝的透明度,真可爱!

加菲在我的腿上坐了下来,把她那件宽松的短裙拉了下去,完全把我们罩在

里面,她的手伸到裙子里面,准确地找到我的肉棒,把它扶着,对着她那个早己

湿得一塌糊涂的小穴,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地往下坐去,好让我那大肉棒一点

一点地往她的嫩穴中插入。

我不管她如何干,只忙着用嘴逗着她那尖尖地挺直,早已经发硬的大乳头,

我用舌头轻轻地卷着它,时轻时重地挑动它,她那敏感的小肉粒在我那稍嫌粗糙

的舌面中不断地弹动着,仿佛是一个娇小玲珑的小姑娘,正在赤裸裸地在我的嘴

里跳着桌上舞。

她的身体在颤抖,下体仍然在慢慢地往下坐,进去了!我的肉棒插到这年轻

而美丽的小姑娘那温暖的小穴中去了,马上,我感觉进入了一个温暖而潮湿的世

界中。

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她昂起了头,看着我笑了一笑,然后两手往后伸去,撑

着我的两膝,轻轻的抬起了她那个带着凉意的丰臀,再慢慢地沉下去。在她下体

的不断的跃动中,她满头的金发流瀑一般地倾泻在她的后面,她抬起她那那张性

感的脸,脸上早己布满的醉人的酡红,此刻正闪耀着淫荡的光泽!她那双丰满,

坚挺,结实的乳房,因为情欲的冲击,变得更大,胀鼓鼓地挺立在我的面前。

我不断地舐着,用牙齿轻轻地啮着,然后,张大嘴巴,几乎要把她那整个鸡

蛋一般可爱的肉块吞入口中,然后用力的吮吸着。一阵处女的幽香,不断地往我

的鼻孔沁去。我醉了,仿佛自己变成一个小婴孩,躺在母亲的怀抱中,品尝着从

母亲的乳房中喷出来的乳汁。虽然,眼前这个小美人没有乳汁,但我嗅到了从她

奶子里发出的乳香,淡淡的,幽幽的,确实是那早己从我的脑海中淡忘的乳香。

在我的齿啮下,她轻轻哼着,两腿支在地上,两手压着我的腿,不断地抬起

自己的下体,努力地让自己那空虚的小穴得到满足。就在这小小的空间,情浓,

火旺,她的淫液,源源不绝地从她的身体中渗出,滋润着我的肉棒,滑到我的阴

毛中,把我的耻毛弄得湿湿的,乱作一团。

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她就要离开我,她要去上她的课,这幸福的时间是如

此的短暂,我们得好好地把握这一瞬间的快乐,痛痛快快地爱上一场!

我用脚压着她的内裤,把它脱下,她则支开两腿,坐在我的肉棒上,我的肉

棒在她的嫩穴中,接受着她那嫩嫩的媚肌的抚摸,享受着她的淫露的滋润。

她手在用力,腿在用力,整个人,为了得到满足而不断地跃动,她的身体在

不断地抛动着,绵软的臀肉压着我的腿,我感受到她的两片臀肉在作着有规律的

抽搐,随着她的身体的不断抛动,她胸前那两只雪白的乳房,也在一上一下不断

地弹动着,她后面的秀发,也像一片黑色的海洋,在狂风中不断地飞洒,起伏,

此时,此刻,作为男人,是多么的幸福,因为我整个人都处于温柔之中!

“啪啪啪,”她的柔软的大屁股撞击着我的两腿,沉浊的声音在响着。

“渍渍渍——”肉棒与小穴的快速磨擦,小穴的淫液也在相互响应。

“嗯、嗯、嗯……”她因快乐而发出一串串的吟哦。

“爽!爽!爽!”我的嘴里也在不断地哼着。

一时间,喘息声,呻吟声,肉与肉的撞击声,淫液的渍渍声,就在这小小的

空间共鸣着。尿臭,处女体香,淫露的异味相互混杂着,一切在刺激着我们的视

觉,刺激着我们的嗅觉,更加刺激着我们的欲火,在我们的心中,没有别人,只

有我们两个,我们也没有其它想法,只想爱,痛痛快快地爱。

她的身体在不断地抛动着,我搂着她那软绵绵的纤腰,含舐着,吮吸着她的

乳房,身体在发热,呼吸在加重,口中在呻吟!她的菊穴在抽搐,她的小穴的媚

肌在蠕动,紧紧夹磨着我的肉棒,像一部榨汁机,恨不得把的身体的水份榨出,

吸干!

她的眼睛在看着我,我的眼睛在看着她,我们在相互的对视中相互激励,相

互享受着。

呻吟声更大!

喘息声更重!

