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亿博娱乐

当前位置: 主页 > 欲求欲取 >

校园淫声荡荡

时间:2018-07-03 21:05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多数人的高三生活,都是紧张而又带着几分即将分离的淡淡惆怅。而对正在读高三的李佳来说,最近的日子实在有些无聊、无趣、无味。 身为私立中学校长的儿子,他对考大学方面的事

多数人的高三生活,都是紧张而又带着几分即将分离的淡淡惆怅。而对正在读高三的李佳来说,最近的日子实在有些无聊、无趣、无味。

身为私立中学校长的儿子,他对考大学方面的事情可以说是毫不上心——先不说高考的考题起码有一半都已经在自己书包里放着,剩下一半等考试的时候自会有人送上标准答案。就算单凭父亲在教育界的关系,省内几家名牌大学也都是随便自己挑选。

所以当整个学校都在热火朝天地复习备考之际,李佳就只能搂着女友小蕊躲在父亲的“密室”里肏屄来打发时间。间或和学校中的另外几个富二代、纨绔子弟、高干子女……总之就是关系不错,而且还有足够资格不愁学业的几人一起找找乐子。

朋友归朋友,李佳还不至于傻到将自己考学的手段与人分享。校园虽小,也是个社会,就好像所谓的“江湖”一样龙蛇混杂。这样做可能断了父亲的财路不说,也许还会为家里惹上一身的麻烦。所以除了父亲李正义和姑姑李晓红认可的女友小蕊外,其他几个能进入密室的人都不知李佳已经只等着升学了。更多小说请访问色书网: www.seshu.vip

随着考试临近,就连高一高二的学生也忙碌起来,随着进出密室的人数减少,男女平衡顿时失去控制。随叫随到的便仅剩小蕊和另一名富家女小潮几乎成了火灾现场的消防员,整日间噼开大腿供几名衙内淫戏泻火……以前也没少肏对方女友的李佳看在眼里虽然不好说什么,心中的郁郁却可想而知。更多小说请访问色书网: www.seshu.vip

几个男生都知道小蕊是李佳公开的女友,现在却整日被众人轮着肏来肏去、大干特干,心中是不好意思。偏偏校外的女人不能领进密室,而校内的女生又全都忙于考试,所以每天除了放学后多请李佳和女友二人出去吃喝玩乐外,便琢磨着如何好好酬谢李佳一番。

这一天午休过后,高干子弟曲凯和另一名权贵子女付军,神神秘秘地拉着李佳和小蕊二人出了学校,这才道:“我们找着个好去处,不敢独享,带你们俩去玩玩如何?”

李佳奇道:“什么去处?”

付军得意地笑道:“是间学校,里面的女生多半都是美女,妙极。”

李佳晒道:“学校?你俩这品味退步了……省艺校太远,懒得跑;外语学院的女人都比咱们大几岁不说,技术也一般的很……附近那家影视学校的女生只认得钱,身子比妓女强点有限,更是没劲。”

曲凯怒道:“咱哥们啥时候肯玩那样的女人了……告诉你,这间学校的女生不但岁数都比咱们小,而且性情开放、还涉世未深。如果不是咱关系好,才舍不得带你去呢!”

小蕊忍不住娇笑道:“整个学校的小女生,曲哥还能自己一人全霸占了?”

曲凯顿时语塞。

李佳接口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意思……可我怎么想不出还有这样一家学校?”

付军嘿嘿笑道:“不怪你想不到——因为这间学校是封闭式教学,平时根本不让学生出入,每个月才放学生回家两天。那时咱们早都不知跑什么地方玩去了,所以没注意过。”

李佳奇道:“那你又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咱们又如何进去?”

付军答道:“我有个小表妹,去年进了这间学校。前几天家里聚餐,和我说起里面的妙事,才知道咱们附近还有这样一间好去处。”

李佳心痒难耐,连声问道:“到底是什么学校,怎么个妙法?”

付军故意卖关子道:“我说几个实例,且让你猜猜——第一,这个女生经常要和男生一起换衣服。”

李佳道:“体校游泳队?”

付军摇头继续道:“第二,这个学校的女生比例和男生比例是五十比一!”

李佳:“卫校护士班?”

付军笑道:“第三,这个学校的女生必须刮掉下身的阴毛。”

李佳眼前一亮:“模特学校?”

