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欲求欲取 >

邻座的少妇

时间:2018-05-10 18:01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新婚少妇的出轨》 《在少妇身体里猛冲猛撞》 有时候,「男人外出应酬夜」真的可以是一个改变人生的美好活动,我的生活就因为这样一次活动而改变了——真是个非常美妙的时光

《 新婚少妇的出轨》

《在少妇身体里猛冲猛撞》

有时候,「男人外出应酬夜」真的可以是一个改变人生的美好活动,我的生活就因为这样一次活动而改变了——真是个非常美妙的时光!

我的「外出应酬夜」一直是我和我妻子玛奇争论的焦点,但是,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几乎没有什么不是争论的焦点的,我们几乎要为每一件事情吵架。说实话,玛奇和我其实真不该结婚,我们都把当初的性冲动误认为是爱情了。结婚三年后,当激情的火焰褪去了往日的热度,我们突然发现,在我们之间竟然没有任何相通相融的东西。所以,在接下来7年的婚姻生活里,我们几乎每天都是在争吵、冷漠和枯燥中度过的。

因为这样的家庭生活,我下班后实在不想待在家里,于是就和一帮哥们儿每晚出去打保龄球、打扑克,或者用其他的活动打发晚饭后、睡觉前的时间。有时候,我会和一帮哥们儿跑到一些廉价的小酒吧里去喝酒,直到差不多凌晨4点左右我才会回到家,然后倒头便睡。

玛奇对我这样的作息深恶痛绝,因为她睡眠很轻,一旦在凌晨被我吵醒,就再也别想入睡了。所以,第二天我们肯定会大吵一架,玛奇会喋喋不休地唠叨一整天。说实在的,有时候我真想跟她离婚算了,但我的确太懒,或者说太穷不想为这事请律师,所以只能这样凑合着过了。

但是,一次「男人外出应酬夜」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当然,这种改变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那一个周五的晚上,我照例和几个哥们儿跑出去瞎混。我的一个哥们儿听说在纽顿新开了一家酒吧,离我们这里大约有30英里远,就吆喝着我们跟他一起去那里玩。虽然在我们住处附近有不少酒吧,但那些地方我们都去过太多次了,所以都想换个地方好好玩玩。

那天晚上,我们这个团伙里少了一个伙计。他叫诺姆,因为他老婆凯茜重新回学校去进修,晚上找了一个值夜班的工作来挣些外快做学费,所以他必须留在家里照看孩子。

我们都很纳闷,凯茜怎么可能在夜间做更夫呢,看她那娇小的身材,怎么也无法阻挡强盗的侵犯吧?但凯茜告诉我们说,其实她只是坐在监控室的大屏幕前观察各处的动静,一旦发现异常情况,她就呼叫保安去现场检查。

我们一伙人开着车跑到纽顿那个新开的酒吧,进去找到了不错的座位,开心地喝着酒、听着音乐、聊着天。正当我们嬉笑玩闹的时候,哈利突然叫了起来:「嗨,我的上帝啊!」

我们都转过头不解地看着他,哈利伸手指着前方说道:「你们看,那个人是谁啊?」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惊讶得下巴差点掉到地板上。在酒吧大厅的另一边,有个女人正在为客人们表演脱衣舞,那正是诺姆的妻子凯茜。此时,她正坐在一个客人的膝盖上,除了性交,她跟那人做了一切可以做的事情。

迈克说道:「喂,伙计们,你们觉得诺姆知道她妻子跑来做这事吗?或者他真的相信她在值夜班呢?」

我们几个人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再看看房间那头,凯茜已经结束了她的表演回到后台去了,舞台上有另外一个女孩在表演。过了两分钟,音乐变得激昂起来,凯茜重新回到舞台上,开始了她的第二轮演出。只见她身穿着非常窄小的比基尼,丰满性感的乳房和浑圆白皙的屁股几乎全部暴露在外面。我们都知道凯茜的身体非常迷人,但却一直没有机会看到她如此穿着的样子。

凯茜扭曲、转动着身体,尽量展示着她迷人的曲线,她甚至蹲下身去,沿着舞台边缘旋转、伸展着大腿,让观众可以更加清晰地看到她比基尼裆部细带,那细带根本无法完全遮住她的阴户。她毫无顾忌的尽情舞蹈着,不时接受着观众塞在她比基尼裆部细带和丝袜里的钞票。

凯茜越来越接近我们的座位这里了,我心想,如果她看到我们5个人坐在这里,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的眼睛转到我们这里时就已经认出了她丈夫的几个朋友坐在这里,但她似乎毫无异样的反应,依旧舞步轻盈地在舞台上展示着她性感迷人的肉体,甚至当迈克在她的腰间塞进一张5圆的钞票时,她依然没有过多的表示。