“啪、啪、啪!”她发疯一般地把自己的臀肉撞击着我的大腿,让我的享受

得到更满足的升华。

“渍、渍、渍!”淫猥的异响不断从她的身体中发出,响彻这小小的地方。

“舒服吗?”我轻轻地啮着她的耳跟,悄悄地问着她。

她并没有回答我,只把头埋在我的胸前,两手紧紧地搂着我,她的身体不再

抛动,借着我的身体,把自己的身体往外推开,但我两手却抱着她的背部,把她

快速地拉了回来,她再次离开,我再次拉动。肉棒深深地压在她的小穴中,随着

她的不断地挪动而不断地刺激着她的另一个部位。

“哦——”一阵阵的快感冲击着她,她想呻吟,她想大声地呻吟!只是,这

是公共地方,她不敢那么放浪,她只有把呻吟声压抑在自己的喉底中,成了一阵

阵哽咽的吟咏。在吟咏声中,她的小穴开始不断地抽搐着,一团滑溜溜的肌肉紧

紧地阻止着我的肉棒的内侵。

她把我抱得更紧,软绵绵的乳房紧紧压在我的胸前,我的插动变得困难了。

我两腿的脚前掌支在地上,脚跟高高地提起来,借助着那一抬一放的机会,

我不断地动着,于是,我的肉棒在她的小穴中作着短促的抽刺,然而,那抽刺的

频率比刚才不知加快了多少。

在两腿的不断弹动中,我的两手往下移着,掀起她那袭长裙,摸在她那光滑

的臀部上,慢慢的探到她的股沟,再往她的小菊穴滑去,我的手一点到她的小屁

眼,她的小菊穴紧紧地抽搐起来,整个人也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我的两腿加快弹动。

我的手指插入她的菊穴。

“呀!”随着她的尖叫,她头一仰,屁眼紧紧地夹着我的手指,小穴阵阵地

挤拢着,裹着我的肉棒不放,像一个婴孩,不断地吸吮着,牵扯着,仿佛要把整

条肉棒全部吞进她的小穴中。她人却像死了一般,一动不动的。

好一会,她才呼了一口气。口中轻轻地叹:“美死我了!”

然后,她再次把自己的身体抛动起来。

肉棒在小穴中抽插!手指在屁眼中抽插。她闭着两眼,搂着我的背部,屁股

抬起,沉下,再抬起,再沉下。

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肉棒更坚硬了!小穴的蠕动更急。

“呀……”是她压抑下的呻吟!

“哦……”是我喉底的急吼!

我的肉棒在弹动!

她的小穴在紧吸!

我受不了了,一阵火烫的精液从马眼中喷出,一直撞向她身体的深处。

她也受不了了,一阵热烫的液体浇洒在我那光滑的龟头上!

一阵的麻,一阵的痒,我的精液喷得更急,她的阴精也泻得更快!

那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

风停,雨歇。一切归于平静!在她的脸上,已经没有那种激越的神采;在我

的心里,已经失去了令我亢奋的幻像!我们只是紧紧地搂在一起,房间里只有沉

重的呼吸声和揉合着冼手间及性交过后的特别气味。只是,我们的身体还紧紧地

相联着,她的小穴仍然在紧紧地、有规律地吮吸着我的肉棒。在它的吮吸中,我

的雄风不再,渐渐地越来越小,最后,竟灰溜溜地被挤出她身体的外面。

“多么奇妙的感觉啊!”她在我的脸上重重地吻了一下,小声地说:“谢谢

你!”

我无言,只有傻傻地笑着。

她挣扎着从我的腿上滑了下去,找回她的衣服,一边穿着一边说道:“时间

不多了,我不想因此而迟到,看来,我得跑步去了。”她的脸上又恢复了神采,

看了我一眼,温柔地说道:“我想,我以后还会在图书馆中看见你的。”

坐马桶上,肉棒无力地搭拉着,软绵绵地垂在我的两腿之间,它仍然沾着少

女的淫液,正在闪着淫荡的光彩,我无言地把它压了下去,把内裤拉了起来。

此刻,我真的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才好!向她要电话号码?我该说:“我

们会再见面吗?”?又或是问她是否会跟我去看一场电影?她是一笔财富,我不

能失去她,我要再次干她,但现在,我却只有让她离去。

“星期四怎么样?星期四你会再来图书馆看书吗?”

她看着我笑了笑,用力把黑油油的头发甩到背后,开始扣着上衣的纽扣。

“可以,星期四下午三点我有课。”

……

星期四上午,图书馆的门还没有开,我已经到了门口。

还没到一点,她就跚跚而来了。自从星期二那天看着她推开洗手间的门离开

之后,不知怎的,我老觉得难受,肉棒总在不断地弹动着,就连下体那两个小肉

球,也时不时地在隐隐作痛着,老是恨不得早一点见到她的面,再享受她那少女

的温柔。

如今,她来了!她走了进来,只是匆匆地瞥了我一眼,便向着另一张桌子走

去,那里,有她的朋友。她一坐下,就一直跟她的朋友聊着,好像根本没有我这

个人的存在。

说真的,我有点忍不住了,恨不得马上走到她的身边,搂着她,亲亲她,再

听听她的情话,但我不能!她也不能!我知道,这里那么多的空桌子,她是不会

再坐到我的身边来的了。在这里,要是过份表现得火热,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我们之间,是秘密的,是不能为人知的!只有这样,我们的关系才能维持下

去,所以,我知道我得忍!