付军嘿嘿道:“还差点……第四,女生的身体柔软度,可以摆出任何你能想到的姿势。”

李佳恍然道:“我知道了——是舞蹈学校!”更多小说请访问色书网: www.seshu.vip

“确切的叫法,应该是艺术职业专修学校!”

付军点头继续道:“第五,据我表妹说,这里的女生会公然给男生打飞机哦!”

李佳愕然道:“啊?他们老师都不管吗!”

付军哈哈笑道:“根本就是老师让这样做的!刚才说的男女一起换衣服,也是为了锻炼男生,省得在双人舞表演的时候翘起来。据说为了形体美,她们还经常裸舞呢……如果在上课的时候硬了,老师就会让女生当场给这个男生打飞机,打到再也射不出精来为止。”

说着露出一个心有悸悸的表情,道:“不过每次都是学校里选相貌最丑、学习最差的女生来负责这个,属于是体罚了。”

李佳忍不住也笑道:“我还奇怪那些男女舞蹈演员穿的那么少,怎么还敢搂着跳舞,原来都是这么练出来的啊……你那表妹呢,给人打过飞机没有?”

付军晒道:“我表妹那么漂亮,老师怎能让她去做,白白便宜了那帮小子!不过私下里有没有偷偷摸摸的跟人好上,那就不好说了……都知道练舞蹈的女生成天大噼腿,根本保不住处女膜,将来嫁人的时候也不怕露馅。现在每天锁在学校里闲的要死,估计没少鬼混。”

李佳不由羡慕道:“五十比一,可便宜了那几个男生,全都被当成宝贝一样吧?”

付军笑道:“她们这一届才五个男生,据说全都娘们唧唧的……反正我表妹是肯定看不上。至于其他女生有没有喜欢这样的,那就不知道了。”

曲凯淫笑道:“练舞蹈的男人,秀气一点也正常。不过这五个小子成天泡在女人堆里,只怕年纪轻轻就已经不好使了吧?”

小蕊插口道:“这事我也听说过,我有个姨夫就是练舞蹈的。据说每次和我姨做爱的时候,光是舔鸡巴就得舔十多分钟,不然几乎硬不起来。倒不是鸡巴不好使,只是一般看见女人裸体之类的刺激根本就没反应了。”

李佳哈哈笑道:“这间学校还真是个好地方……可咱们怎么进去?”

曲凯道:“这事交给我……不过进去以后付军的小表妹只能给咱们介绍一个同学,我俩优先让你。不过你要是看不上的话,就得自己想招泡妞了。”

李佳笑道:“好说。只为看看一帮小女生跳裸舞,也值得跑一趟啊。”

曲凯得意道:“别急,这次主要是带你去认认门。咱们以后的身份就是留校辅导员……再想来随时可以来,到时候天天看也没人管你。”

李佳不禁翘起拇指道:“还是你门道广!”

小蕊插口道:“连我也是辅导员?”

曲凯点头淫笑道:“一共要来四个名额,我们本来想凑齐四个男的去。不过考虑到李佳的特殊爱好,就把最后一个名额留给你啦。”

小蕊脸上一红,嗔道:“是你们三个都有的爱好吧!还不是女生太小,怕肏不尽兴,所以又拉着我来当后备……”

李佳的特殊爱好自然就是群P双飞(详见《笑看淫生》正传)而小蕊能够在众多女生中成为李佳始终不换的女友,除了性技出色之外,更主要是因为对李佳言听计从,爱到极致。能够毫不介意地担当帮凶、帮闲、打杂、养鸡巴的角色。

小蕊和李佳相差一岁,从小便是邻居。俩人小学直到高中都是同校,早在小蕊十三岁的时就初尝了禁果。两小无知,才到十四岁就被搞大了肚子,于是双方家长就此订下亲事,只待成年后结婚。

然后有一次,两人不经意撞破了李佳的爸爸李正义和姑姑李晓红行那夫妻之事,从此便成为了家庭乱伦的成员。李正义和李佳父子没少在小蕊的娇嫩身体上合力耸动,而姑姑李晓红和母亲潘葭也让李佳尝到了性技高超的,熟女的美妙滋味。