表演结束后,凯茜没有回后台,而是直接来到了我们的座位跟前,并在桌子边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女招待迅速走了过来,心想我们一定会为舞蹈者买杯酒喝的。一般来说,舞蹈演员总会点些高档香槟等比较昂贵的酒,由和她坐在一起观众为她买单——但女招待会为她送来她早先已经定好的不含酒精的饮料,比如姜汁汽水或者苏打水什么的。

等女招待一走,凯茜立刻直截了当地问我们道:「你们这些家伙是不是要把这事告诉诺姆?」

对我来说,虽然诺姆是我们的朋友,但凯茜也是,而且,我毫不怀疑她在这里跳舞挣到的钱,肯定比做夜班值班员要多得多,所以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不觉得这事对诺姆有什么伤害,所以也不准备在他们夫妻间搬弄这样的是非。

但是,还没等我开口,哈利就大咧咧地问道:「想要我们替你保密,那你有什么表示吗?」

凯茜的回答让我看到了她以前从未表现出的另一面。她怒睁着双眼,用低沉的声音问道:「你想要什么样的表示,哈利?」

哈利不以为然地回答说:「要想让我们对此事保持沉默,你当然必须有所表示。问题是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凯茜的眼睛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扫视了一下,用冷酷的声音说道:「我会尽力而为。」

哈利说道:「这么多年来,你穿着比基尼的身体已经在我们眼前晃悠了这么长时间,让我们心中充满了想象。我想要你的身体,这就是我开出的价码。」

凯茜又扫视了我们每个人一眼,问道:「你们都是这个意思吗?」

当她的目光和我的接触到一起的时候,我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会参与其中的。」

说完,我看到她眼睛里有一些异样的神情,但我并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凯茜说道:「好吧,我11点下班。我们这里有规定,表演者不允许和顾客有任何交易,所以你们得从找个地方和我约会。」

哈利说道:「没问题。我可以在别处的酒店里订个房间。你可以去那里和我们汇合。」

凯茜狠狠地盯着他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了。我坐在那里看着那几个家伙大笑着、嬉闹着,大声谈论着他们会有如此好的运气。迈克看我一声也不吭,便问道:「你怎么啦?」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你好象完全都忘记了,诺姆是咱们的朋友,而那个女人是诺姆的妻子啊,你们还能如此兴高采烈的勒索她。」

迈克笑了笑,说道:「你应该见过我老婆吧?你怎么不想想,我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和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一起玩玩,为什么要放弃呢?而且,凯茜在这里表演脱衣舞,诺姆不知道就不算对他有伤害,那么,如果我们对凯茜做了什么而又不让诺姆知道的话,也不算对他有伤害啊。还有,你觉得凯茜在这里只是跳跳舞吗?」

我不解地看着他,问道:「你什么意思?」

迈克吸了一口气,说道:「你看见刚才凯茜坐在那个男人大腿上了吧?她和他除了性交以外,做了男人和女人之间能做的所有事情。你以为她11点在这里下班后马上就会回家吗?要知道她跟诺姆说她是夜班值班员,必须等到凌晨才能回家的,那么你知道她在这段时间里在干什么吗?难道仅仅就是跳跳舞那么简单吗?」

我想起来了,诺姆曾经告诉过我,凯茜找的夜班值班员的工作最不好的就是得到凌晨三、四点才能回到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在下班后回家前的这段时间在干什么呢?可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们的朋友,趁机勒索她都是不对的。

我说过我不会参加他们的活动,但我却也无法马上离开,因为来这个酒吧的时候,他们几个是坐我的车一起来的,我还得把他们再带回去。本来,我的确想过干脆我开着车回家去,让他们几个也没机会跟凯茜做什么对不起诺姆的事情。

但是,我又担心他们会把凯茜跳舞的事真的告诉了诺姆。所以,想来想去,我还开车带着他们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

到了酒店,哈利要了一个房间,我们便一起待在里面等着凯茜。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离开那个房间的时候,凯茜到了。但即使是她已经走进了房间,我仍然在考虑是否该离开房间。

既然话已经说明,凯茜就不再矜持,她一走进房间就直奔大床而去,一声不吭地开始脱衣服。然后,她面无表情地问道:「你们谁第一个来?」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这完全不像他们所熟悉的那个热情、开朗的凯茜了。在尴尬的气氛中沉默了几秒钟后,哈利首先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跑到床上去搂住了一丝不挂躺在那里的凯茜。他分开她的腿,将沉重的身体趴在她娇小、娇嫩的身体上。凯茜仍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任凭他坚硬的阴茎插进自己的身体。在哈利奋力抽插的过程中,凯茜不动也不响,就像木头人一样随着哈利的动作蠕动着。