隔了两张桌子,她坐了下去,简直连朝我这边看一眼、点一下头的动作也没

有,一坐下去,就捧起了书本,一本正经地迷进书本中去了。

看着她,我不敢乱动,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想念她,一直都很想念她!只

是此刻,我什么也做不来,只好也捧去了书,但天才知道,我自己到底看出了什

么东西来!在书中,满页都是她的模样,穿衣服的,赤裸裸的,连油墨的味道沁

入我的鼻中,也变成了她的体香。

咬咬了牙,摇了摇头,我清理好我的思绪。她不忙,我更不能忙!虽然,现

在我很失望,但我知道,我会得到她的,我们将会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享受我

们的一切,性爱的一切!

终于,她站起来了,步伐优美地穿过道,往外走去。在她的桌面上,我留意

到,她留下了一张小纸条,一张皱巴巴的小纸条。过了几秒钟,我便走了过去,

装成漫不经心的样子,随手把小纸条捡了起来。

“十分钟之后,请你到第八楼去,然后,到楼梯间,我会在第二个台阶上等

你。”

我知道,这里是二楼,只有二楼才是学校的图书馆,其它的楼面,早己租给

了其它的公司,第八楼,正是租给唱片公司的。平时不常有人在。于是,我按照

她的吩咐,收拾好我的一切资料,乘上电梯,一直上第八楼去。

一个三十五岁,早己经过风霜的男人,为什么会如此心急地想见一个姑娘,

看来,真有点不可思议!只是,这并非梦境,是事实。真感谢上帝,毕竟他还眷

顾着我!

有道是:锦上添花。这话一点不假。正当我赶着要去见加菲的时候,意外地,

竟然在电梯中碰上另一位姑娘。一个年轻,高挑身材,一头烫成卷曲的红发,两

腿修长的姑娘,虽然嘴巴有点大,但很性感,从整个人来看,确实是一个漂亮的

美人儿。

她看着我进来,微微一笑地对我说:“下去吗?”

“不,”我摇头答道,“我要往上走。”

“那太遗憾了,我还以为你要往下走呢。”她笑了起来,头一摇,满着的红

发被她甩到后面去了。

我也笑了,但我的笑容却是歪歪的,居心不良的。她还是个小女孩,年纪轻

轻的,大约是大一新生,最多,也只不过读大二罢了。但她开朗,欢乐,年轻,

美丽,这种女孩最容易令人情不自禁地产生份外的想法。

“你最好是小心一点,”我逗着她说:“要不,有人会把你带到上面去,把

你吃掉的。”

她看着我,修长的玉腿往两边微微地张开了一点,两手放在她的屁股的后面

说:“如果他们有胆量的话,他们完全可以那样做。”

听了她的话,我的口开始发干,嘴开始变苦,加菲在等我,但我的心却竟然

会为另一个姑娘而起伏,虽然笑容仍然停留在我的脸上,但那笑容无疑已经变得

僵硬,她正以挑逗的眼光看着我,我想不到自己在一个小姑娘的面前,会变得如

此拘谨。

“哎,还是算了吧。”我心里想着,“既然我那位日本藉的加州姑娘已经在

等我,我怎么又对另一个起了异心呢。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样的一个美人儿,

能够在她的面前不动心的,又有多少人呢?”

虽然我不想在她的身上动什么歪念,但从心底中却生起了调侃她的念头,于

是,我把电梯的控制开关关闭了。

她奇怪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显然,她事先不会想像得到,一个已经三十五

岁的男人竟然会如此对待她——一个年当少艾的姑娘!

现在,我的戏弄仍然是不够的。我还要把气氛加浓一点才行。于是我对她说

道:“那好吧,既然你是那么的希望我陪你下去,那我可得有个要求,在这里,

除了你、我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人了,所以,我想你把你的裙子,在这里为我拉

起来。”

听了我的话,她的脸刹那间发红了,她的两手在颤抖着,一直摆在臀后,她

那两片薄薄的,充满着性感的红唇,也在轻轻地颤动着,这一切正在告诉我,她

完全料不到我会来这一种损招!一时间,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

看着她那窘迥、不知所措的模样,我的心里在暗暗地发笑,但我并不打算这

样就放过她。我把眼光射在她的身上,从她最丰满的部位开始,一直向着她那被

裙子掩盖的部位游去,然后,紧紧地盯在她的秘处上,不再转动。好一会儿,才

往上移,重新看着她两只惊惶的眼睛。

“什么?你说什么?”刚才一脸调皮的她,此刻却在结结巴巴地问着,她那

臀后的两手,由于我的目光盯着她的羞处,所以,连忙收了回来,轻轻地拉在一

起,遮住她要害的地方。现在,她仿佛已经知道我的用意了,身体也开始在微微

地颤抖起来。

见她如此模样,我也不好意思继续胡闹下去了。只好对她说道:“对不起,

我只是想跟你开开玩笑而己,现在,趁紧急铃警报还没有响起,你最好是按动开

关吧。要不,以后会出现什么意外,我也不敢担保呢。”

我把电梯的开关按了往下的标志,然后对她说道:“要是你真想找我的话,

又或者为了现在受我的戏弄,觉得心里不舒服的话,你可以到图书馆去找我,我

大多时候会在那里看书。”

一时间,她没有再说话,我不想说些什么,于是我们就那么沉默地相对着,

一直到电梯停住时,我才把门打开,让她先出去,看着她脚步迅速地,一直消失

在女性的洗手间,我的两眼还舍不得转动,她那两条修长的美腿,还有她那个丰

满、年轻、坚实的臀部的模样,以及随着她走路时不断弹动的情形,久久地留在

我的脑海中,一时没有办法消失。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走出了电梯,一直来到大厅中,我的心里还在暗暗地盘

算着:“我该想个什么办法,才把我那根长长的肉棒插入她两腿中间的那个部位

呢!”