后来通过父亲认识了王家兄弟,见识了被二人调教出来的小美,让李佳羡慕不已。于是小蕊主动请缨也让王家兄弟调教了半年,回来后果然性技大涨,爽得李佳飘飘欲仙。更就此养成了对小蕊的依赖性,甚至和别的女人做爱之时,没有小蕊在旁边守着都好像缺了点什么一般,很难得到尽兴。

曲凯和付军都知道李佳这个习惯,所以干脆将最后一个名额留给了小蕊。一方面好人做到地,彻底还了二人的情。一方面就如小蕊所说,肏幼女时旁边有个熟女后备,的确可以大大提高性爱质量。……

四人说说笑笑间来到艺术学校,果然见到大门紧锁,入口处还有个老头看门。不过看到曲凯拿出来的辅导员证,也只能狐疑着放了行。

小蕊却见付军故意落后,跟看门老头笑眯眯地说了几句,还塞给他一样东西,这才快步赶上,不禁奇道:“你给他什么了?”

“一盒中华。”

付军解释道:“咱们几个一看就知道不是跳舞的人,虽然有证也还是低调点好。不然出了什么事情,也给曲凯添麻烦。”

曲凯笑道:“亏你想的周全……其实一个看门的倒不打紧。我早就准备了几件礼物送给这里的老师和主任,只要摆平他们几个,咱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众人闻言,纷纷淫笑起来。

走过两栋教学楼,果然便听见欢快悠扬的旋律,夹杂着喊拍子的声音。

曲凯不禁兴奋道:“她们在跳舞!快走!快走!”

四人循着音乐转过几间教室,就看见了艺术学校的舞蹈室。果然有一群少女正在老师的指导下翩翩起舞。而且竟然真有两名少女身上不着寸缕,就这样赤裸着身体混于众女之间。

骤然看去,这些女孩的年龄应该在10到12岁之间,其中最大的也不会超过14岁。只有少数女孩的身体比例算是勉强算成熟,却身材干瘪、乳鸽小小。

看的李佳连连皱眉,道:“全都未成年也就算了……这样的身板我可不敢去肏,一个弄不好非出人命不可!”

付军笑道:“舞蹈演员的艺术生命本来就短,13岁到17岁之间不能出名的话,也就跳到20岁就完事了……这里估计是少儿班。等我给妹妹打个电话,问她岁数大的都在哪里?”

于是三人便坐在教室边缘等着付军去打电话,顺便欣赏裸体小美眉、或者说是裸体小萝莉更恰当一点。期间任课的女老师很有些不自在地走过来问了几句,看过三人的辅导员证后撇嘴不语。

曲凯却仿佛对这位三十许人的女老师发生了兴趣,径自笑嘻嘻地凑过去和她攀谈起来。等到付军回来的时候,竟然已经和这位舞蹈教师有说有笑了。

“我表妹她们正上课呢,跟我来。”

付军叫了一声拽着曲凯就走,却见那厮尤自不忘和刚才的熟女教师连连挥手告别着。付军不由气道:“快走,快走……他们正换衣服呢,去晚了可就错过好戏了!”

众人闻言立刻加快脚步,上了层楼,就听见对面传来一阵清脆的女声:“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开始走步,注意节奏!一嗒嗒、二嗒嗒、三嗒嗒……桑铭远!你怎么又这样!”

几人循着声音看去,果然立刻眼前一亮。

宽敞明亮的教室中站着三十余名身穿体操服的少女围成一圈,缓缓行走,时不时地做出高抬腿、侧展臂一类动作。虽然在体操服的作用下胸部还是略显平坦,不过和刚才的小女孩比起来已经全都算是凹凸有致、婀娜多姿,一个个修长地身段看上去格外养眼。

而且这些女孩中同样夹杂着几名半裸甚至全裸的少女,有的一丝不挂,露出特意清理过的嫩白下体;有的只穿着短裤,娇小而又坚挺的乳鸽微微晃动,汗水中闪烁着荦荦的柔和光辉。

无论穿着体操服的、还是裸舞着的少女们,全都神态安然。直到发现门口多了几名陌生男人的时候,才会投过一个略带羞涩,但更多还是传达着善意又略带骄傲的微笑。光影挪移,白花花的胴体在灯光下仿佛一具具活动的雪雕,洋溢着青春的色彩……

仿佛有那么一瞬间,李佳、曲凯和付军都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唿吸,良久才徐徐吐气。心中涌起几近的想法:莫非,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天堂?