我偷眼看了一下屋子里的其他几个男人,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也许哈利是今晚奸污凯茜的唯一一个人。因为我看到那几个人神情紧张地相互张望着,他们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我们他妈的到底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想,大概过不了两分钟,这几个人都会跑到屋外去等着哈利,然后赶快离开这里回家。但是,两分钟时间也足够漫长,许多事情都可能在这段时间里发生。

就在我们跟着迈克站起身准备朝门口走去的时候,一声低沉的呻吟声让我们转身朝床上望去,只见凯茜抬起双腿缠在哈利的身上,她的双手也抓着哈利的屁股,耸动着身体迎合着哈利的抽插。那场面实在太刺激了。

我回头看了看其他几个男人,他们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啊,这样的场面实在太刺激了,我们也要加入啊!」

有两个人甚至开始脱衣服了。

凯茜亲吻着哈利说道:「来吧,使劲肏我吧,你这个混蛋私生子,肏我!」

哈利坚持了大约5分钟,就在他起身想离开凯茜身体的时候,她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说道:「不,不,不要离开,我马上就要到高潮了,你他妈别离开,把我肏到高潮啊。」

迈克走过去拍了拍哈利的肩膀,让他从凯茜的身体上离开,然后挺着他那根坚硬了好久的大鸡巴,使劲插进了她的阴道里,接着就快速抽动起来。

凯茜把双臂双腿都纠缠在迈克身上,大叫着说道:「哦哦,对对,就这样,使劲肏我,哦哦哦,肏肏肏,使劲肏我,使劲肏我……」

她尖叫着达到了高潮。

迈克依旧不停地像打夯一下猛砸着凯茜,弄得她不停地尖叫。迈克说:「我肏,这女人也太骚了吧。」

凯茜呻吟着回答道:「是的是的,哦,使劲肏我,拜托你千万别停下,使劲肏我。」

当然,迈克最后也不得不败下阵来,但没关系,男人多得是,比利立刻就接替了他的位置,继续大力奸淫着凯茜。而且,杰夫已经撸动着自己坚硬的鸡巴,站在旁边等着了。过了一会儿,杰夫等得有些不耐烦,就爬上床将粗大的阴茎抵在凯茜嘴边。凯茜毫不犹豫地张开嘴含住他的鸡巴,使劲吸吮起来。

本来,我想离开房间去车里等着他们,但眼前无比淫荡的场景让我再也挪不动脚步了。比利射了,杰夫接替他继续猛烈地奸淫凯茜,而哈利则把他的鸡巴插进了凯茜的嘴里。等杰夫射过以后,哈利接替了杰夫,而迈克又像杰夫一样把阴茎插进了凯茜的嘴里。

就这样,他们几个人像走马灯似地轮流在凯茜的嘴巴和阴道里抽动着,干得凯茜一个高潮连着另一个高潮,她不停地呻吟着、叫喊着:「哦哦,对,对,就这样使劲干我,你们肏死我吧,使劲,使劲啊,肏我,肏我,不要停……」

偶然间,我看了一下手表,发现时间快到凌晨3点了,那几个家伙已经不间断地轮奸了凯茜四个小时了。我对他们说道:「喂,伙计们,到3点了,她该回家了,不然会惹来麻烦的。」

那几个家伙一边嘟囔着抱怨我打断了他们的兴致,一边开始穿衣服。凯茜仍然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一言不发。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她显然不想马上起来。我看那几个家伙已经准备离开了,就把车钥匙扔给他们,要他们先走。

「我得留下来帮她清洗一下身体,然后开她的车回到我家,她再从我家开车回她家。」

我对那几个家伙说道。

他们走了以后,凯茜仍然盯着天花板,对我说道:「我想,大概就剩下你还没有干过我吧。」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你还是赶快去洗个澡吧,你可不能这个样子就回到家里去。」

她转过头,看着我说道:「你为什么不加入进来?你应该能看出来,在走进这个房间5分钟后,我就心甘情愿和你们做爱了。」

我再次耸了耸肩,说道:「是的,但那样做仍然是错误的。你毕竟是我朋友的妻子,朋友妻,不可欺嘛。」

她盯着我的眼睛说道:「可是我想要你。」

看我不说话,她又说道,「我想要你,是因为我把你当做我的好朋友。如果你不跟我做的话,那么以后我们再见面的时候,都会因为今晚的事情而感觉到很尴尬的。我可不希望我们那么尴尬。我知道你不像他们几个那么混蛋,但我的确需要和你做爱,这样以后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才会像以前一样自在、安逸。如果你现在肏了我的话,我们就真的亲密无间了。你觉得我说明白了吗?」