登上了八楼,看到一些学生正在楼梯间抽着烟,他们中有几个人看着我登上

平台,脸上带着吃惊的表情,可能,他们认为我是一个教师吧。其中有一个女孩

子还客气地递给我一根烟,我并不想令他们过于难堪,笑了笑便接了过来,倚靠

在墙上,假装也抽起烟来。

那些学生不敢再乱来了,灰溜溜地逃回自己的教室中。我前后看了看,见再

也没有人,但转过身悄悄地走进楼梯间去。

穿过楼梯间,我按照加菲的吩咐,再登上第十楼,靠着墙,静静地等待着,

看来,她对这里的情况很是了解,第十楼确实是很少人来的地方。

一想到加菲,她那赤裸裸的的胴体当即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忍受

不住,当即把手摸到下面去,隔着裤子轻轻地揉弄起我的肉棒和两个小肉蛋来。

为了知道她何时到来,我把身体靠在墙上,闭着两眼想像着她那浅红色的嘴

唇,圆厚而肥美又结实的屁股,想像着她正张开她那个性感的小嘴,轻轻地为我

舐弄着我那光滑的龟头,一时间,我觉得很难受。

“难道你不用等我,就自己开始干起来了吗?”

是她,她来了。我连忙张开了两眼,看着她正姿态优美地拾级而上。此刻的

她满头黑油油的秀气散开着,如流瀑般飞泻在她的背后,她睁着两只秀气的大眼

睛,带着讽刺的韵味,不停地闪烁着。我没有开口,我只是用力地拉她拉到我的

身边,紧紧地抱着她,把她压在墙上。

她知道我想干什么,只是抬着了头,向着我伸过来,一边伸,她一边慢慢地

张开着她的嘴唇,同时也在慢慢地闭上她那双神采流露的两眼。我把嘴贴上去,

疯狂地吻着她,简直像一个饿鬼,拼命地要吃那个成熟的樱桃。

我紧紧地抱着她,让她抬起两条玉腿,紧紧地夹在我的臀部,然后,我伸出

那双不安份的手,一直向着她的屁股游去,牵起她的裙子,美美地抚摸着她那柔

软而丰满的肌肉。

在那满手的嫩滑中,我不断地抚摸着,我的嘴也在疯狂地吻着。我一手紧紧

地搂着她的腰,一腿稳稳地承托着她的臀部,另一只手伸进她那棉质的内裤中,

慢慢地游着,寻找着。

她两眼闭着,身体紧紧地贴着我,身体一阵阵的颤抖着,口中开始发出醉人

的呻吟声。

她呻吟着,身体在不断扭动着,头也在移动,口中时张时合,喃喃的,仿佛

在向我说着什么,但是,我不再管她,只顾着热烈地吻着,随心所欲地抚摸着。

这一刻她是我的,她的身体也是我的。我要享受她的甘美,我要探索她的奥

秘!

她已开始兴奋了,身体的皮肤和肌肉更富有弹性,触摸起来,更为柔软了。

她的样子很舒服。

在舒服中,她仍然不肯安于现状,她在扭曲着挣扎着,最后,当我忙于轻轻

地用牙齿啮着她的粉颈时,她忽然挣脱了我的搂抱,气喘嘘嘘地对我说道:“等

一下,请你停一停吧,这里很不安全,我们还是先找一个好的地方,找一个有什

么意外就可以马上溜走的地方吧。”

我想想,她的话也很有道理,但我仍然不愿意放开她,我把她拉回自己的怀

中,重新把她压在墙上,重重地再次向她的粉颈吻下去,嘴里说道:“你在说什

么?你不是要在这里热热烈烈地受一场的吗?为什么临时又想改变主意了?”

我不想再问她什么问题,只希望马上能干她,那是我长久以来的希望,现在

这希望已经在眼前,她已经是我的了,我岂能会让她有推委的机会。我要干她,

在这里,第一时间再次干她!

“我不是那意思。”看她的模样有点犹豫不决,停了一会,再说道:“我只

是希望,找一个只有你跟我的地方,没有人打扰,我们在一起,共渡这段美好的

时光。”停了停,她又嗫嚅地低喃着:“今天下午的课,我已经不打算去上了。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让你干我,干我一个下午。“

真的想不到,如此漂亮的一个女孩,骨子里面是如此的淫荡!只是,那句话

她说得很费劲,一共中断了三次,才能说完,看来,她只是想表明,她的心里是

多么的喜欢我,是多么的想和我呆在一起。

我凝视着她,深情的吻着。这样的女孩,难道不值得我用全部了热情来吻她

吗!