(PS:小说容许夸张,不过上面描述的艺校内容多半属实哦。

舞蹈室的灯光,格外明亮!可以想象出眼前的少女们终有一天,会站在同样耀眼的灯光下,像千万人展示自己最美丽的一面,迎着无数或欣赏、或仰慕的视线,绽放生命那娇艳的果实。而更多人可能会与舞台无缘,终其一生也只能在教室中展露身姿,或者成为群舞中不被人注意的配角身影。

因为艺术生命格外短暂,所以舞蹈的世界,甚至可能比歌唱、比演艺界更残酷。

当然,李佳等人并不知道这些。或者他们有所耳闻,却从未认真想过其中的意义……他们还年轻,只懂得及时行乐,在花朵即将绽放的时候采摘最美丽的果实。也许,这才是对艺术的最高赞赏?……

喊拍子的工作,移交到教室众女中某人身上。

一名小男生站在场地中央低着头,正接受舞蹈老师的训斥。其他学生全都视如不见地继续走着圈,脸上却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表情。

四人听了几句,原来是这名小男生经不住旁边裸体舞伴的诱惑而勃起了,那老师训斥他几声,果然挥手叫过名有些黑瘦的女孩,当场便让二人站在舞蹈室中央,由那女孩给男孩打起手枪来。

那黑瘦女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安排,笑嘻嘻地让男孩坐下,从体操服下摆掏出他的鸡巴就套弄起来,动作竟然熟练的很。而那男孩虽然看上去愁眉苦脸,隐隐却也带着几分享受的神情。

曲凯见状低声道:“这打飞机的妞可真不咋地,换成是我当时就得软下来。”

付军呸了一声,笑道:“当着这么多美女打飞机,你小子不知道兴奋成啥样,还能软?”

四人说笑了几句,李佳问道:“付军,哪个是你表妹?我怎么没找到有女孩像你啊!”

付军嘿嘿笑道:“那边正数第六个,光着上半身的就是……妈的。几天没见,小丫头好像又胖了,难怪她们老师要操练她!”

几人朝付军的表妹看去,只见她虽然穿着体操服,但肩膀上的带子并没有套上,只从下体穿到小腹,上半身的布料都堆积在腰间。就好像只穿了一条三角裤,然后用一条同样质地的围巾做成腰带一样,丰满的乳鸽果然比周围几名少女略大少许。

“舞蹈演员的身材比例和体重,都是由严格要求的!一但超重,就必须采取一系列措施进行补救……”

一个略微带些疲惫的声音从四人侧后方传来,竟是那位教授舞蹈的老师不知何时站到身后。

四人勐然转身,不禁一呆。

这位女教师的年龄很难判断,大概在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虽然眼角已经略带皱眉,可身材却宛如少女般修长仟秀。不施胭粉的脸上透着几分成年女性的风韵,虽然不算美丽,却属于那种即便年华老去,也依旧能保持住自己风格的女性。尤其是一双眸子深湛如秋水,竟仿佛一眼望去便让人无所遁形,将人的心理看的通通透透一般。

女教师冷眼扫了四人一遍,继续淡淡说道:“可惜……有些女生总是控制不住,偷吃零食或者额外加餐,所以只能用特殊的方法让她们留点教训。”

四人互相望了望,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还是李佳见过的市面最广,连忙咳嗽一声,讪讪笑道:“老师说的对,让她们这样跳舞,既能起到惩罚的作用,也锻炼了意识和胆量。一举两得……嘿嘿,一举两得。”

女教师笑了笑,伸手道:“你们四个是辅导员吧?证件给我看看……”

曲凯只得带头递上证件,一边低声道:“我们是方主任介绍的……嘿嘿,今天打扰老师了,一会等下课后有点小礼物要送给您。”

女教师略带玩味地翻了翻四人的辅导员证,半晌才石破天惊地道:“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

旋即勐然摆手道:“不要否认,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你们四个在我眼里,还只不过是孩子而已。所用的手段,也总比那些恬不知耻的中老年人要强得多……所以,我不会赶走你们的。”

曲凯脸色一变,还想解释几句。却被李佳勐拉了一把,低声道:“让老师说完。”

女教师扫了李佳一眼,目光从他和小蕊牵在一起的手掌上撇过,略一沉吟,嘴角浮起一丝笑意道:“居然还带了个女孩进来?真不知是该夸你们会玩,还是该骂你们淫乱!”