就在我我支吾着无法回答她的时候,凯茜已经伸手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掏出我的阴茎一边套动着一边说道:「我的阴道现在太脏了,我的宝贝,但是他们几个都没肏过我的肛门呢。我想把我的肛门作为最好的礼物送给你,因为你这么关系我,的确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如此厚礼我真是再也无法拒绝,立刻挺起早已勃起的肉棒不客气地插进她那粉红色的紧窄肛门,奋力抽插起来。完事后,我们一起去洗澡,但这样却让我们无法及时回家了。

在浴室里,当我们的手抚摩到对方的身体的时候,身体里的欲望之火立刻被重新点燃,我们相拥着回到房间,又连续做了两次爱,其间还各自为对方做了口交服务。

等我们到达我家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凌晨5点了。我刚从车上下来,凯茜就又一把拉住我,使劲跟我亲吻着,然后说道:「我从周二到周五都是晚上11点下班,你一定要来看我啊。」

这本来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但它的确发生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凯茜和几个男人群交的事很快就传到了她老公诺姆的耳朵里。虽然无法确定,但我怀疑是迈克说出去的。因为有一天晚上迈克又去了那家酒吧,想再次和凯茜发生关系,被她拒绝了。我估计是他怀恨在心,故意说出去报复凯茜的。

诺姆当面与凯茜对质,凯茜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坦白地告诉了他,但她却隐瞒了和我做爱的事。由于我和她是在那几个家伙离开后才发生关系的,所以只有我们俩心里清楚我和她的关系。诺姆以为那天只有我没有参与轮奸他妻子,还专门跑来对我表示感谢,说只有我才是他真正的朋友。听了他的话,我真是无地自容啊。

不久,诺姆就和凯茜离了婚,并离开了这个让他感到伤心的城市,带着孩子去外地生活了。尽管凯茜有探视孩子的权力,但由于他们生活在特拉华州,而她是在科罗拉多州,凯茜想见一次孩子也十分不容易。

当然,诺姆离婚的事情和原因自然被周围的人知道了,那四个参与轮奸凯茜的男人也受到了惩罚。他们的妻子都提出了离婚,而由于他们是过错方,离婚后家庭所有财产都归了女方。但是,由于没有人知道我和凯茜的关系,在这个事件中,只有我没有受到牵连。

自从那晚和凯茜有了肌肤之亲后,我便经常开车去她工作的酒吧看她,也就知道了她在11点下班后到凌晨3点多回家前到底都干了些什么。那家酒吧的老板在那段时间里允许凯茜使用他的办公室,在里面学习并完成学校的课外作业。

我去看她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出去喝杯咖啡、聊聊天,然后再找一家汽车旅馆过夜。

后来,有一晚我去找她的时候,她很抱歉地告诉我她晚上跟别人有个约会。

第二天,她给我打了电话,约我出去喝咖啡。

「你知道我在做什么,是吗?」

凯茜见到我就直接问道。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昨晚我为了钱和别的男人约会,你感到惊讶吗?」

我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当那几个家伙在旅馆的房间里轮奸了我以后,我才发现了自己一些内在的潜质,我发现自己竟然非常喜欢被男人们轮奸,喜欢群交。同时,我也清醒地认识到,大家都知道我是个淫贱的女人,我再无法摆脱别人对我这样的看法了。其实,昨晚的约会是去参加了一个私人聚会,和酒吧的五个合伙人在一起做爱。我非常希望你能继续来看我,也很喜欢和你在一起,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一个女人。如果你不接受我的做法,我也完全理解你。」

这些已经是6年前的事情了。在诺姆和凯茜离婚四个月以后,我跟我妻子说想要结束我们那已经毫无情感可言的婚姻,她同意了。家庭财产我们五五分,而律师费则是我掏的。离婚后,她很快就又结婚了,后来有一次我见到她,感觉她生活得比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幸福多了。

和妻子离婚两个月以后,我要凯茜搬到我家和我同住,一年后我们正式结了婚。结婚后,她仍然继续在那家脱衣舞酒吧工作,也继续参加私人聚会被别的男人轮奸。对此,我并不在意,反而觉得很刺激。

凯茜曾经问过我好几次,是否愿意跟她一起去参加私人聚会,看着她被一大群男人轮奸,我总是回答不必了。尽管上次我也亲眼看到过她被诺姆的四个朋友轮奸,但那是在没有任何预谋的情况下发生的,而现在她和那些男人的群交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而且那些人要付钱给她的。这种卖淫和被设计好的轮奸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那好吧。」

凯茜说道,「那我们就玩没有预谋的轮奸吧。你邀请你最要好的朋友们到家里来玩扑克怎么样?我敢打赌,我一定会给他们一次永远难忘的记忆的。」

她咯咯笑着说道,「也许我们可以让它成为每周一肏呢。」

这主意似乎不坏,我想,这主意真的不坏啊!

=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