也许是想到了什么,她不敢看我,把眼睛瞄到一边去,脸上红通通的,火辣

辣的,那模样真可爱。她的眼睑下垂着,声音更低,心跳也加快了。

“我只想,……”

“你想什么?”

“我……我……”她语气嗫嚅,跟平日的她简直有天渊之别。

她在想什么?我不清楚!

“告诉我,好吗?”我尽量把声音放到最温柔,也吻得最温柔。

“我……”咬咬牙,她像在下着决心,最后道:“我希望你把我当成妓女,

把我当成你的奴隶,我要当你的性奴。”

一口气说完,她仿佛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静!

静得完全没有声音!

我没有吻她,她也不敢看我。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对恃着。

性奴?她要我把她当做一个性奴?

我真有不敢相信。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孩竟有一种这么变态的心理。我认真地

看着她,希望找出她开玩笑的理由。但我失望了,她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女孩,

低着头,垂着眉,根本不敢再看我一眼。

拥有一个如此美丽的性奴,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在暗地里无数次地幻想过的事

情!

我,完全不敢否认,每当我在床上,拥抱着黑夜,拥抱着寂寞,偷偷地自个

儿在手淫时,一直把她当成我的意淫对象,往往,在我最兴奋的时候,我就会幻

想着她那赤裸的身体在我的面前,我用皮带抽打着她那光滑而诱人的大屁股,我

曾无数次幻想过她在我的面前尖叫,啼哭,在她屁股开花,鲜血直流的时候,我

常常就会达到高潮。

但那只是我无数夜晚中的幻想。我不敢想像会真的能那样对待她,而且,现

实让我们在一起,我只想宠着她,爱着她,令她快乐,令她得到幸福。谁知道,

我不敢做的事,她却自个儿提出来!

我有点不明白,她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

她的样子很窘迫,很不安,她偷偷地看我一眼,然后又飞快地把眼下瞥开。

我知道,她在担心:他会不会不给我明确的答复?

他会不会吃惊?

他会不会把我当成怪物?

他会不会因此而讨厌我?

但我不敢肯定,我还在揣测着她的用意,她是不是在试我?

到底是她真的喜欢,还是在戏弄我?

我真的明白她的意思吗?

我真的听懂了她的话了吗?

天哪,我该怎么办?

一时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回答!

(二)

我有点晕眩,此时,我简直不能把当时的心情写出其中的万分之一。

“你的意思是什么?”我有点傻呼呼地问道。

我只想弄清楚她的意思,我需要明白她的真正意图,我不想自己在这时候会

犯下连自己也不能饶恕的错误。因为我知道,幻想终归是幻想,现在,我绝对没

有那种变态的想法。我只想跟她性交,一次又一次的性交!

她没有说话,两腿紧紧地盘在我的腰上,胯着坐在我的大腿上,通过她体温

的变化,我已经知道,她的秘穴已经开始春潮泛滥了。

她很难为情地把脸转到一边,再次说道:“我要你狠狠地干我,我要你像干

一个妓女那般干我,我想当你的性奴!”这一次,她说得很清楚,只是,脸也更

红得厉害。“请别问我为什么要那么做,我只想让你干我,我只想你把我当成是

你的性奴的干我。”

无言的,我的手放松了。她的身体轻轻地滑落到地上,靠着墙,站在我的前

面,面对着我,毫无怍色地看着我,语气仍然是那么轻地说:“这里是第十楼,

平常是没有人会来这儿的,终日这里都是空空荡荡的。”

她向着阳台点了点头。

我静静地看着她:看着她那头乌黑的长发,看着她那美丽的,被太阳晒成橄

榄色的皮肤,看着她那丰满的胸脯,看着她那双裸露在短裙外面的修长的玉腿。

我注意到,她的脚指,不断地地踢动着,朝着平台的方向踢动着。

以前,我每见到一个美丽的女人,心里就不禁会想:“如果她是我的女人,

我会如何对待她?”然后,我会幻想着把她吊起来,用绳子紧紧地把她捆绑,逼

着她为我舐弄鸡巴,在她为我含舐鸡巴的时候,我会用手掌或皮带,不断地,用

力抽打她那个雪白的,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臀部,我会用我的手指去插她的屁眼,

我会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着轮奸她……

但那只不过是我的幻想,我真的想不到,如今竟有这么美丽的一个姑娘,竟

然会主动地,无条件地把她自己交到我的手中,让我去按着自己的变态行为去折

磨她。

我该怎么办?

我真的毫无头绪!

我曾经无数次地这样想过,但我却没有胆量真的要干一次。

“把你的衣服脱光吧。”我咬了咬牙,命令她道。

她看着我,两手慢慢地,姿态很优美地在解着自己上衣的纽扣,她真的在为

我解放自己的肉体!