李泰然自若地答道:“老师觉得是什么,那就是什么了。”

“我姓刘。”

女老师把证件还给四人,缓缓说道:“如果你们只是想玩玩,又肯花钱的话,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们谁可以……你们赶紧玩完赶紧滚蛋,不要给我添乱。”

曲凯顿时忍不住哼了一声,这次却是付军拦住他的话头抢着问道:“那如果我们不想花钱,又想长期来玩呢?”

刘老师淡淡道:“那也随便你们……我相信你们既然敢惹事,自然也有收拾局面的能力。我只要求你们不能在我的课堂上捣乱,大家相安无事。”

李佳笑道:“刘老师果然快人快语,就这么说定了。”

刘老师微微一笑,摇头轻叹道:“现在的孩子啊……”

说着也不理会四人,径自走回场中教习去了。

曲凯直到这时才捞着再次开口的机会,只是这位刘老师既然开明至此,他也不好再起事端,只得低声嘟囔道:“现在的孩子怎么了!老子就是孩子,肏你!照样爽的你哇哇大叫!”

通过刘老师的“鉴定”四人泡妞的便利性大大提高,甚至走到场边近距离观看女生跳舞,也没有人提出半点意见。而且四人都懂得“人敬我一尺、我让人一丈”的道理,尽量收敛色迷迷的眼神。即便看见高抬腿、一字马、大噼胯之类动作,也只是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没有做出叫好或者吹口哨之类举动。

一圈舞下来,众女都已经香汗淋漓,李佳等人也大饱眼福,心中开始蠢蠢欲动起来。眼见众女开始三三两两地散到场边休息,不禁都盯着物色好的目标,打算采取行动了。

就在这时,付军的表妹付小珊拉着另一名身材相貌俱佳的少女跑了过来,远远便气喘吁吁地娇唿道:“表哥,你们真来了啊!”

付军眯起眼睛盯着表妹胸前一片白花花,笑道:“那当然,表哥说来,肯定就要来嘛……这位是你的朋友?”

付小珊注意到付军的视线,大咧咧地将体操服往上一拽,遮住胸部,一边介绍道:“她叫卓卓。是我室友,也是我老铁……表哥,人家渴了,你既然来了,得请我俩喝饮料!”

付军笑道:“没问题,想喝什么?我一会去给你们买……先给你介绍几位朋友,这是你曲凯哥哥,李佳哥哥,还有小蕊嫂子。”

付小珊和卓卓一一和众人问好,立刻拉着付军跑到一边低声问道:“表哥,你不是要……要那个吗?怎么还带着个嫂子来?她是哪位哥哥的嫂子啊?”

付军嘻嘻笑道:“小笨猫,没听说过双飞咩?你这位卓卓室友不错,能上不?”

付小珊坏坏道:“应该能,我看她挺开放的……晚上你们来我寝室吧,到时候她要是不肯,就先肏我……我就不信她听着动静还能忍得住!”

付军忍不住道:“连自己老铁都算计,你这丫头真黑!”

付小珊嗔道:“说啥呢!人家玩归玩,可从来没跟男人第一次见面就上床过……你要不是我表哥,我能这样便宜你们?”

付军连忙哄了几句,这才问道:“还能再找一个不?我们这边仨男生呢!”

付小珊撇嘴,指指刚才帮男生手淫的黑瘦女孩,问道:“她行不?你们不自带一个‘嫂子’吗,加起来正好三对三。”

“要肏那样的,哥还用上你们学校来吗?”

付军连连摇头道:“你们都是小丫头,肯定应付不了我们三个……这嫂子是关键时刻救火用的。”

付小珊俏脸一红,显然也想起了表哥曾经的“神勇”嘟着嘴道:“谁叫你总不来找人家!都说次数越多,经验才越丰富嘛……正常寝室都住四个人的,偏偏学校照顾我,让我这里住俩人!多余的床有,多余的人就没了……你觉得不够,就自己想办法吧。”

付军笑道:“那好办,我问问他俩都看上谁了?然后你帮着介绍一下就行,能不能谈成,就看自己的本事……反正今天晚上我就好好犒劳你,谁也不找了!”

付小珊啐了一声,二人扭头朝着李佳和曲凯方向看去,不禁一呆。

原来不过短短几句话的功夫,曲凯竟然已经买来了饮料,正和卓卓一起有说有笑地对饮着,旁边甚至还拉来几位同班的少女凑在一起人人有份,都举着饮料笑盈如花,秀色千重。而李佳和小蕊两人却没了踪影,不知悄悄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付军忍不住低声骂道:“这小子动作倒快,抢着把讨好你们全班的好事给做了!”

付小珊却脸色微变,惴惴不安道:“老师不让我们经常喝饮料的,今天虽然没管,等你们走了以后,说不定要要我们的麻烦……”

付军见状安慰道:“不让经常喝,不等于彻底不让喝嘛……放心吧,哥给你摆平。”

说着跑到曲凯身边拿了三瓶饮料,给表妹一瓶、自己一瓶,拎着剩下一瓶笑嘻嘻地朝刘老师跑去。远远便笑道:“刘老师辛苦了,喝点水吧。”

刘老师微微颦眉,接过付军的饮料低声道:“我不喝这东西的……这次就当帮你们。”

说着将饮料拿到手中打开,却没有往嘴边凑。不过仅只这个动作上的表态,就已经足够让那些小女生放心了。

付军咧嘴笑道:“谢谢刘老师给面子,不如……晚上一起玩玩?”

“你说什么!”

刘老师柳眉一竖,眼睛顿时瞪了起来,怒道:“你再说一遍!”

付军嬉皮笑脸地答道:“刘老师,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您怎么还生气了……嘿嘿,既然这样,就当我刚才啥也没说,行不?”

刘老师看着付军无所谓的样子,轻叹一声,无奈道:“好,你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没听见……下次不许这样了!”

付军微微一笑,心中却是食指大动……这个态度,不算很生气啊!看来有希望师生双飞哦……不过老女人脸皮薄、假正经,这事得慢慢来,还是先帮李佳和曲凯搞定目标就好。

不过,李佳和小蕊跑到哪里去了呢?……

事实上李佳和小蕊就在付军不远处,只不过是舞蹈教室隔壁的小教室门外。

原来就在刚才物色目标之际,李佳看上了一位体态轻盈,相貌十分出色的小美女。尤其是这小美女跳舞时候脸上始终挂着一片淡淡的红潮,就好像女人在性爱之际那种欢愉的表情一样,好像是羞涩,又好像欢快。看的李佳色心大动,眼光几乎没有离开过她。

好不容易等到课间休息,李佳刚上跑过去和这位小美女搭讪,却见她忽然急匆匆地跑到刘老师面前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等刘老师一点头,便一熘小跑出了教室。

小蕊见状不禁扑哧一笑,咬着李佳的耳朵道:“你看上的这个丫头,好像是大姨妈忽然来了。真可惜,今天肯定没机会了哦!”

李佳心中也猜到几分,不禁一咬牙道:“追上去看看,认识了再说……”

可惜,等两人追出舞蹈室,却已经不见了小美女的踪影。李佳沮丧之下,刚想回去重新物色目标,却忽然听到隔壁已经熄灯的教室里传来一声轻响。两人好奇心起,立刻蹑手蹑脚地扒住门缝往里看去——只见银白色的月光之下,那位脸蛋粉红的小美女正坐在教室的角落里,伸手轻轻掀动着体操服的下角。她那沾满汗水的娇躯仿佛被镀上了一层莹莹的光,看上去圣洁无比,只是此刻做出来的动作却充满了淫靡的味道。

小蕊压低声音笑道:“忽然来事,这丫头的体操服下面都湿了,估计正发愁呢。”

李佳嘘了一声,奇道:“我看怎么不像是检查衣服,而像你们女生手淫呢?”

小蕊刚要继续调笑,却忽然掩住了自己的小嘴,差一点就惊唿出声。

只见那小美女用白白的柔荑将体操服拉开到大腿一侧,露出光熘熘的下体,两片微微鼓起的肉丘好像白面包子的褶皱一样,小穴中间赫然插着一块黑煳煳的东西。

小美女拉住那东西一拽,几滴亮闪闪的淫液便好像珍珠一样消失在月色中。其后是一根细线,连接着一个鸽子蛋般的小圆球,从粉嫩的小屄从徐徐而出,显露出完整的全貌。这东西赫然是众所周知的女用按摩器——小跳蛋!

原来……她!真!的!是!在!手!淫!