我走到第十楼的大门那里,把它推开,然后对她说:“你一边脱衣服,一边

向着这里走过来。”我顶着大门,看着她的反应。

按着我的吩咐,她一边脱衣服,一边向门走过来。

我们一起走进从来没有人到过的十楼,向四周打量了起来。这里,真的荒凉

得很,一扇大门,周围的三堵墙上各有一扇窗户,地板积满了厚厚一层灰尘。我

走到那扇最大的窗子,往外看了看,下面是人来人往的街道,对面有两座教堂,

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发现了。在这里,我们根本不必担心有人偷窥,也不

必担心有人发现我们的事。

我转过头去看了看加菲,她已经把一身的衣服脱光了,只剩下鞋子还留在脚

上。

“把鞋子也脱了。”我看着她不断地把鞋子蹭来蹭去,我看着她那美丽得裸

体,不知怎的,竟有点不耐烦起来了,肉棒渐渐挺了起来。但我觉得这还不够,

我让她站在我的面前,面对着窗口,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她那雪白的身躯落在阳

光中,赤条条地的,纤毫毕现。

她有点不知所措,但她并不反对,只是张开两条修长的腿,两手摆在身后,

静静的,腼腆地站在那里,动不不敢动,看来,她真的要把自己变成我的性奴,

我真的要成为她的主人了!

她站在那儿,身体沐浴着灿烂的阳光,赤裸裸的身体面对着窗口,更可笑的

是,她脱光了一身的衣服,一条带子却紧紧地绑在她的脚上!她张开了两腿,两

手放在臀后,样子挺优美地站在那里。她在等待,等待着我的吩咐。

我在想,在这街区对面如果有写字楼的话,谁人拿起望远镜,现在正好看见

加菲——一个有着丰满的胸脯,圆圆的臀,两腿分开,手却摆在身后,浑身一丝

不挂的日裔的美丽姑娘正赤裸裸地站在窗口前。

也会看见一个男人正站在她的后面,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她,看着她那紧紧地

挤在两腿中间的肉丘,也看着她那条秘缝,男人的肉棒已经暴挺起来,直直的,

硬硬的,但他并没有去干她,只是竖起自己右手的中指,朝着那密缝,慢慢地把

中指对准她的小穴,然后张开她那光滑,柔嫩的肉丘,暴露那个被密缝所掩藏的

绯红色的小穴,再慢慢地把手指插进去……

要是真的有人发现了,他们会怎么样呢?

那我可不管,我只是把中指挺进她的秘穴,一点一点地,慢慢地往里插着,

慢慢地压进去。我的手指一接触到她的身体,她当即浑身发紧,口中已经开始呻

吟起来了。我并没有把她当成我想像中的性奴,我的手指虽然不断地在她的小穴

中插着,但我怕弄伤了她,我插得很温柔。

在不断地抽插中,我的指节在她的淫穴中碰到一颗硬硬的东西,像一小核,

一个小小的核,我用指节轻轻地挑弄着它,在手指不断地从她的小小淫穴中出没

时,我故意在那个小核中加重着力度。每一次,当我碰上它时,我总要故意地旋

转着我的手指节,故意地把它磨研。

她的两腿开始摇动起来了,亮晶晶的汗水从她那光滑的皮肤上渗出,一点点

的,在阳光下,就像一颗颗闪亮的小珍珠。她已经动情的,动情的她,连大阴唇

上也开始沾着淫露。

她站在窗口前,灿烂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乳头尖尖地耸起,笔直地向着,

迎着阳光,就像是那些不知名的宗教组织,正在举行某种神秘的仪式一般,向着

太阳祈祷,在祈祷时,她的口中轻轻地吟诵着什么,又或是在呻吟着,祈求着:

“干我吧,干我吧,我是你的性奴,我要给你干,快干我吧。”

“你真的愿意当我的性奴?”我问道:“你真的愿意按着我的吩咐去做?”

“是的。”她回答道。

虽然她答得如此的肯定,但我仍然不太放心,继续地问她:“假如我的吩咐

对于你的自尊来说,带着很明显侮辱性的,那种命令你也会照办?”

“会的。”她没有多说一句,只是作出简单的答复。

“你有没有想清楚,我可能会惩罚你,会打你的屁股,我是指用皮鞭抽打,

那是很痛苦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她再次作出回答。

“既然如此,那就不客气了。”我真的下命令道:“把身体转过去,然后,

用你的手把你的臀肉拉开,让我看你的屁眼。”

她一句话不说,只是把身体转过来,迎着阳光,两手插入她那紧紧地挤在一

起的臀沟中,用力地往两边拉去。

“再把你的两条腿张开一些。”

她两手拉着臀肉,重心落在一条腿上,另一条腿向外支开。灿烂的阳光落在

她那个圆滚滚的臀上,照在她那个满是皱褶,带着红色的屁眼上。

这是一幅多美的画,美丽的女孩,美丽的屁股,美丽的屁眼,一切已经在我

的眼前!以前,我不止一次地幻想过它,在幻想中,我用自己的肉棒,用力地干

过它,但从来没有现在这样真实!