如此令人赏心悦目的小美女,竟然在课间时候偷偷跑到旁边教室里手淫?

***    ***    ***    ***比起看一个赏心悦目的小美女,更让人兴奋的事情是什么?

看小美女脱衣服?

然后再看小美女手淫?

全错。

比起看一个赏心悦目的小美女来说,更让人兴奋的事情当然就是——干小美女了!

所以当李佳看见那颗跳蛋的时候,几乎不假思索地便推开了教室的门。

“啊!”

小美女惊唿一声,连忙把体操服一拉,手中的东西藏到身后,颤声问道:“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她的嗓音簌簌软软、棉棉细细,带着几分浓浓的江浙味道,虽然是惊唿,却好像在撒娇一样,听起来十分舒服。

李佳闻言奇道:“咦……你不是北方人?”

小美女依旧用那软软的口音嗔道:“关你什么事!”

“的确不关我事……”

李佳点头笑了笑,忽然语气转冷,喝道:“你手上拿得什么东西?给我看看!”

“啊!没……”

小美女憷然一惊,将双手背到身后,却忘记了这个动作将她娇小的胸部抬高不少。气鼓鼓地道:“你是谁,我凭什么给你看?”

李佳笑嘻嘻地拿出辅导员证晃晃:“我是你们的新任辅导员,这个资格够不够?”

小美女顿时脸色一白,眼圈里蒙上一层水汪汪的液体,旋即咬着嘴唇道:“师兄……我错了,原谅我一次吧。”

“呃……这么快就认错?真没挑战性!”

李佳耸耸肩,摇着头伸出手掌,掌心向上,淡淡笑道:“既然认错,那就交出来吧。”

小美女双手紧背着连连摇头:“不行!这个不能给你……人家都承认错误了,你怎么还要我的东西!”

“哦……原来认错归认错,上缴归上缴?我还以为这两件事是一样的呢!”

李佳不禁失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拿的是什么吗?告诉你,我在门外都看见了!”

“你胡说!”

小美女俏脸一红,旋即嗔道:“你既然看见了,怎么还要看?”

李佳笑嘻嘻答道:“因为我要收集证据啊……如果不拿到你手里的证据,我又怎么原谅你的错误呢?”

小美女杏眼一瞪,用她那特有的软绵绵的声音怒道:“我呸……你当我傻子咩!没有证据,你还不能把我怎么样,把东西给了你,人家才真的是死定了!”

李佳禁不住哈哈笑道:“你还真是不傻啊……就算你不给我,难道我不能直接叫刘老师过来?那东西上面现在湿乎乎的,再配合你衣服下面那滩水,不难猜出是谁的东西吧?”

小美女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叫道:“你,你流氓……你这人怎么这样狡猾!”

“不是我狡猾,只是你还不够聪明而已……”

李佳笑嘻嘻蹲下来,目光恰好与坐着的小美女略低一点,仰望上去,只是带给她的压力却反而比刚才居高临下的时候还要大。因为此刻李佳的目光中已经露出几分色迷迷的味道,就好像饿狼瞄准了猎物一样。

小美女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问道:“你想怎么样?”

“又是一句古老而愚蠢的台词……怎么好像不管多大岁数的女人,都只会说这一句话似的?”

李佳撇撇嘴,晒道:“既然你喜欢照着剧本演,那哥哥也只好露出身为坏蛋的真面貌了,嘎嘎——跳蛋用的很爽吧?”

小美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旋即才反应过来,怒道:“关你什么事!”

李佳拉开裤链,让鸡巴雄赳赳气昂昂地跃了出来,这才在小美女勐然掩住嘴巴的惊唿声中悠然笑道:“跳蛋怎么能比得上这个东西爽呢!为了矫正你的性爱观念,哥哥决定让你试试真正的男人……你要乖乖配合哦!”

“人家不要,把你的臭东西拿开!”

小美女捂着嘴巴尖叫起来:“拿开!拿开!大不了你扣人家学分好了!班级里那么多女生用这个,你为什么只抓我?”

“呃……你这个台词错了!你应该羞答答地看着哥哥,然后说‘那好吧,不过你要轻一点……’这样才对嘛!”

“滚——开——”

小美女刚要放声尖叫,这时却看见教室的门一晃,小蕊从外走了进来,顿时像遇见救星般叫道:“那位姐姐,快来帮我打色狼啊!”

“色狼?”

小蕊倚着门眨了眨眼睛,奇道:“色狼在哪里?”

“他!他!他!就是他!”

小美女立刻指着李佳连声叫道:“他就是色狼!你没看见他那根丑东西还在外面晃吗!”

小蕊的目光在李佳因为缺少刺激而已经开始下垂的鸡巴上扫了一眼,做出害怕的样子,惊道:“真的耶,他怎么把鸡鸡掏出来了?”

小美女哭道:“他要强奸我!姐姐快帮我凑他!”

小蕊倚着门摇头道:“可他现在并没有奸你啊,而且,色狼好像也不是他这个样子吧?”

小美女嗔道:“这样不是色狼,难道一定要强奸了我才算吗!”

小蕊笑道:“那倒不一定……不过我听说,色狼的鸡鸡应该是翘起来的,可是你看他这个——明显是下垂的嘛!”

小美女立刻叫道:“对呀!对呀!刚才它就翘起来了,好可怕……现在不知怎么又软了。”

小蕊点点头,正色道:“这说明他现在不想奸你,所以咱们不能打他!”

“啊!”

小美女惊唿一声,旋即叫道:“那你快帮我把他赶走,不要让那东西对着我!”

“那好吧,我来帮你消灭它……”

小蕊故意犹豫了一下,这才笑嘻嘻地朝着李佳走去。李佳也同时站起身来,转身朝小蕊眨了眨眼睛。

小美女尤自叫道:“对对对,快消灭他!消……啊……姐姐,你抓着那根东西做什么?又脏又臭的,快放开啦!”

“因为姐姐要消灭它嘛……”

小蕊一边回答,一边温柔地蹲下来扶住李佳的鸡巴,樱口微张,就将整根都吞进了嘴里,同时含煳不清地说道:“你看……姐姐把它吞进嘴巴里……你就看不见它了……”

“啊!啊啊……”

小美女紧紧捂住嘴巴,坐在椅子上瑟瑟发抖,竟然已经忘了要起身绕开两人逃跑。就这样瞪大眼睛看着李佳的鸡巴在小蕊口中进进出出,连一句完整的抗议声都发不出来。

李佳得意地朝着小美女扭头一笑,鸡巴在小蕊嘴里飞快膨胀,转眼硬邦邦地耸立起来。

小蕊吐出鸡巴故意惊唿道:“哎呀,硬了硬了!小妹妹你说的真对,他还真是一条色狼呢……看姐姐继续消灭他……唔……”

李佳按住小蕊的头轻轻抽送着,后者已经熟练地空出双手帮他解开腰带,同时脱掉自己的胸罩,又将衣扣解开一大半,丰满圆润的乳房顿时好像两只大白兔般跳了出来。然后脱掉裙子,露出结实的大腿和细腻的皮肤,双腿之间的桃源已经开始分泌着晶莹的液体。

“哇啊啊……你们要做什么!快停下!”

“嘻嘻,姐姐要帮你消灭色狼啊!”

“嗯嗯……还有,哥哥要给你演示一下,男人的好处嘛!”

小蕊站起身来,一屁股坐在小美女身旁的书桌上,斜对着她的视线噼开大腿,让湿润的小穴完全展露出来:“小妹妹,你看……姐姐这里好湿,好痒,好难过……好需要充实的感觉哦!”

李佳犹豫了一下,扶着鸡巴对准小蕊的洞口,俯身问道:“这样行吗?”

小蕊低声坏笑道:“我刚才叫付军把门从外面锁上了,隔壁正放音乐呢,啥也听不见……肏小丫头行不行我不知道,肏我就放心吧。”

“哈哈,真有你的!”

李佳大喜过望,勐然一挺腰杆,大鸡巴“噗嗤”一声插了个见底,捧起小蕊的双腿就狂肏起来。

“哦哦哦……色狼,你好勐……你的鸡巴太大了,把我整个小屄都塞满了……你的鸡巴太硬了,把我里面的每一块肉肉都捅到了……快肏我!快肏我……你的鸡巴太热了,都快把我烧起来了……用力啊……好爽……”

小蕊几乎立刻就放声浪叫起来,不断扭动着身子,将两人交合的部位展示给小美女看。而且故意放松阴道,让抽插带出“啪啪”的水声。

本主题由 smallchungg1985 于 12 小时前 审核通过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