它就在我的眼前:雪白的臀肉已经被强行分开,它连半点的遮掩也没有了,

红红的,满是皱褶的,清清楚楚地暴露在我的眼前,虽然,它已经被拉开,但它

并没有真的屈服,它仍然紧紧地收拢着,令人无法窥探它里面的风光。只是,这

已经是让人兴奋了,我想,如果现在有人在远处用望远镜看到这情况的话,真说

不出他有多么的嫉妒,多么的兴奋,多么的希望能够玩弄它。

但,这里没有别人,这里只有我,我是她的主人,当然,也是那个模样得意

的小屁眼的主人,它是我的,它正在等着我去开发!

我转到她的后面去,从她的后面,再次把手指插进她的小穴中,我不断地旋

转着,抽动着。在抽动中,我命令她道:“再把你的屁股肉拉开一点,现在不够

开,你的屁眼还显露得不够清楚。”

听了我的话,她果然加大了力气,往两边努力地拉着,我两眼盯着那个小东

西,手指在她的小穴中加快了速度,然后,我把手指从她的小穴中拔了出来,对

着她的屁眼轻轻一点,她仿佛遭受电殛一般,身体明显地一抖,我不再客气了,

用力地压,我的第一个指节已经挺进去,然后,我加大了力气,修长的手指渐渐

地插入她的屁眼中去了。

一时间,她呻吟,她悲泣起来。气喘之声,清晰可闻。

“噢,不要。”她哀叫道。

“住口。”我喝道。

她果然不敢再哀求,我的手指更用力地捣动着,我先把手指从她的屁眼中拉

出来,然后再迅速地插进去,我用力地插着,尽可以把整个手指,一点儿不剩地

深入到她的直肠中。

与此同时,我的另一只手并没有闲着,我用指甲轻刮着她那条密缝中的小珍

珠,她很优美地扭动着她那个迷人的粉臀,口中轻轻地哼着,她想叫,但恪于我

的命令她不敢反抗我,只好呜呜地哀鸣着。她的秘穴,她的屄缝,她的小菊穴,

还有她的哀鸣,是如此的动人。或者,她是为了发泄,但她完全不懂,她如此做

法,只能令男人的欲念激增,在欲火的焚烧中,我的暴虐心理也随着增加了。

虽然,我不想伤害她,但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变态心理,我留在她屁眼中的

手指,仍然在一出一进地抽动,另一只手的手指也慢慢地向着她的小穴中插入,

在插入的时候,我忘不了仍然刺激着她的小肉芽,当屁眼的手指拉出来的时候,

我另一只手已经完全没入她的小穴中,随着手指从小穴中抽出,屁眼的手也开始

慢慢向着她的小菊穴中插入,一前一后,此进彼退的,配合得很流畅。

今天,是我第一次如此的玩弄女人,也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碰上自动要求我如

此地玩弄她的女人。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美丽,她年轻,她变态。因为她的变

态也里,也令我的变态行为得到充分的发挥。

她弯着腰,两手向后用力的为我拉开她的臀肉,清晰地把她的屁眼暴露在我

的面前,好让我能够自由自在地玩弄她。她呻吟着,身体向前倾斜着,尽可能地

保持身体的平衡,她穿着高跟鞋,由于她身体的倾斜,她全身的重量几乎压在她

那几个脚趾上,她只能努力地撑持着,努力地令自己的身体平衡着,在阳光下,

她那对丰满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摆动,也不断地前后摆动着。

“好吧,现在,你松开你的屁股,用手握着你的乳头,一只手握一个,自己

玩弄自己的乳头吧。”我向她下达了另外的命令。

她听了我的话,马上松开了她的臀肉,头并没有低俯,只是用手摸在自己的

乳房上,一直摸着自己那对早己因为欲火升腾而高高尖耸而起的粉红色的乳头,

轻轻地捏弄着,扭动着,乳头在她的手指中不断地变着形状。她的动作更加激起

她心中那无穷的欲火,欲火在她的心内焚烧,她的血液要沸腾了,她只能尖叫,

大声地尖叫着,在尖叫声中,她更加用力的在她那又小珍珠上玩弄着。

她是如此的亢奋,淫露已经不断从她的小穴中源源流出,湿透了我的手指,

也湿透了她的秘部,与此同时,她小穴的媚肌也在轻轻地不断地蠕动着,像一个

调皮的孩子,轻轻地用小嘴吮吸着她妈妈的乳头一般,裹着我的手指,轻轻地磨

研着,它裹得是那么的紧。

我感觉到:当我把手指从里面拉出来时,有一种吸力,正在不断地把我的手

指往里吸去。在她的小穴不断地蠕动的时候,她的屁眼也在有规律地抽搐着,它

也紧紧地咬着我的手指,暖暖的,不愿让我的手指拉出来,我每一次的拉动,里

面的红红的肌肉也不舍地,紧紧地跟随着,附在我的手指上,一起从里面拉了出

来。

渐渐地,本来干燥的小菊穴,开始湿润了,那种感觉令我的抽插更加轻松,

现在,我的手指干着她的小屁眼,跟干她的小淫穴一般,再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她两眼紧紧地闭拢着,屁眼在我的手指的抽动下,突然一抽搐,紧紧地咬着

我的手指,一点也不肯放松,她两手轻轻地捏抚着她的乳头,里面用整个手掌轻

轻地压着她那双富有弹性的乳房,不断地盘旋着,揉动着,在揉动中,她的嘴巴

发出快乐而醉人心弦的呻吟声。

她也太会享受了,我决定不让她得到这些,我要让她更刺激。于是我“扑”

的一声,从她的屁眼里把手指抽了出来,在她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我把

手举起来,用力往她那个雪白的屁股上打了下去,只听得“啪”地一声,她的左

边屁股已经挨了重重的一下。她“哎哟”的一声,两腿紧紧地收拢了起来,我并

不同情她,把手再次举起来,向着她的右边屁股,又重重地打了下去。在“啪”

地一响中,她的嘴里又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我轻轻地把手指插入她的小穴中,时快时慢地再次抽动了起来。

“玩弄你的乳头。”我再次给她下达了命令。

她的屁股的肌肉还在轻微一跳动着,雪白的肌肤上当即浮起一个巴掌印。她

忘记了呻吟,把手又摸到自己那个玉球上,掠过玉球,用拇指和食指捏着她的乳

房,轻轻地揉弄着。

“告诉我,你的肥臀是我的,是让我惩罚的。”我的手指连连地干着她,嘴

里吩咐着:“求我狠狠地打它,把它打红,打烂!”

“我的屁股是主人的。是给主人惩罚的。请主人用力的打它,把它打红,把

它打烂!”

她的屁股开始扭动了。我并不希望她有这种反应,我的手又举了起来,向着

她那个痛楚未消的臀上,再次打了下去。“啪”地一声,这次打的,比上次要重

得多,她当即浑身直挺,口中的叫声变得凄厉起来了。

“啪、啪、啪”连番不停的抽打中,她的眼泪已经开始从眼角里涌出,“吧

嗒吧嗒”地往地上掉。

我住了手,再次打手指插回她的小淫穴中。

“自己玩乳头,”我看着她因为屁股的疼痛而忘记了玩弄自己的乳头,于是

再次给她下达命令。她只好把手捏起乳头,轻轻地揉着。

“这样子不行。”我说道:“按我的命令做。用力扭它们。”

我看见她的眉头一皱,但没有抗拒,加大了力气,把自己的乳头拧着。

“对,就这样!”我说道:“现在,把它们拉长。”

她有点不愿意,但只不过是一皱眉,立刻捏紧乳头,把它们往外拉着,乳头

在她的两只手指中慢慢地往外突出,一刹那间,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满足。

“很好!”我说道:“但,这不够长,再用力,把它拉长一些。”

她再次加重了力量,在往外拉的时候,她的两腮开始微微地颤抖着。

在她按照我的吩咐,把两个乳头拉得老长老长的时候,我的手指又滑回她的

两臀上,她已经知道我要干什么,上身往外一倾,两手又伸到背后,摸着自己那

条紧紧地并拢在一起的小股沟,两只拇指往里一陷,然后用力往外一拉,她的两

片带着巴掌印的臀肉被分开了,她那个已经被我的手指开发过的屁股,再次显露

出来了。

我也把手压着她的肥臀,两只拇指按着她的屁股,先是一只手拇压进去。然

后,另一只也用力的挤进去。

我两只插进她的屁眼的拇指,一只拉出,另一只却压进去,一出一进着,把

她玩得浑身紧紧地硬绷着,口中发出不断的呻吟声。

“看样子,你的高潮来了。”我说道:“注意了,你的高潮一来,我会用皮

带狠狠地抽打我的性奴的肥臀,然后我就干我的性奴的屁眼。你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她的嘴里也出了喃喃的呓语。

果然,她的高潮开临了。她开始大声地喘着气,口中尖叫着,的屁眼在紧紧

地收缩着,在她的尖叫声中,她的肛门在用力地抽动,它先是紧紧地咬着我的手

指不放,然后,又一下子松开。一开始,她只不过是身体在颤抖着,屁股也在不

断地扭动。一会儿,她全身作软,再也无法站立了,她慢慢地滑到地板上,两膝

跪在地上。

我强迫着她两肘、再膝支撑着地面,两手往后拉着自己的屁股,我的手指仍

然插在她的屁眼中不放,一出一进,仍然在不停地抽动着,她的身体再次发软,

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两手摊开着。我慢慢地把手指抽了出来,站了起来。

她躺在地板上,两手往外无意识地乱抓着,一眼看去,仿佛象一个快要死的

人,希望在死前抓住什么救生草。

我没有管她,只顾着自己松开皮带。

以前,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幻想过:一个漂亮,浑身赤条条的,正在等我用皮

带抽打她,现在,我做到了,梦想成真了。加菲年轻,貌美,是一个不过多得的

美人,她浑身散发着书本的气息。正是一个这样文质彬彬的美人,已经一丝不挂

的,正在等着我去打她的屁股。我知道我该如何对付她,首先,我要狠狠地揍她

那个肥美,丰满,滚圆,结实而诱人的大屁股,然后,我再操她

=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